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熊焱字盛荣
熊焱字盛荣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9,819
  • 关注人气:3,14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遗憾啊,他们已无法在死后安顿好劳碌的肉身

(2017-02-23 12:06:44)
标签:

汉诗

熊焱

分类: 汉诗

    博主按:春节回家,与母亲聊天,她谈起乡下的很多事情。在谈到几个月前去世的三外婆,一直在叹息,现在按规定,不能土葬,必须火化,葬进公墓里。这样的葬法,在他们看来,是没有得到最好的归宿的。曾经,乡下人都早早地为自己准备一副好棺材,死后埋进风光宝地。生时他们活得贫困,想在死后安顿好劳碌的肉身。而现在,却变成了奢望。也许,这提速的时代,正在亵渎死亡。


长眠之地

 熊焱

 

祖母去世时,母亲为她洗净身子

为她穿上一件件素雅的新寿衣

然后装进棺材,在纸幡的引路下

在唢呐的呜咽中,葬入向阳的坡地

 

一直以来,我的乡人们都是这样

面向青山,背靠坡岭

劳碌的肉身要在死后沉入大地

要生生世世,都与土地相守在一起

 

后来外婆去世,按照规定进行了火化

把骨灰埋进公墓。为此母亲叹息了很久很久

奔忙一生,肉身却不能在泥土中慢慢腐朽

尤其是那些皱纹里的风暴、关节中的疼

那些伤痕中的闪电和雷霆

却不能在死后获得泥土深切的抚慰

 

如今母亲已风烛残年,生命的夕阳

正慢慢地滑向黑暗和寂灭

面对死亡,她早已如水平静

只是有一段时间,母亲常在河边流连

那里有几尺黄土,是她中意的长眠之地

每一次母亲离开,野花都提着翩翩起舞的裙子

流水弹响低诉的琴弦

几株翠竹在风中轻轻摇曳

仿佛是她依依不舍,在向命运道别

2017-2-20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