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阿枫
阿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813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时光真快,青春真短——桑格格《小时候》(五)(此文转载,原作者不爽可来人来

(2007-08-24 07:40:00)

大学(5)

 463.他靠边把车子停下来,我迫不及待地下车,左右看看没有车子来往,就冲到路中间去摸那些球。我趴在地上笑得很白痴:嘿嘿,果然不是球球喃,是个小坑坑,玻璃坑坑!夜色中,一个中年男子靠着他的豪华林肯,抽着极品中华,眼睛乜斜着几米开外的傻瓜女孩,表情很哲学。
  464.黑社会在地面上也是个生意人,曾经开过灯具市场,现在还有几个仓库的库存没卖脱。单位上同事刘平说,下了班你陪我去转一哈伊藤洋华堂,我想买盏灯。我一听,买啥子买!我朋友有的是,直接带你去拿就是了!我兴冲冲地把刘平领到地下仓库,在一片豪华的奥地利水晶灯宫殿中,她显得有点迷茫:我只是想要盏小台灯,可以调节亮度的那种。
  465.我不想浪费资源,就整了挂很巴适的奥地利水晶吊灯吊在我们家饭厅头。我妈觉得不安逸,说,嘿,死娃娃,你不看一哈,吊顶都要遭扯脱了啊,看哪天砸下来把你妈埋到吼头(里面)!我说,没得事,找两个人来钉一哈嘛!我妈还是不安逸:再说了,丁点儿大的房子挂个又长又大的灯,走路都要让起走,吃饭,灯珠珠在碗头扫来扫去。
  466.我妈一再坚持之下,我只有喊人又把那挂吊灯取下来了。我一直认为,不是我的灯不行,只是我妈小家把势的害怕给电费。
  467.黑社会带我去西安出差,参观兵马俑,我发出质疑:为什么这些泥人都是单眼皮?难道秦始皇时期的人类还没进化到双眼皮时代?黑社会睿智地口若悬河:从古希腊的雕塑到文艺复兴时期的雕塑理论可以得出结论,始皇时期的技师雕塑技巧和理念还有限,所以作品的立体造型有所欠缺。我指向一匹马,接着问:那为什么这匹马是双眼皮?他正在喝矿泉水,“扑——!”的一口就吐出来了。
  468.黑社会带我玩格(享受),去了趟资本主义香港。晚上,导游领到太平山上看夜景,灯火辉煌得来有点赫人。黑社会平时在成都神气活现的,现在在香港的夜色映衬下,脸色有点黯然。我过去把他肩膀吊到说,龟儿子有啥子了不起嘛,密密麻麻的住到里头气都出不赢!还是我们泸州安逸,山清水秀人风流!他脸色一哈就舒展了,呵呵一笑,两排白牙:就是,我也是这样想的。
  469.在香港买东西,想到我妈这一辈子多不容易的,就一咬牙,买了个巨大的名牌:LV的包包给她。我回来送给她,她拿到手上雀(看)了半天,说:硬戳硬戳,不安逸!后来,我发现巨大的名牌LV包包遭我妈甩倒墙角角头装牙膏皮皮,她自己每天还是提起布包包出门,说是又耙和(软)又装得。
  470.黑社会还是个好人。和我一起看张艺谋的《一个不能少》,他哭得眼睛肿起几大,出来去停车场开车,远远看到他的加长林肯发神,我摇了摇他:你做啥子?脑壳短路了嗦!他说,你说把这台车扯起来卖了,够好多个娃娃上学喃?
  471.我表妹玲玲坐在我的对面,惊恐地叫了两声:“喔~!”“喔~!”,我正要问她怎么了,她又惊恐地叫了两声:“耶~!”“耶~!”,接下来,她就发出了这样的声音:……爱你在心口难开~!
  472.我坐在椅子上缝我破掉的包包,发出这样的声音:“咦~咦咦~!”,黑社会没有反映,我继续“咦~咦咦~咦咦咦~!”,还是没有反映!我一脚揣在他椅子上,然后愤怒地把一个戳出了血的指头摆在他面前。他连忙来吹,一边吹一边说,我还以为你在唱歌呢。
  473.晚上吃冷淡杯,有歌手过来请我们点唱。我看这个歌手跨个吉他,样子还多诚恳的,就问了价格:请问好多钱一首?他说:10元。我说,好嘛,你就来一首。他立刻抄起吉他很投入地唱了一首《一无所有》,很认真,结尾的时候每一个噢都噢了的。
  474.我友好地递上十元钱,他一边擦汗一边说:不得行,这个要收20元,摇滚!又费马达又费电!

