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巴洛尔
巴洛尔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611
  • 关注人气:8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黑腾线之另类家常语录(巴洛尔编辑)

(2018-08-19 20:12:31)
标签:

转载


1.嘿,黑腾线。这线既是线,也是边界。说起边界,立马有三个词浮现脑海:初始、动力和运动。大脑很难驯服,但也很容易习惯。习惯一旦建立,即可成为自然,自然而然地如同眼前的时光无法割舍四季一样。

2.骑行在黑腾线上,身子倦怠,心灵愉悦,不时被时光这条柴狗恣意追逐着,一个急刹车,不留神,就闪自己一个趔趄。时光狗撒着欢在身边乱跑,谁料想,这厮越跑越欢,越跑越小,越跑越少......

3.伸手抓不住的,不光是这条时光狗,还有眼么前的蚂蚱。“是谁破坏庄稼,蚂蚱;为什么逮不住它,蹦跶”。时光从来没有蹦跶,是我从没停下蹦跶。

4.好在我骑着单车,没在路上蹦跶。一只即会飞又会蹦跶的大蚂蚱,差点殒命于我飞快的车轮底下。还是盘刹性能好,能诳自己一个趔趄。一个趔趄挽救了一只会蹦跶的蚂蚱的命,千万不用客气。

5.蜻蜓比蚂蚱轻灵,但并不比蚂蚱精多少。儿时舞扎着大笤帚,双眼瞪着空中的红蜻蜓:“蜻蜓蜻蜓高,老鹰叼;蜻蜓蜻蜓矮,没人逮”。蜻蜓和蚂蚱都是喂自家公鸡的。养了十只鸡,长大成人了一只,公鸡!但那是一只无所畏惧的鸡,为了主人,它可以随时随地的,去彻底秒杀死神。

6.心死神活,巴大夫的太极拳老师这样告诉他。松沉空散,虚灵顶劲,骨肉分离,心死神活。这是我暂时还理解不了的一种境界。但巴大夫说,练真的太极拳可恣、可恣儿了。说这话时,分明能看见,巴大夫的眼中,流露着高潮的欢欣与惬意的红润。

7.巴大夫还就此深入解读:知道不,为什么自谦为老衲?因为老衲,即是老纳。古汉字衲与纳同义。这纳可是不得了的境界。呼吸吐纳,纳是太极功夫的最高境界。他还说,圣人呼吸以踵。我不晓得拿脚后跟呼吸,究竟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境界。听这话,近乎江湖黑话,让我彻底丧失了对母语的基本理解能力。

8.黑河街上的俄国女郎美得很夸张,只能入眼,不敢入心。短暂的极美之后,迅速蜕变得肥硕丰腴,让视觉骤然从赵飞燕,直接切换到杨贵妃。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五百年的跨度,集合在一同条DNA里,不得不让人惊叹蛋白质表达的俏皮。

9.隐隐看到路边草丛里有条狗,此刻正在忙它的正事儿。这是它永也改不了的爱好。于是,突然想起:不记得啥时候,自己在梦里不磨牙了。只记得老师给的宝塔糖,让我真切体会到了蛔虫集体穿越肛门的那种特殊感受,绝对令人终身难忘。

10.有人说,蛔虫见光死。那只能说明他从没见过蛔虫的活体。童年的夜晚,除了让人磨牙的蛔虫,还有天黑后钻出来产卵的蛲虫。蛲虫很调皮,除了产卵,它们还会把你的肛门当成会场,召开盛大趴体。蛲虫的肆无忌惮和恣意妄为,搞得你奇痒无比,每每从美梦中被痒醒。

11.现在的孩子,已经无法想象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了。但我们还是要对它们心存些许感激,正是因为它们的存在,我们的免疫系统才得到了格外的锻炼,最终的结果就是:我们这代人很少过敏。而这也是西方整洁的gentlemen们特别容易过敏的重要原因之一。人体系统真是一个很奇特的存在,它以极其高效地整合能力,兼容了无数的悖论于一身,自己却没有成为悖论。

12.路边的柴狗长得不柴,也不瘦,皮毛油光亮滑。如今的人们肚子里干净了,它自然也享受到了由此带来的福祉。对于这一点,狗并没有任何其他的想法,但作为人首先想到大概就是:狗应该心存感恩。这让我看到了一种居高临下的不自觉的虚伪。

13.我没有全知的能力,甚至没能将福祉延续给我的那只老家雀儿。那是一只于盛夏跌落屋檐的、没毛的雏鸟。将它拾起来,拿在手心里,已没法再放回去了。老人说,家雀气性大,幼鸟粘了人气,老鸟便不会再要它。

14.欣欣然将其抚养成人。成家立业之后,它还经常回来看我,从不怕人。恰恰就是因为这点,让它放松了对人应有的警惕,最终殒命于发小的羽毛球拍。彼死时正值壮年,不知可有后代否。

