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巴洛尔
巴洛尔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611
  • 关注人气:8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黑腾线之特别磨叽语录(巴洛尔编辑)

(2018-09-17 10:47:02)
标签:

转载

 

1.

骑行的初心,因虚空的纠缠,与笔录早就没了差等分别。现在,以文字逼近骑行,所能还原出来的骑行必是虚空的骑行。若无虚空,便不是还原。

   

2.

巴大夫做的第一道题:

假设以经典28自行车为测算工具,骑完5613km,则有:

28英寸=0.7112

28英寸*3.14=2.231

牙盘与飞轮的齿轮比通常为14

脚蹬转一圈,自行车行驶2.231*4=8.924

5613千米/8.924/=6289978圈;                               

因是两脚各蹬半圈,故两脚总共蹬了约12579956圈。

 

3.

现实中,胯下骑的是辆半专业的26变速。上坡下坡,不停地在24个档位之间切换,很难计算准确数值。巴洛尔大夫测算完毕后告诉我,排除极少量的偷懒与徒步,忽略下坡的部分空转,你的双脚了大约旋转了125万圈。若以地球公转换算,365圈一年,125万圈相当于地球时间的3242年。

 

4.

哈哈,钟缩尺短,尺短钟缩。数十天的黑腾线的骑行,以旋转的中心为参照原点,坐标协变后的等价结果便是3242年。爱因斯坦高深莫测的相对论,竟被一双完全没有意识的双脚给解读得如此简单。只不过,巴大夫的这种任意协变,不能等价同构于爱因斯坦严谨的坐标平移协变。因巴大夫跨越的不仅仅是空间与时间,更还有精神与意念。

 

5.

上面这道题的难度,顶多算小学四年级水平,思维绕的那个圈,也不是很远,但其中的套着的那个梗,绝不浅显。这道题同时还让我清晰地知道了另外一个问题的答案:5613km的旅程,我的双脚究竟踩踏出了多少个单位元的虚空。疯子投怀,天才送抱。天才一定都是疯子,疯子却未必都是天才。

 

6.

路径唯一。唯一重在描述路径的确定性,即说这条路很明确,一点也不虚妄。这条确定性路径的崎岖也不虚妄,也很实在,令人很难骑快。

 

7.

骑车的腿只要在动,大脑就会自动的停。对于这一点,巴大夫的建议很不实际,他总想让我骑出量子态。他说,你最终所骑行的路只有一条,这是一条实的路;而其它的对于这条路来说则都是虚的;当你骑过那条实路时,所有的虚路也将都被唤醒。他哪里知道骑行的规则,动腿的时候再动脑,不张沟里绝无可能。巴大夫说,那就先让量子飞一会儿。

 

8.

巴大夫不依不饶,一路从黑腾线追我到香山,逼着我烧脑。他说,他要烧出我的火眼金睛。虽然小可也姓孙,但法号不是悟空。我脚底下的风火轮,炼的是脚,从没烧过脑。

 

9.

理性的宽窄,取决于包袱皮的大小。而做包袱皮的材料,居然是一种叫做感性的东西。

 

10.

人家期待是化学性的访问,你总以物理性的接触做回应。感性的细腻程度取决于感受器的敏感度。巴大夫说,路径也很重要,刺激也很重要。我只能以牙还牙:你不是说环路积分等于零吗。

 

11.

黑腾线的骑行,只是骑行,不是说学逗唱,不是抖音。巴大夫却总是企图把一个好端端的活理儿给掰扯死了。在现实生活中,很多的理儿啊,通常都是活的,大都是被人给生生地说死了。

 

12.

人都懂运动的绝对性,但雨没下到头上就不急,反正你在大厦里边,先淋的不是你。巴大夫说,没关系,量子雨下起来是全域的,不分内外。

 

13.

大家都知道动,但都不懂动,以为可以用静描述动。其实:动是动他妈生的,不是静她妈生的。更为神奇的则是:静他妈竟然也是动。也就是说静没有一个叫静的妈。

 

14.

我曾劝过巴大夫说,大师是拿来供大家敬仰的,不是用来PK的。你想象不到专业擂台的严密程度,也想象不到专业擂台规则的严谨、复杂与残酷。这一点很像保险单,能有几个凡人真读懂。所谓的PK都是阿Q一厢情愿的臆想,别瞎扯什么pk的幻想了,见都见不到的。街霸和擂主完全是两回事儿,就像剃头的跟担担儿的,虽然都挑着根扁担满大街转,但区别大着呢。

 

15.

黑腾线的骑行和巴大夫的计算,再次充分证明:双脚没有意识,无意识的力量完全超出了自主意识对无意识的理解与认知。在经典逻辑体系为真的客观条件下,一双没有丝毫自主意识的双脚,用125万圈的旋转贯穿虚空,推动一个5613km的骑行被自主达成。

 

16.