  大学(6)

  475.现在补个鞋子太贵了!以前掌个鞋底,一只最多只要一块钱,那天那个补鞋子的死老头儿居然敢要我三元!不是看旁边黑社会和他朋友的三辆车子在巷巷头等了半个小时了,我肯定能把价格杀下来。
  476.去高级馆子吃饭,人家都是有热毛帕子供应的。我十分喜爱这项服务,每次上来我抓起来就擦,擦啊擦,使劲擦,连手指姆儿尖尖、手指甲壳壳都一根一根地仔细擦。擦完之后,还要和黑社会比一哈,看哪个帕子上头黑指姆印多,污染区大,——每次都是我赢!
  477.过英语四级,我完全没有准备,结果考了54分。然后,第二次,我假巴意思地复习了一哈,考下来一看,48分!
  478.黑社会的朋友在美领馆门口开了家茶楼,叫“金领馆”。堂子十分豪华,桌椅板凳全部是巴洛克风格,厅中间有个大理石喷泉转球,一天到晚“得儿”啊“得儿”的转,说叫个“石来运转”。大门上弄了个古希腊高头大马站起,上头的骑兵很像唐吉可德?德拉曼恰(请参看动画片发音)。我悄悄对黑社会说:你看那匹马的雀雀儿好鸡巴大喔!他棱我一眼:死女娃子嘴巴越来越叉了,说话怪渣渣的!
  479.黑社会每天中午起床,去公司打一头,就直接到“金领馆”报到:他们一伙朋友在里面有个固定包间,天天在里面“抓鸡”、“锄大地”、“诈金花”、“索哈”(几种赌博方式)。每天耍到天亮,包括金领馆老板两口子,其中那个男老板天天抱个巨大的茶缸缸,泡的是最高级的体己茶,缸缸上有只蓝皮鼠,和他本人长得来是——耶~木~耶~样!
  480.黑社会完全沉浸在这种生活方式里面了。
  481.我要和他继续谈恋爱只有两种选择:一是到金领馆牌桌上给他抱膀子(参谋),二是到白领馆牌桌上买马(参与)。
  482.我一直都培养不起对赌博的热爱。前两种选择,耍几盘就赫嗨连天,于是我有了第三种选择:在旁边的沙发上睡觉。在二手烟缭绕的斗室中,吵闹嘻笑中,我睡得清口水长流。天要亮了,他摇醒我,走了,然后牵起我走出去,我一边走一边继续睡,继续流清口水。
  483.我在他车上放了床空调被,他抱起现金、我抱起铺盖,天天在金领馆过夜。第二天还要去学校打一头,电台的活路也要弄起走,累得很。
  484.有一天我正在做梦,他把我摇醒,脸铁青,递了串钥匙给我:去,帮我去在保险柜头取20万现金。
  485.我终于受不了了。一天,我没有睡,一直坐在沙发上发神。他侧过来看哈我:唉,你还是来买匹马嘛!我没有理。过了一会儿,我走到他身边,摇了摇他肩膀:不打了,我想回家。他把手一挥:少来哈,老子现在正在打翻身仗!我毛了:你到底走不走!气氛一下就有点紧张,他看几个兄弟伙在交换眼色,把脖子一硬:要走你个人走!我疯了,“呀——”一声,就把牌桌子掀了。包间头一哈就静下来了,只听得茶杯盖盖儿在地上“得儿”啊“得儿”的转,我脸涨得通红,胸口一起一伏像在扯风箱。他惊呆了,愣了几秒中,环视了一哈四周,所有人都在把他盯到,老板蓝皮鼠过来劝:算了,老李,你今天先回去,好生把妹儿豁(哄)一哈!他脸也涨红了,走过了“啪——”一记历史纪念性的耳巴子就煽到我脸上了。
  486.我一个月都没有理黑社会,他把成都市都翻交了,手下的几十个大汉在街上到处骚扰背影和我相似的良家妇女。
  487.我正在豆豆和她老公共同产业的办公室头悠哉游哉地喝刚上市的“青山绿水”。这里在世界都闻名的名胜风景区、号称“天下幽”、离成都2个半小时车程的青城山……的旁边,不大好找,下了高速路第二个口子拐进去,七拐八拐一百二十个拐,如果你运气好的话,可以看见一排烂朽朽的红色七孔砖围墙,顺到围墙找下去,就可以看见一个锈得看不出颜色的铁门,上面有个比较新的招牌:成都豆蔻年华全自动化养猪厂。

