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参考
参考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933
  • 关注人气:2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清明祭姥爷

(2011-06-14 10:21:53)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清明祭姥爷作者:韩潜

春分后十五日,斗指丁,为清明,时万物皆洁齐而清明,盖时当气清景明,万物皆显,因此得名”  

                                      ——《尚书》                      

我总感觉把“姥爷”这个对我来说特别重要的口语称谓写出来是这样别扭。这是我第一次写关于我姥爷的文章。

清明临近,祭奠故人的提醒突然让我如此愧疚:我已经好久没有想起姥爷了。

姥爷在世的时候说五七过后就不要再给他烧纸。在我们老家给去世的人烧纸有讲究,人死后每隔七天祭奠一次,头七,二七,三七,四七,五七,之后是百天、周年、三年、十年……如果姥爷不让我们多烧纸给他是知道他去世后会被遗忘,而索性不麻烦我们,这会让我更加愧疚。我很少想起他老人家,而这么多孩子中,我是他一手带大的,也是最疼爱的。

我不知道在那个世界的人是否可以和在世的人通过梦境交流,但我宁肯相信这是可以的。上次梦见姥爷是07年:在一个弯弯曲曲的小巷中,我碰见拄着手杖蹒跚行走的外公,他看见我,说,怎么又瘦了,你肯定还没吃饭,走,我带你去吃饭!就拉着我的手找饭馆,到了饭馆,他嘱咐老板,下一碗肉面条,一定要多放点肉。面条上来了,姥爷就边看着我吃边微笑,我吃着吃着,眼泪就流下来了。我从梦中醒来,凌晨四点左右,天还没有亮,我的眼泪止不住地肆意流淌,我当时候想放声痛哭,但又怕打扰室友休息,只能把脸埋在枕头上淌眼泪。

我做过很多很多的梦,能记起来的却寥寥无几,而这个梦却镌刻在脑海中,梦里的每一个细节都清晰可见。可能正像别人说的,你在梦中梦见某一个人,说明那个人想你了。姥爷挂念我,想我了,来到我的梦里,怕我变瘦,带我吃好吃的。每想到这里,我一直干燥的眼眶就会自然湿润。

而姥爷入土的那天,我在悲痛欲绝、哭声不断的人群中,没有流一滴泪,只是跪下给姥爷重重地磕头。当时我脑海中充斥的满是妈妈在姥爷坟前的哽咽声:一把屎一把尿把军超带这么大,没有享他一点福你就走了!

那是05年农历腊月二十七,我已经记不起那个冬天还发生过什么,有没有下雪。而我当时没有哭的原因是那样单纯:到了那个世界,姥爷就不用受苦,姥爷可以享受他喜欢的清净了。

姥爷一生喜欢清净,不喜欢住在城市里,小学教师退休后就住在农村老家里。种菜、在村里的小学摆地摊卖小食品,这是我知道姥爷的不多的爱好。小时候是我姥爷和姥姥把我带大,在我还没有记事的时候,姥姥就过世了。我说姥爷是我最亲也最应该亲的人估计没有人会反对。如果没有记错,那会儿我正在上小学,夏天去姥爷家看他,他带我到东边的一条大河中洗澡。在水中的时候感觉自己的腿上像是被水草扎了,既疼又痒,上岸了才发现一个蚂蝗吸在我的腿上。姥爷拿着他的拖鞋就朝那个蚂蝗打去,把我的腿打红了,那个蚂蝗就松口了。蚂蝗吸着肉后,如果用手拖拽它塔就会朝肉里钻,只有打它它才会松口。回去后,姥爷笑着对我爸妈说,从小军超就跟着我,还从来没有打过他,这回还真的破了纪录。姥爷当时的笑脸是那样的慈祥,笑起来脸上的皱纹就像那河里波光粼粼的水面。

还能回忆起来的姥爷的面容就是遗像了。遗像上的姥爷已经很瘦,照相时他已在病中,但他看起来还是挺有精神。姥爷临终前生病住院的时候,我正在读高三,妈给姥爷洗粘了屎尿的裤子,爸给姥爷擦身子、提夜壶接小便,做的都是我应该做没有做的事情。每每想到多年的抚养之情,不是给他老人家洗洗澡、读读报纸就能报答时,内心总会有无限的遗憾和愧疚。

姥爷去世的那天晚上,我正在班里上也自习,和同学说话时突然感觉情绪低落,就趴在桌上不做声了。同桌问我怎么了,我说没事,就是感觉很失落,心里不舒服。回到家接到爸妈的电话,说姥爷刚刚走了。

我一直相信我和姥爷是心灵相通的,他走的那会儿一定来看我了,所以我才会突然的难受。

听到这个噩耗,我当时所想到的,是不久前去医院看望他的情景:我拉着他的枯瘦无力的手,他用浑浊无神的眼睛看着我,他说军超你来了,我嗯了一声,心里难受不知该说什么;他说你考上大学了吧,咱现在是在你学校门口吧?我这次都不知道该不该嗯一声,姥爷当时已经处在昏迷的状态中,一会儿他又对我说,你看那几个羊在吃菜园子里的菜,你去把它们赶走。我握着他的手的时候,知道他的时日不多,但不知道他对这个世界还有着怎样的眷恋。我多想我拉着他的手能把我的生命力匀点给他,就像武侠小说中传授内功那样。

那是姥爷在世时他最后一次拉我的手,而那之后,就是那个他拉着我去吃肉面条的梦里。

我很希望拉着手的时候可以心灵相通,这样我就可以记起更多童年时的记忆,我可以知道姥姥是怎样慈祥的一个老婆婆,知道姥姥去世后姥爷是怎样的孤单心境,知道我在他心目中是一个怎样的孩子,知道他喜欢什么,最想要我给他什么……

我能记起和知道的事情实在是太少了:夏天我们开着门睡觉,可以看见外面的月亮和月亮下的菜园;姥爷借着煤油灯跳跃的光芒用手在土墙上投射老鹰、鹿和马的形状;姥爷骑自行车载着我赶集,我们在回来的一个下坡处模仿汽车的声音;赶集的路上有个荷塘,我们住的院子里有一棵桃树,我学的第一首歌是姥爷教我唱的《东方红》……每一件简单的事情都像是我在姥爷的陪伴下快乐童年的注脚。

有一次,我给妈说我梦见姥爷了,问能不能给姥爷扫扫墓,妈说规矩不兴,外孙给姥爷扫墓烧纸会让你大舅难堪,有孙子的人是轮不到外孙的。姥爷不但有孙子而且还有重孙,而这么多孩子中,姥爷最疼爱的是我。我妈说过这些后,我们都哭了。

我怕妈再伤心流泪,赶紧换了话题。

至此之后,我再也不敢提给姥爷扫墓烧纸的事,虽然我曾不止一次有过这种想法。

我不知道,我还能为外公做点什么。

清明节的来临,让我想起姥爷,想起好久没有想起的姥爷。“气清景明,万物皆显”的季节,我却沉浸在自己失落的情绪中,而这,恐怕不是在另一个世界中的姥爷愿意看到的。

我真的希望,梦可以成为身处两个世界的人交流的场合。让我进入姥爷的梦里,或者让姥爷来我的梦里,让我看看姥爷瘦了没有,让我拉着他的手带他去吃他喜欢吃的东西……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