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老猫在村里
老猫在村里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558,993
  • 关注人气:3,18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官和小三儿

(2013-05-26 16:32:41)
分类: 猫村闲聊

古人没一夫一妻的规矩,娶个二奶不算什么大事,只要是你情我愿,只要不是巧取豪夺,为此还留下过佳话。比如苏东坡,就有妾名王朝云,两个爱得死去活来。还有人说他另有一妾叫榴花。朝云逝于岭南,陪伴苏东坡的就剩下这位榴花了。
娶小老婆,有为感情的,有为排遣寂寞的,有为留后的——没听说娶一个扔一个扔一个又娶一个,再生七八个孩儿的。皇帝有这待遇,那叫播种机。
还有一种理由比较奇怪,为了“公务员”们的性福的。
说说这事儿,北宋,王小波、李顺在四川起义之后,宋朝到四川的官员们就不敢带家眷了,怕再出什么乱子给埋到里头。这个规矩持续了相当长的时间,益州知府张詠上任的时候,也是单人独骑。按说没老婆在身边,一帮两地分居的裸官,谁还不找个二奶啊?可张詠不找,而且这人还特别厉害,他不带头,下属谁也不敢。
当然,张詠不傻,瞧出手下人个个色急了。官员也是人啊,不能不近人情以后工作可怎么做啊?于是张詠就买了个婢女(注意是自费)。他一开头,大家纷纷放下了包袱,开始泡妞了。张詠在成都做了四年官,离任的时候,把婢女的父母叫来,出了笔钱(还是自费),把姑娘嫁人了。这四年,张詠压根就没动这姑娘,没有性行为,没有猥亵,没有开房。总之,张詠这人,从头到尾严格要求自己。
后人说起这件事,有夸张詠体谅下属的,有夸他有原则的,也有说他不顾及女性感受的,白白耽误人家四年青春啊。但有一条该说,那时候的官还比较老实。
元朝时候,北京有个著名女演员,姓郭,艺名顺时秀,天资聪慧,色艺双全。她的相好,是翰林学士王元鼎。有一次小郭病了,跟王元鼎撒娇,说想吃马板肠,王元鼎二话没说,回来把自己的千金五花马杀了,做好板肠送过去。这焚琴煮鹤的行为当场就把小郭感动了,跟定了他啊。偏偏有个不知趣儿的,中书参政、蒙古人阿鲁温。他也喜欢小郭,想泡人家。阿鲁温找小郭,有话没话逗咳嗽:“我和王元鼎,谁好啊?”小郭不含糊,答道:“参政,就是宰相么,学士,只不过是个搞文化的。辅助皇帝,改善民生,这些事学士不如参政。可要说起吟风弄月,怜香惜玉,参政就不如学士了。”得,噎得阿鲁温嘿嘿嘿。再大的官儿,不带强抢的啊,这念头就此罢了。
当然了,也有人玩阴的。
话说,也是元朝,天台县有个当兵的,媳妇儿长得是相当漂亮,也叫小郭(这么巧啊),见者无不啧啧艳羡。结果招事儿了,千夫长李某动上了坏心眼儿。七八十里之外,有贩私盐的,李某立马派人去抓,这个兵自然首当其冲被点名,去吧。前脚刚走,后脚李某就奔了小郭家,百般调戏。小郭肯定不干啊,“毅然莫犯”。就这么骚扰了人家半年,也没得手。
半年后,小郭的丈夫回来了,小郭把李某的种种作为都说了。可这丈夫一想,李某是自己的直接领导,又能怎么样啊?得,好在媳妇没出事,忍了吧。
有一天,李某到小郭家来喝茶,是丈夫出面招待。两人茶喝到一半,丈夫想起李某调戏自己媳妇的事,越想越气,冲动是魔鬼,突然拿了刀就要剁李某。吓得李某连滚带爬跑了。这下丈夫惹祸了,谋杀领导,那还了得?抓到了大牢里。
可李某得逞了吗?还是没有,因为县里的公子少爷,豪强恶霸,一听小郭落单了,呼啦全招呼过来了,竞争空前激烈,李某一点优势都没了。小郭呢?把门一锁,自己在家纺线织布,谁都见不着。
算计别人家媳妇,不一定冲在最前线。狱卒叶某就是这么个人。他采取的方式,是好好照顾李某,每天好吃好喝招待着,哥俩混得情同手足。有天叶狱卒对李某说:“哥,你看,很快就要斩决囚犯了,这回哥要是能混过去,咱们就结为兄弟吧。可哥要是混不过去呢?谁照顾嫂子啊?”这个问题还用回答吗?受到极大心理暗示的李某,对来探监的小郭说:“马上就要斩决囚犯了,我死之后,你就改嫁了吧,我看小叶不错,还是单身,听我的,你就跟他吧……”
小郭立刻就觉得自己走投无路了,投水了。
美女自杀,那肯定是轰动全县的八卦,县官查看了现场回来,麻溜写了报告,要给小郭申请节妇称号。那时候出个节妇,相当于现在出个感动中国的人物,光荣啊。荣誉称号上报之后,正好朝廷派员来核实,一查,小郭丈夫还没死呢。问清缘由,得,放人吧。
家破人亡,小郭的丈夫该有多凄凉啊?终生未娶。
以上,都是男人主动,这种事男人攻得比较多,但也有女人往上贴,找干爹的。
干爹不是别人,北宋败亡之后,张邦昌被金人要挟当了皇帝,他就成干爹了。往上傍的这女人,是华国夫人——宋徽宗的女人。手段也很简单,先主动给张邦昌送水果,张邦昌当然会还礼了,一来二去就熟了。然后就是喝酒,趁老张喝多了,胳膊搭在他身上,相拥而坐:“大家(老大的意思),都这份儿上了,还说啥呀(事已至此,尚何言)。”
那天晚上,张邦昌和华国夫人去了福宁殿,和他睡的,是华国夫人的干女儿陈氏。娘儿俩就这么找到新靠山了。
张邦昌反正后,称帝一事宋高宗倒没追究,就是这件“淫乱宫廷”,成了举报线索,顺藤摸瓜查来查去,最后要了他的命。
看这娘俩的行为,是不是会想起另外一个“小郭”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酒饭毒舌
后一篇:宵夜的季节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酒饭毒舌
    后一篇 >宵夜的季节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