  大学(7)

  488.这个高级的名字是我取的。他们刚刚兴建这个养猪场的时候,豆豆比较信任我的品味,让我取个名字,说是随便取,最好有点特色。我想了半天,觉得“豆蔻年华”最恰当,又诗意又有个老板名字中的一个字,我还很有建设性地给他们加上了“全自动化”,虽然他们只是几个工人每天提起潲水桶桶在喂。
  489.豆豆当年是成都市著名的美女,当过车模。她虽然不是我见过的美女中最美的一个,但却是最不把自己容貌当回事的一个。在我们几个死党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她就委身于这个养猪场的小老板,还爱得不得了。有次,人家又在外头勾兑了个妹妹,她几天几夜不吃不喝溜到闹,我去她家看望她的时候,她正在黑暗的角落中抽烟,眼睛都落抠了。我说,你何必嘛!她狠狠把烟踩在脚下:老子不把那个死婆娘抓出来老子就切死!
  490.我对生活条件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只要睡觉的时候有个密扎的荞麦枕头。我在成都伊藤洋华堂买了一个质量很好的,但回去一用觉得矮了点儿,就拆开往里面加了点泰国香米,缝好之后睡起之舒服喔!不摆了!但是,成都是个潮湿的城市,没过好久,我就闻到枕头味道不对,才反应过来:人家做枕头的荞麦是晒过的,我加进去的泰国香米是新鲜米,不仅要发霉还要长虫!
  491.我又去伊藤洋华堂买了个新枕头,把那个旧的甩进了垃圾桶,耳鬓厮磨那么久,心头还有点舍不得。
  492.和黑社会吵完架的第二天早上,我蓬头垢面地出现在豆蔻年华全自动化养猪厂门口,豆豆惊爪爪地把我迎进去,说,拉豁(分手)啦?我木然地点点头。她看我斜挎的包包鼓鼓囊囊,说,不瓜嘛,还晓得卷点儿金银细软!我慢慢从包包头摸出一个荞麦枕头,一脸悲伤地说:害怕你这里没得,没得它我睡不着瞌睡。
  493.黑社会对我进行了全国范围的通缉,先是带起两个一米九几的篮球退役人员到了深圳张敏家,问她我在哪儿?张敏说,不晓得啊!又问:她打过电话来没有?张敏说:没有啊!黑社会还是不灰心,这样嘛,我在你这儿按个窃听电话!窃听电话遭到张敏婉言的坚决反对,黑社会叹了口气,走了。
  494.我从衣柜头爬出来:妈呦“牙献酉盘哿耍
  495.黑社会第二套方案是在全国各大媒体登寻人启事,上面据说写得来声泪俱下、感人至深,结果还有几个女的冒充我去安慰黑社会。
  496.黑社会的第三套方案是守到我妈痛哭,我妈说:那么歪的人,在我面前哭得呦~,像条狗儿样!汪啊汪的!造孽!你还是回来嘛!我说:要去你去,反正你也比他大不了好多!
  497.我给黑社会写过一封信,最后一封信,信中写到:自古穷通皆有定,聚散岂无缘,从今分两地,各自保平安!奴去也,莫牵连!结尾的一句是,请把花猫和狗儿(后来的一只小黑土狗)喂好。
  498.这本书要是出出来了,黑社会看见了,要来找我就来找吧,反正我也很想知道我的花猫和狗儿现在咋样了。
  499.因为逃跑,读了一半的大学只有“哦荷”了,反正人家早就想开除我。好在学生证没有上交,每次去买个啥子票都可以学生价,省了不少钱!后来上头的日期过期了,我找了点退字灵,改了,继续享受学生价,只是在买票的时候拼命装天真就行了。
  500.我一把屎一把尿养大的猛虎,就是那条耗儿样大的狼狗,长得来高大威猛,跟到我后头上街方圆几十米都没得人敢靠拢,那些人远远的在猜测:狗日的是条狗嘛还是匹马喔?但是,后来我离开成都,就送给在乡下养鸽子的爸爸,他说可以给他看棚棚儿,我有点儿舍不得,说:你对它好点儿哈,隔一天就去提付猪心肺给它吃!
  500.后来,我回去看我爸,远远看见一条流线型的狗儿向我跑过来,跑到当门一看,是猛虎!瘦得来跟像皮影戏一样!我用手摸它,摸起来骨头都摁手。那么大条狗儿呜呜呜地在我脚边挨挨擦擦,咚大的眼睛珠珠盯鼓眼儿地把我望到,神情就像第一次杜哥把它从怀怀头摸出来一样。


