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蛋壳
蛋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5,320
  • 关注人气:2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朱大伯

(2014-09-13 17:33:55)
标签:

育儿

 

攒了几个休息日,本来是要出去玩的,最后变成浙沪三日医院游,看抑郁和焦虑的老毛病。第一天去浙一医院,专家还没发问,我就从10年前开始交代。我还没交代完,专家就让我去做测试题。测试成绩(应该是计算机分析计算的吧)拿过来,专家草草扫了一眼,说还是抑郁,得吃药。在交代过程中,我曾提到神的医治,专家做了个鬼脸。无他感,只觉得此人无知无识,连尊重都不懂。不说了,这不是重点。

 

隔日去上海中山医院,也是看专家,老朱托人找的。老朱陪我到医院补号,完事后他去另外一个医院看他的肝尖儿。补到的是22号,按照经验大概12点左右才能看上。在外小坐,11点一刻回到医院,护士说今天专家有事,提早走了。老朱表示很遗憾,这不是重点。

 

已然没事,就去老朱家混。好多年没见,小满、小美和小好都长大很多,长进很多,容貌和性情也有变化。小满变得喜欢独处,自己看书。领到新课本,他先挑妹妹的看,说测试下,看自己还记不记得。小美已有少女模样,也愈发喜欢臭美。还没上学的小好成了她的跟屁虫,开始觉得其中有点问题,但想想,谁的童年没有跟屁和被跟屁呢,这是童年正常的人际结构。这是小重点。

 

和老朱下棋是此生难得的乐事。前阵老朱带小满去韩国,做了个围棋亲子游,亲见金寅、曹薰铉、武宫正树等老前辈和中国常昊等年轻棋手,还弄到他们的签名纸扇,得意得不得了。我们各执一扇,使一副破烂残子和一方高档棋盘(也有签名),下了两盘,我史无前例地全都输了!老朱年过五旬尚能长棋,难得。更难得的是小满,他在桌头按钟计时,我们的每一招臭棋应该都是对他的一种折磨,想指点、想纠正、想评价,但这些他都熬住了。事后还安慰我这个干爹,说哪里哪里怎样怎样便可一举获胜等。这也是小重点。

 

临走那天中午,老朱把他91岁的爸爸请过来吃饭。我80年代第一次摸进老朱旧家就认识朱大伯了,前后见过好多次,但朱大伯不大记得住我,他的记忆索隐应该是“朱枫在杭州的大学同学”。后来一段时间到上海探老朱很多次,住房条件改善,父子两分开住,我一直没能去拜见朱大伯,心中常怀愧疚。见到朱大伯有点小吃惊,老人红脸白髯,微胖,背和腿有点弯,步履小心而踏实,上下收拾得很干净。能看出当年模样,也能看出时间带来的变化。

 

老朱说自己胖了,我也确实觉得他比过去胖了些。见到朱大伯,心中另有一个小吃惊,老朱和他爸爸真的很像。以前我从没有发现这一点。时间和年龄让血缘标示变得明显,显出可爱,更显出庄严。这是重点。

 朱大伯胃口很好,也很健谈,和我说了很多事,这些事家人听他说过很多次了,但对我是第一次。这次时间不够,下次我准备好好听听。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不讲究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不讲究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