巴大夫用他最为喜欢的数学、物理和哲学,对此进行解读的结论是:黑腾线骑行的逻辑规律是,虚空的确定性假设充分且必要地证明了量子意识的非确定性符合经典逻辑的充要条件为真的命题的可能性不存在逻辑非确定性定义域的悖论是绝对没有非不确定性的。

 

17.

科学本是抱着一颗仰望星空、普度众生的初心,不知到从啥时候开始,朝着功成名就的自娱自乐迅猛奔跑。墨菲斯环不闭合,自洽便无法完备。完备等同于成熟,一个人,一门学问皆是如此。环一旦闭合,六道即生,若想逃出生天,难比登天。一个完美自洽的闭合,等价于一个客观真实的烟消云散。

 

18.

巴大夫做的第二道题:

条件如下:

(一)我们看太阳和月亮东升西落,每天都是如此。如果,月亮太阳有且只有一个;那么,无论地球是方的还是圆的。结论都必然是:太阳月亮围着地球旋转。

(二)上边逻辑正确的数学补充:人类在地面观测了十万年之后,对大数据进行统计学分析(过程略);结果:t≈∞,p0;因P<0.0……01,故可知:太阳月亮围着地球旋转。

(三)天体物理学:月亮围着地球旋转,地球围着太阳旋转,太阳围着银河系中心旋转

(四)地理学:地球不但有昼夜,还有四季;地球存在有黄道夹角。

由上可知:

一的逻辑正确和二的数学正确,与三的客观正确显然相悖;

一的逻辑正确和二的数学正确,与四的客观正确似乎无明显矛盾;

三的客观正确和四的客观正确之间,也看不出来明显的矛盾之处。

那么,问:

逻辑正确、数学正确、物理正确、地理正确,哪个真正确?为何矛盾?

 

19.

沿着一棵叫做西方哲学的大树,穿行过一路绝色美景,最终爬行到巨树的最顶端。低头俯察云云众生,心生豪情无比辽阔;复在抬头仰望,满眼皆是不尽迷茫的虚空。当年,维特根斯坦毅然决然地选择了纵身跳进眼前无尽的虚空之中。但在虚空的世界里,他没找到回家的路。爬树与登天的技能,原本有着质的不同。不懂登天,便入不了虚空,更何谈找到虚空里回家的路。

 

20.

象牙塔最顶端的牛角尖里,挤满了许多怀抱深刻绝望的人。思考愈深刻,绝望愈深重。但对于象牙塔外的我而言,敬仰与怜悯是自行车的两个脚蹬子,缺了其中的任何一个,都将无法骑行。

 

21.

当我停下来,向一位老农问路的时候,老农拿起自己的手机反问我:你是在玩抖音吗。我答:不玩。老农:奥!不玩。

 

22.

一滴汗水沿老农颊边胡茬坠落于地,被摔得稀碎。汗滴摔碎的刹那,一个贯通的路径于虚空中骤然显现。这个贯通不是科学与宗教之间的,不是逻辑哲学与自然科学之间的,更不是东西方文化之间的,而是物质与意识,生命与精神,乃至虚无与现实之间的一个贯通。

 

23.

若以客观世界的客观为真,能否回归人类生命本体便是判断学问真假的办法。其中的内在逻辑并不复杂,请在座的各位明公自行补齐。

 

24.

但问耕耘,不问收获,哲学树与汗水碎。欢喜生于绝望,骑行的极度疲惫,让绝望收获欢喜。巴大夫补充说,烦恼即是菩提,悖论才是人生。

 

25.

若是用二元对立,去思考三花聚顶。行为与精神,无序与逻辑,感性与理性,真诚与虚伪,真与假,是与非,肯定与否定,皆存矛盾。若你还在迷信西哲逻辑,一路沿着西逻的康庄大道高歌猛进的话,在路的尽处必将掉进“非此即彼,非彼既此”的矛盾陷阱。千万别说不矛盾,不矛盾那就奇了大怪了。直接的例子就是,现代数学、物理,西哲、逻辑,乃至文化艺术,甚至宗教等等的基础理论研究,目前正苦苦挣扎地在矛盾的困境中,无法自拔。

 

26.

阿列夫一的无穷大,只是阿列夫二的无穷小。但是,就算是谁想出了逃离陷阱的办法,也不可能轻易张口。既怕落下好为人师的恶名,又怕污染了大师们的视听,被扁的桃花灿烂。要不,您先在陷阱里将就将就,忍忍。兴许忍忍,就能给忍明白了。即使忍不明白,忍着忍者,也就忍成习惯了。

 

27.

曾经延展在脚下的黑腾线,离我越来越远,越来越虚。几天前,曾以一大杯酒的干掉,作为提问的资本,我的问题是:现实中,治愈的意义更大一些,还是贯通的。得到的训点是:贯通的意义更大一些。对此,我深表赞同。巴大夫十分明确地说,他对贯通的理解只有一个,就是必须先站在柏拉图前面的前面。

 

[转载]黑腾线之特别磨叽语录(巴洛尔编辑)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