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郭世邦
郭世邦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56,658
  • 关注人气:1,25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清明祭扫

(2013-04-03 15:08:23)
标签:

清明

祭扫

分类: 杂谈

    自从父母过世后,我便由以往过年回家改为清明回“老”家。注意:我这里多用了一个“老”字。俗话说:父母在,不远游。父母在世,父母在哪里,家就在哪里;父母不在世了,儿女的小家便成了各自的家,原来的大家便成了老家。光阴荏苒,这一晃,竟已近20年。

    现在村子里的年轻人都外出打工去了,留守的老人,要么希望打工的儿女过年的时候回来,要么期盼他们在清明的时候回来。由于我的近20年如一日,我便成了村中老人教育子女的榜样。

    由于今年清明节在小长假的第一天,在清明节那天回老家做清明不太方便,于是我和老家的兄弟姐妹们商议,提前到清明节前一周的周末去祭扫。由于提前了的原因,往常清明时住得满满的县城唯一条件较好的酒店,竟空落落的,没几个人入住。倒也好,再也不用发愁吃早餐排队了。

    我们家过世的长辈比较多,而且分别安葬在不同山头,全部祭扫完,大约需要大半天的时间,因而我们早早就出发了。

    现在的情况跟以前有了很大不同。一是现在村村通公路,加上家家有车,再也不用像以前那样步行很长时间才到山脚下,感觉很快就到了目的地。但一座山连着一座山,爬上山也是需要很多体力的;二是祭扫的品种也比以前丰富了许多。我记得父亲在世时,焚祭的是“大表纸”——一种类似草纸那样的比较容易燃烧、淡黄色纸张。父亲每次都要用“纸冲子”(一种工具)在大表纸上打出铜钱样的印记出来。父亲说,如不打“冲”,则地底下人收到的钱,表面就是光滑的,不好用;打了“冲”,就可以到处用了。现在的纸钱几乎没人打“冲子”了,而且在“大表纸”之外,多了冥币——一种印刷得像钞票一样的纸张,可能是为了代替“打冲子”吧。我发现地底下有冥钞发行权的银行很多,有天地银行、天地通用银行、宝通银行,不一而足。除了冥币之外,还有金元宝,甚至还有手机之类,看来人世间有的东西,活着的人们都希望地底下的亲人也能拥有。

    今年天气回暖得慢,山上的映山红还没有完全开出来,不像往年那样漫山遍野开满了映山红,我们可以摘下满满一大把映山红放到去世亲人的坟上,以表达祭奠之心。但蕨菜已长出了长长的嫩芽,山下田地里大片大片的油菜花金黄黄的,掩映在松柏之下,也表达了另外一种哀思。

    第三点不同是现在人们的防火意识明显增强。在祭扫时,一般都先把坟头周围的杂草清干净,而且几个人围成一圈,手里拿着松枝,随时准备扑灭溅到外面的火星。虽然即使这样,仍然存在风险,但在农村,尤其是县城农村,这个风俗改变不是一天两天能够完成的,不像大城市,即使农村,也不再有在山上焚烧纸钱的了。我们虽然身处大都市,但入乡随俗,这一点也是改变不了的。

    清明祭扫,既是祭扫,也是一大家子人相聚的时机。平时大家都很忙,很难像清明这样,大家能够聚在一块大半天时间,一起交流、一起吃饭。我们家人多,每次吃饭,都得订两桌以上,而晚辈不管年龄多大,都没有机会到主桌去做。看着大大小小的晚辈,也是一种其乐融融。

    清明时节,外地的初中同学、高中同学都会赶回老家,与本地的同学聚会。闲谈之中,得知他们中有的孩子已经读研了,有的出国深造了,不知不觉中,我们都已两鬓斑白,不再是恰同学少年了。

    亲不亲,家乡人;美不美,家乡水。无论在外多远、多久,对家乡的那份情丝是永远割舍不断的。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