  21-22 北京

 ”本(1)

  501.有一天,走在路上,一片梧桐叶子砸到我头上,让我突然想起一个喜欢的却好几年没有联系的男生。我就发短信给他:你喜欢我吗?我是桑格格。他回:喜欢。我再发:请表达。他简单地作了些陈述,我觉得还可以,就发:等着,下午我来找你。
  502.然后,在航空业不咋景气的年头,西南航卖出一张当天成都飞往北京的机票,全额。
  503.在飞机上,我掏出我很洋盘的屈臣氏玫瑰喷雾,举到面前,闭上眼睛,“呲呲”两下,咦~咋没有滋润的感觉喃?偏头一看,旁边的男士眼镜上都是水雾,表情十分疑惑。
  504.喷嘴要对准,下次。
  505.最开始我对写字楼的理解,就是里面的每个人都拿着一只中华铅笔,在写字。
  506.在北京深秋的夜里,桑格格十分拉风地穿着唐朝古装丫鬟纱衣,站在风中,嘴皮涂地像虎皮鹦鹉,鸡皮疙瘩顺着广袖淅沥哗啦往下掉。我端着个绿色塑料果盘,上面放了几个塑料水果,拼命收腹挺胸地跟在一行同样装束的人后面,迈着宫廷小步,滴滴答答地走。我拼命告诉自己,不要撞了前面的人,水果不要滚出来,等等,但是不管用,该发生的还是要发生。我在心里默默演唱着邰正宵的“找一个字代替”:考~!
  507.导演是个好人,态度和蔼地对副导演说:你丫个沙比,找的什嘛龙套!副导演也是个好人,走过来态度和蔼地对我说:沙比你没毛“桑浚〔幌胙堇健∥腋歉龊萌肆耍沂侵暮萌似放疲核拇ê萌耍姨炔唤龊桶壹岫ǎ耗悴庞忻 揖醯霉丶焙蛩灯胀ɑ疤上Я耍砩献匀绲鼗涣怂拇ɑ埃焊窆甓拥睦喜惶ズψ彀屠镉惺耗钥巧嫌邪诺紫铝髋е苌矸⒊舻南鹤樱±献泳筒谎萘恕
  508.我仙衣诀诀、霓裳飘飘地,高抬着脑壳,走了,路过导演的时候,顺便操了小平腔问候了句:好好干,小同志~。突然看见他身后有个熟悉的身影,定睛一看,咳哑~!刘晓庆儿得嘛~!她也在看我,似笑非笑,同是四川好人,显然听懂了我的好人发言。我居然对她点点头,说了句:刘姐好。她含笑点点头:好。好就好啊,宝一对啊,这是我们四川好人划拳的开“住
  509.虽然我从成都是带了一点点存粮,但是差不多要吃完了。老子躺在租来的小屋里,琢磨着怎么样才能征服这个世界。嗯,影坛算了,文坛也先不进了,必须先找一份工作。但是,老子没有毕业的嘛,没有毕业证怎么好呢?我手中玩弄着一张“大东亚国际办证集团”的名片,考,试试。我和“大东亚国际办证集团”的董事长贾政先生取得了联系,人家很热情,很快就同意颁发一张“四川大学新闻与文学学院”的毕业证给我,多好的人啊~!
  510.第二天早上,我穿上了唯一的白衬衣准备去某杂志应聘记者一职了,并且和贾政先生约好了在路口转角摊鸡蛋饼的地方举行隆重的证书颁发仪式。我喜滋滋地去勒,小头梳得那叫一个光。不过,当贾政先生取出大红本本的时候,我发现那上面赫然印着:四川师范大学新闻与文学学院,怎么能不打招呼就给我转了学呢?!贾政先生一手红色的油墨挠着脑袋:算你便宜点,80,怎么样?我忧郁地摇了摇光滑的脑袋,走了。
  511.不管咋说,我没有遭饿死,居然有一家杂志社要我去实习。上帝乖乖,我像你保证,我就知道有一天。
  512.刚当记者的时候我打不来字,啥子都搞不来。我在稿纸上写,写错了就把错的那几行剪下来,要不然把对的剪下来再贴在另一张纸上。海涛和小曼教我,说:你不要剪嘛!不要的部分画个框框起来再打个删去符号,就这样,看到没有,啾啾啾~!如果又想恢复,在下面打一串三角形,就这样,看到没有,揉揉揉~!
  513.一个字想不起了,我抓起电话就打给朋友:埃!那个什么什么字怎么写?……哎呀,想起来了,你不用说了……先这样哈,88!整个通话过程他就发出了几个“咦”“唔”“哦”的象声词,——对此他表示郁闷。

