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巴洛尔
巴洛尔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403
  • 关注人气:8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时间与诺贝尔奖

(2012-12-11 13:59:54)
标签:

杂谈

分类: 与时间对话

    我极其严肃地对时间说:鉴于你的卓越贡献,已经被XXXXXX授予了诺贝尔文学奖。

    时间笑笑说:天冷,找个火炉烤烤脑袋,先把一脑袋冰疙瘩给化了,再跟我说话。

 

    如今健在的中国作家中,我最尊重的一位荣获了诺贝尔文学奖,我为他本人感到欣慰和高兴。

    因为,除了鲁迅之外,就是他的诸多小说陪伴我度过了忧郁而漫长的青春期。

    彼时,小说中那些闪动着慧智的灵光,映照着我人生路途上的那些昏暗。

    如今获奖了,在听到他说:“如果你是一个高明的读者,你会发现,文学远远比政治要美好。政治教人打架,文学教人恋爱。很多不会恋爱的人看到小说会恋爱了。所以我建议大家多关心一点教人恋爱的文学,少关心一点教人打架的政治。”在看到《蛙》之后,我知道原先可爱的蝌蚪,已经彻底完成了蛙的蜕变,我的心情很复杂。

    我真的不知道,自从何时“打架、恋爱、文学、政治”变成了完全对立的概念,对立的究竟是狭义概念,还是广义概念,是狭隘的概念,还是宽泛的概念。人类自打进化出“社会”这种存在形态以来,还有哪个种族或个人能够完全独立于“社会”而存在?除非是茹毛饮血的狼孩。但不要忘记狼群也有初级的社会组织形态。若没有“社会”形态的存在,何来的“文学”?但我们都知道,没有政治的时候,是恐龙没有打过架,还是狮子没有打过架?没有了文学,是恐龙没谈过恋爱,还是狼狗没谈过恋爱?若“文学”能把一个人祸害成这个样子,我看这种“文学”要不要的也不是什么大事。真正的文学是智慧与心灵的碰撞,是理性与客观的结合,是人性光辉与兽性惨烈的杂糅,是责任与信仰的结晶与升华,是另一只洞察人情世事的眼睛。若我们用欲望就能否定信仰,用兽性就能质疑人性,用感性就能否定理性,用感情就能否定科学,用下半身就能质疑上半身,用狭隘就能广延宽泛,用狭义就能否定广义,你问我这样的“东西”是什么,我不知道,但可以肯定是——这种“东西”它绝对不是“文学”。这样的“文学”必定不会有思想、情感、责任、信仰的高度,必定不会有宽厚、客观的态度,必定是私欲的矫情,必定是猥琐的高尚,必定是鲜亮的假面,而其中所谓的“爱”,必定不是真的“爱”,必定是假借了“爱”的名。

    听了“文学的最大用处是没有用处”这句话,我只想说:万不可将“以无为用”曲解成“无以为用”。

    我对时间说:不怕说句有酸葡萄嫌疑的话,看来这真的是一个领不领都无所谓的奖,不领也罢。

    时间说:你讨论的这件事情,根本谈不上检验的问题,况且我手上也没有“诺贝尔检验奖”颁给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时间与放下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时间与放下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