15.今天恰是七夕,但蛇是真有白的。儿时偷着养过一条,蛇很小,很细,不到四十公分,周身雪白,柔软之极。但它最终却殒命于吾手。那是被大人发现后,说它的父母会来寻仇。如今我非常清楚,极度的恐惧能让一个人产生何种巨大的暴虐。蛇死得很坦然,但我久久于心不安,既有愧疚,但更多的却是恐惧。它并没有记恨我,日后经常于梦里来找我。只不过在梦里,它已长成了一条花斑巨蟒。见到我,它从不说话,也不恫吓。但我知道是它,是我对不住它。

16.喜欢头上顶着一顶荷叶,躺在河边看渔夫搬网,闻着荷香、稻香、草香,泥腥与水腥,偶尔抬眼望望天上的浮云,如我般闲散地飘过蓝天,了无一丝挂碍。儿时的荷塘真得很美、很灵、很惬意,绝对不是朱自清的荷塘可以做比的。

17.偶尔也摸些小鱼小虾,喂鸡。但钓的青蛙却从未带回过家。青蛙是益虫,这个我懂。只是觉得青蛙好玩,特傻,一条蚯蚓就能逗引得它奋不顾身。你不动,它看不见你;虫不动,它也看不见虫。

18.巴大夫说,他从小戾气就重,他的弹丸与枪口之下,也没少杀戮残害各种飞的、跑的、爬的小动物,但他不钓鱼。我知道,那时小清河还很清,五六斤的鱼还很常见。后来,水渐渐变浑,连名字都变得格外滑稽。直到前些年南水北调工程实施,它才重新开始复清。

19.虽然吃猪肉,但不喜欢猪。很早就知道猪是杂食动物。大院后面是一望无垠的庄稼地,彼时的制度也不规范,手术切割的废弃断肢,常被埋在地里充当肥料。猪的嗅觉很灵敏,秋后到地里乱拱,有时凑巧就能拱出新近埋的,便会极其兴奋地大块朵颐。见过猪啃人腿,虽有些恐怖,但还是吃猪肉。

20.早年间,发小的母亲,将一整个胎盘埋在他家葡萄架下。当年的葡萄果然不负众望。但我亲眼见过那血淋淋的胎盘,总觉得架上结的葡萄如同人肉,断然不敢下嘴。当时就想,敢吃唐僧肉,那得需要多大的勇气。

21.山水藤蔓,酸枣灌木,飞禽走兽,一切自然而然,从不感觉有什么好奇。生来与它们为伍,它们与我本来就是不可分割和无可替代的。与自然的这种自然的亲近,大抵来源于此。

22.与其说我能理解飞禽走兽、花鸟鱼虫,不如说飞禽走兽、花鸟鱼虫与我本无差等分别。你与谁一起长大,长大了都带着它们的魂呢。而现实的成人游戏,其实还不如彼时的游戏,更高级,更有趣呢。与我们相比,动物们简单。但很多情况下,复杂反而兼容理解不了简单。简单常常被复杂无情地暴虐。

23.狗腰软,羊腰硬。羊能骑得,狗骑不得。如今才明白,原来腰软是为了吃肉,腰硬却是因为吃草。腰软的心眼多,腰硬的真实诚。

24.巴大夫说,他很长时间,不愿意提起他姥姥家的二黑。这是早先他喂过的一条很憨厚的柴犬,两人相聚经年之久,形影不离。据说,在一个风高夜黑的深夜,它被一群下乡的年轻后生给闷死红烧了。现如今,巴大夫上了些年纪,再想起二黑,心里早已没了伤感,剩下的全都是二黑的那些好。

25.自小不像阿坚老哥般豪气冲天,既有思想,更有体魄,既有豪情,又有胆略。当年还曾爬过纪念碑,一爬而红。我充其量爬过大院锅炉房后面的烟囱,还没爬到顶。一半因为恐高腿软,一半是因为钢筋松活得吓人。

26.母亲生性仁慈宽厚,酷爱整洁,猎杀的小动物从不敢往家带,大多成了隔壁大爷大妈的酒肴。他们都愿意逗引着我玩,偶尔我也会尝口鲜,品口酒。

27.佛说佛有五眼,这我判断不了。但我知道动物们的眼倒有很多不同。有有眼的,无眼的;有单眼的,复眼的;有色彩单调的,有五光十色的;有靠眼看的,有靠耳朵听的。总之,单单在这些个不同的肉眼之中,便有万万千千个不同的世界。 

28.狗眼看花开,蝇目望蝶舞,反身观人语,恰似闻虫言。狗是色盲,蝇乃复眼,人语机巧,虫言微妙,敢问您老贵庚?


[转载]黑腾线之另类家常语录(巴洛尔编辑)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