 ”本(2)

  514.我还是采访过一些明星的,比如黎明,他还给我吃他的芒果干。于是我们访问就这样拉开了——我:你的芒果干超级好吃!黎明:……谢谢,那就一边吃一边聊。我说:你在哪儿买的?黎明:不知道,我的助理帮我买的。我:啊!他真是个有品味的人!是在香港买的?黎明:……应该是吧。我:我觉得香港的芒果真好吃!黎明:……
  515.此时,我采访的时间还有三分钟。
  1516.我:那么,你平时最爱吃什么?黎明:嗯,米饭加肉,不过很容易肥。我:就是!我也是!哈哈,油油的肉拌饭最香了!尤其是哪种滋水……黎明:嗯。
  517.此时,我的采访时间还有30秒。我:我、我、我,嗯,必须问最后一个问题!黎明:请问?我:请说说绯闻吧……嘻嘻。然后,他的助手过来说,时间到。最后,他把芒果干送给我了,对我挥挥手,笑得狠甜蜜。我也是。
  518.真奇怪,以前在电视头看见天安门觉得那是真的,到北京看到真的天安门了,反而觉得像假的一样。
  519.我以记者的身份参加了三大男高音的演唱会。我一进会场,坐在椅子上翘起二郎腿就开始给张敏打电话:喂,你晓不晓得现在哪个坐在我前头?杨紫琼!你晓不晓得现在哪个坐在我后头?张曼玉!你晓不晓得现在哪个坐在我左面?刘德华!你晓不晓得现在哪个坐在我右边?周润发!……除了第一个是真的,其他的都是在冒皮皮、扯白撩谎的哈,但是效果是有的:成都娃娃们的眼睛集体“刷!”的一下变紫了。
  520.一个关系不错的记者老师要到台湾去出差,问我要不要带什么东西,我说,你如果有空帮我去邓丽君的坟上看看,献把花!他对我顿时肃然起敬。他到了台湾,完成了工作,人家接待方说,您要不要去台湾哪个名胜点看看呀?他说,如果有可能我想去邓丽君的坟上看看!结果,人家一屋子的台湾人都肃然起敬。
  521.在家采访某著名媒体主编,谈到一半,我突然口气急促地说:不好意思,有点紧急事情,十分钟之后我再打给你好吗?他说:好吧。
  522.我飞快跑出家门口,去追一只猫,这只猫和我有仇,它抓过我晾在后院的胸罩!我眼看追不上了,脱了一只拖鞋打过去,“嗖——啪!”,猫儿“嗷”了一声不见了踪影。我拣回鞋,气喘吁吁、心满意足地回家转。喝口茶,继续播打采访电话,礼貌地问候等待的主编;刚才我们谈到哪里了?……喔~,对对对城市规划与现实之间的差异源自何处……
  523.有一次,喝醉了,晚上回家取隐形眼镜,几乎把眼球抠下来了都没有取出来,……才想起那天根本就没有戴隐形眼镜。
  524.买了一双塑料塑料,拖鞋上的的英文字母,经我仔细辨认,是:W.C。
  525.接到张敏电话说是明天要来北京,我兴奋得呀是一晚上都没睡瞌睡,连夜把一个星期的作业(稿子)都写了,好陪她耍。第二天,她说:下飞机了,不过我先有点事,过两天再来找你。
  526.不要看张敏哇,傲球得很!我要是给她块凤肝龙肉,她一定会咬两口就甩在那里:一般哈,不咋个!
  527.张敏啥都吃不惯,只喜欢我们小区外头门口的烤羊肉串。一次,我们去颐和园耍,出来时饿疼了,但是我们都决定先把口水包到,回去吃羊肉串。一路上都在商量你吃好多串羊肉,我吃好多串板筋,再来些羊大腰子及小腰子,喝瓶燕京……说得我们手都在发抖。但到了门口一看,羊肉串今天没来!一问,原来是城管刚刚扫荡过。我们两个“哦呸——!”把满口清口水吐在地上问候了各位城管的母亲和其他老辈子。
  528.张敏没坐过地铁,我专门带她去坐。出来后,我问她感觉如何嘛?她不屑一顾:还不就是个长唆长唆的车车儿,左开右开,右开左开,脑壳都不掉一哈,啥了不起嘛。
  529.她带了顶浅绿色毛线帽儿来,我觉得好好看哦,估到喊她借给我戴。然后戴起到处问人好不好看,好不好看。得到的答案只有一个:像癌症晚期的病人。我马上就把帽子还了。

 ”本(3)

  530.出门。北方的冬天把来自南方的张敏冻得像耗儿一样萎缩在我的身后,我呢,早就习惯了,寒风中,一只腊梅傲风霜,面带微笑轻松得很,转过来对张敏说,快点儿嘛!张敏一张脸揪得稀烂:你飚那么快做啥子,又没得哪个踩到你尾巴儿!突然,张敏眼睛头放出异样的光芒,三步两步跑到喷水池边边上,趴下来拿手去摸:嘿嘿,这是块冰!
  531.她天天盼到去滑冰,每天在喷水池上去踩几下看要不要得,有次冰裂了,她吓得惊叫唤,我果断地指挥:趴下,减少压强!四脚朝天!
  532.喊错了,不是四脚朝天应该是四脚着地,张敏的姿势就有点古怪了哈。
  533.长城上的风太大了,外地客张敏没得经验,迎着风吐痰,“啪!”的一声又遭吹回来,粘在她嘴巴左上角。
  534.我不是曾经有个巨大的音乐家男朋友咩?那个时候脑壳发晕,差点事情就搞成了,我妈屁颠颠从四川赶来参加喜事,她老人家一贯喜欢玩观念艺术,她从包包头拿出鼓鼓囊囊一大袋说,这是白果,4斤4两,四季发财;这是百合,百年好合;这是莲米,心连心;这是……加到一起一共是18斤8两,要发发“肽旰螅虑楦阍伊耍颐橇礁鲈缇兔挥辛盗耍衣璺研陌土Φ拇蛄烁龅缁案衾执笫Γ思艺咸ū硌莞吣讯龋诘缁袄锿匪担喊パ剑勘淅涠呈业诙隔还有两斤白果,你要拿出来晒一哈,要不然要发霉!
  535.我妈一直打得粗,但有时候又娇贵得不得了,有一次,她到北京来看我,走的时候我买的是打折票,要清早5点钟就爬起来的那种,她说,哎呀,讨厌,又扰乱人家内分泌!
  536.音乐家要去成都演出,我之得意,要了很多张票,带了刘鹏、刘仁华、张敏、潘蕾等中老同学齐去观赏。开演之前,还多得意把大家叫在一起集体训话:这个是高雅音乐哈,你们听不懂不要乱拍巴巴掌哈~!要看我的指示!
  537.台上音乐家拉出了一个停顿的姿势,我马上就鼓起掌来,但是全场就我一个人鼓掌!大家都转过头来把我看到,我脸红得喔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而且,台上正在演出的他,居然都拿眼神恨了我一眼。
  538.我妈说:你还记得小时候带你的垒婆婆不?
  539.妈当光荣的乡村教师的时候,曾经找了一个老太太来带我。那个老太太姓磊,无儿无女,她觉得我妈和善,喜欢来和她说话。我妈有时候也接济一下磊老婆婆。一次,垒老婆婆来找我妈,说:何老师啊,你看我这个头发咋个一把一把的掉喃?我妈问她:你最近吃了些什么?垒老婆婆把最近的饮食情况大概说了下,我妈沉吟片刻,让她在椅子上稍坐,就去翻开柜子取出一筐鸡蛋,递给她:垒婆婆,你是缺乏营养。
  540.垒婆婆吃了几天鸡蛋,果然不掉头发了。
  541.垒婆婆不知道有多大了,反正每天尖起个小脚脚,清早就在田坎上去捡牛粪和狗屎,她自己又是没有田的五保户,就是拣来堆成一堆送给下田的村里人,有时候人家就给她一碗米。乡上呢,据说每个月要发20块钱给她,但是经常又收不到,她就尖起脚脚来找我妈:何老师——,你是读书人,去问下政府嘛,好久把我的费用发给我,我身上只得1块钱了。
  542.我妈被托付了几次这样的询问请求,也问过,但是没有任何音讯。垒老婆婆站在操场上的铁钟下等我妈下课,我妈一直心神不宁地从窗子的木栅栏看见她雪白的头发在风中飘散。下课了,垒老婆婆急忙拉住我妈:何老师——,你是读书人,去问下……我妈拉着她的手:垒婆婆,来我屋坐下!她们回到宿舍,我妈指着墙角一砣咿咿呀呀被固定在摇篮里的肉团说:垒婆婆,这是我娃娃,8个月了,刚断了奶没有人带,要不你来帮我带娃娃,吃住都跟我,每个月我给你15元钱,好不好?
  543.垒老婆婆眼泪一下就飙出来了:哪门感谢你呦~何老师勒~!我一个孤老婆子,一辈子没人管噻,就你怜惜哈我呦!我12岁卖给地主家当小噻,被大婆娘是又打又骂没有过一天好日子呦~!后来说我成分高要斗我,我是连一床铺盖都莫得的呦~……她就这样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成为了我人生中第一个保姆。

 ”本(4)

  544.她每天在摇篮里推我,唱歌谣,我妈说垒老婆婆那个嗓子之好,那么老了,声音亮的可以唤山上的鸟。她唱:推磨~扬磨,推豆腐请舅母,舅母不吃渣豆腐……还唱:张打铁、李打铁,打把剪刀送姐姐,姐姐留我歇,我不歇……她还唱:虫虫虫虫飞~~
  545.婆婆不知道自己的生日是哪一天,每次问起,她就一脸茫然地回忆:晓得的喔~,那年我妈生我发大水……我妈给了她一件藏青色的罩衣,她摆手:何老师,我都泼烦你那么多了,咋好意思还要你东西……我妈说:婆婆你穿嘛。垒婆婆说:何老师,我那么大年纪的人了,穿不烂就要死的,可惜了!
  546.我们走那天,我爸爸用车子拉了好多斤米和钢炭堆在垒婆婆屋头,又帮她把缸子里的水挑满。我一直跌跌撞撞拉着垒婆婆的手,哭着对她说:钵钵,一起走嘛!钵钵,一起走嘛!婆婆不说话,一路上拿她那树皮一样的脸把我的脸挨了又挨,沉默地尖起脚脚把我们送上公路。我妈眼睛红了,递钱给她:婆婆,照顾好自己,有事情找人带信来,只管说……
  547.我们开车走了,婆婆站在乡村竹林边的单薄衰老的身影,越来越小,小得很,然后就消失了。
  548.我妈说,我们走了的那个冬天,垒婆婆跳了沼气池,死了。
  549.我妈从小就很注重我的素质教育,她要亲自教我英语。她指着桌子说,惹丝衣日得丝刻!我奶声奶气的说,惹丝衣日得丝刻!她指着墙上毛主席的画像说,切儿门茅!我奶声奶气地说,切儿门茅!
  550.可想而知,我现在英文口语是什么水平。
  551.她还要和人家在英国生活了15年的音乐家对话。她说,你在英国呆了那么多年,我来考考你的英语水平哈。她指着窗户:这是什么?音乐家温文尔雅地回答,It’s a window。她又指着窗户外面:外面都有些什么啊?音乐家温文尔雅地回答,There are trees and people。我妈终于作罢,点点头,嗯,还可以。我的脸都涨成一块猪肝了。
  552.音乐家十万火急地给我打了个电话,说:等会儿有个采访,是南京某某报的,我该怎么应付?我说些什么好呢?!我不慌不忙地安抚他:不要急,和他们谈谈你的爱好,兴趣……他打断:可是我有什么爱好、兴趣呢?!我还是不慌不忙地说:这样,你说,你爱俄罗斯风格的所有东西……他说:可是我爱好俄罗斯风格的什么呢?!我说:你说你喜欢俄罗斯这个民族厚重而充满忧伤的艺术气质……他大叫:等等!我拿支笔!
  553.第二天,我买到了南京的某某报,翻开文化娱乐版,头条是这样的——小提琴大师某某:我爱俄罗斯风格。
  554.音乐家送了我一件大衣,我不喜欢,转送给了亲戚。人家问,这是哪儿产的?我说:不是英国就是美国,反正是高级货。后来,人家查了字典告诉我,产自毛里求斯。
  555.音乐家是个河南人,我只好在郑州住到,住久了口音都有点儿变了,一天,有个外国的电话打来,他不在,我拿起电话就说:呼啊谁?
  556.呼啊谁,是河南发音的“谁”与“Who are you ”的融合。
  557.我辛辛苦苦赚了一点小银子给我妈,说,你放到好些,我几哈就用完了。结果,她就去入了股,可想而知,全部焊在里面了,我妈安慰我说:不怕得,2008年我肯定走得出来!有一次,我听见我妈在电话里头说:……你相信我不得拐,某某某股和某某股好得很,适合做长线!——咝!她还在给人家推荐股票!
  558.我妈和我一起听音乐家的独奏音乐会,结束后走出来,我问,咋样?还可以嘛?我妈严肃地说,你去提醒一哈他,左手边袖子上的扣儿要落了,一甩一甩的。
  559.带我妈坐上飞往太平洋小岛塞班的飞机,我们正好坐在紧急出口边边上,飞机在日本关岛降落转机,我妈对空中小姐说,嘿!你来把这个门给我打开一哈,我下切照个像!

 ”本(5)

  560.在外国的航班上,人家外国空中小姐用英文客气的问我喝什么,我说:Orange!结果,那么长的国际飞行,我只能喝“Orange”,想喝点儿别的都不行,我只想得起这一个单词。
  561.在航班上,看见一只苍蝇儿,觉得它真可怜,它可能永远回不了故乡了。
  562.我和音乐家分手一年之后,偶尔也会想到他,就上网看看他最近的消息,我看见了前几天他在成都演出的一场采访,标题是——小提琴大师某某演出侧记:俄罗斯风格让我着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