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带光的写作
带光的写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9,863
  • 关注人气: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风流是笔雅债,书画何尝不是!

(2019-03-22 23:21:13)

来源:怎样学画画

风流是笔雅债,书画何尝不是!

秦淮八艳又称“金陵八艳”。

秦淮八艳的事迹,最先见于余怀的《板桥杂记》分别写了顾横波、董小宛、卞玉京、李香君、寇白门、马湘兰等六人。后人又加入柳如是、陈圆圆而称为八艳。她们是明末的艺人。江畔的对岸是才子们集聚科举的场所,花前月下,才子佳人谱出一首又一首恋曲,成就诉说不完的佳话,说不完的遗韵,道不完的情书。

她们八人所以联名,因为有这样几个共同点:

美艳逼人,声名远播;多才多艺,能诗会画;忠于爱情,坚贞不屈;气节不俗,胜于须眉。

单说气节,秦淮八艳除马湘兰外,其他人都经历了由明到清的改朝换代的大动乱,都表现出了高于许多官宦士子的气节,令七尺丈夫汗颜。

风流是一笔雅债,书画何尝不是。

风骨峥峻柳如是

风流是笔雅债,书画何尝不是!

潘恭寿画《柳如是肖像》局部

柳如是是明清易代之际的著名歌妓才女,她个性坚强,正直聪慧,魄力奇伟。本名爱柳,因读辛弃疾词:“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故自号如是。

风流是笔雅债,书画何尝不是!

柳如是书法

幼即聪慧好学,但由于家贫,从小就被掠卖到吴江为婢,妙龄时坠入章台,易名柳隐,在乱世风尘中往来于江浙金陵之间。由于她美艳绝代,才气过人,遂成秦淮名姬。

风流是笔雅债,书画何尝不是!

柳如是《香远益清》

郁达夫在《娱霞杂载》中录有柳如是的《春日我闻室》一诗。就文学和艺术才华,她可以称为“秦淮八艳”之首。著名学者陈寅恪读过她的诗词后,“亦有瞠目结舌”之感,对柳如是的“清词丽句”十分敬佩。

风流是笔雅债,书画何尝不是!

柳如是《早春园戏》

清人认为她的尺牍“艳过六朝,情深班蔡”。柳氏还精通音律,长袖善舞,书画也负名气,她的画娴熟简约,清丽有致;书法深得后人赞赏,称其为“铁腕怀银钩,曾将妙踪收”。

风流是笔雅债,书画何尝不是!

柳如是《月堤烟柳图》局部。该幅是现存最早的一件女画家所创作的写生山水图。

风流是笔雅债,书画何尝不是!

柳如是《雪山探梅图》

艳艳风尘董小宛

风流是笔雅债,书画何尝不是!

董小宛名白,一字青莲,别号青莲女史,她的名与字均因仰慕李白而起。她聪明灵秀,神姿艳发,窈窕婵娟,为秦淮旧院女子中的一流人物。

风流是笔雅债,书画何尝不是!

董小宛《仿六如居士笔意》局部

她的姿色曾引起一群名公巨卿、豪绅商贾的明争暗斗。但这个流落风尘的女子鄙视权贵,巧与周旋,勇于斗争。而明末四才子之一冒辟疆富于才气、风流倜傥,两人一见钟情。冒辟疆容貌俊美,风度潇洒,人称“美少年”,是复社中一位才子。

风流是笔雅债,书画何尝不是!

董小宛《仕女图》

小宛入冒氏之门后,与冒家上下相处得非常和谐。小宛与辟疆常坐在画苑书房中,泼墨挥毫,赏花品茗,评论山水,鉴别金石。小宛初进冒家,仿钟繇帖,学曹娥碑,每天写几千字,既不错字,也不漏字。

风流是笔雅债,书画何尝不是!

《董小宛病榻图》局部

小宛最令人折服的是把琐碎的日常生活过得浪漫美丽,饶有情致。小宛喜欢背诵唐人咏月及流萤、纨扇诗。为领略月色之美,她常随着月亮的升沉移动几榻。在自然平实的日常生活中领略精微雅致的文化趣味,在卑微的生命中企慕超脱和清澄的诗意人生。

风流是笔雅债,书画何尝不是!

董小宛遗墨 《孤山感逝》

风流是笔雅债,书画何尝不是!

董小宛 蝴蝶图

风流是笔雅债,书画何尝不是!

董小宛 《兰花图轴 》

侠肝义胆李香君

风流是笔雅债,书画何尝不是!

溥儒画《李香君》局部

在明末那个动荡的年代,大部分的朝庭大臣麻木得已感觉不到他们所面对的局势,内忧外患。而南京秦淮河畔,那一座座香浓衣翠的绣楼里,却生活着一群对明朝的前途甚感忧心的红尘女子。

风流是笔雅债,书画何尝不是!

李香君《迎春图》

李香君正当十六岁花季妙龄,“温柔纤小,才陪玳瑁之筵,宛转娇羞,未入芙蓉之帐。”她坐在绣帘挂落的花格窗前,遥望着秦淮河,她在等待她梦中的爱情。当侯方域蓦然出现在她的面前时,她一定感觉到了她所期待的姻缘已经来临。这本应是一段才子佳人式的风花雪月,只是可惜选错了时代背景。随着满清铁蹄的入关,明朝大厦快速地坍塌。朱氏亲王仓皇南渡,在一片乌烟瘴气中,在南京匆匆地成立了南明政权。

风流是笔雅债,书画何尝不是!

李香君的美名远扬,当然要感谢孔尚任的《桃花扇》,此剧虽有艺术加工,但基本上是大事不虚。李香君爱慕侯方域的一表人才,更欣赏他的气节道义,并鼓励他与权臣阮大铖划清界限,退还阮大铖的馈赠,支持他去投奔史可法的抗清斗争,为此她洗尽铅华,闭门谢客,等候侯方域归来。

风流是笔雅债,书画何尝不是!

李香君款《山水》

南京失陷,南明成了一团历史中的泡影。对于李香君来说,她所生存的外部环境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她所追求的爱情最终也因侯方域的北返而破灭。

史书言,李香君后不知所终。

侠骨芳心顾横波

风流是笔雅债,书画何尝不是!

顾横波是地位最显赫的一位,她曾堂皇受诰封为“一品夫人”同时,她也是最受争议的一位,据说先有一位与她私订终身的才子由于她的背盟殉情而死,后来她那仕于明朝晚节不保的丈夫龚鼎孳每谓人曰“我愿欲死,奈小妾不肯何”,俨然一个红颜祸水,不是害人性命就是毁人名节,与多数人印象中“秦淮八艳”的侠骨柔肠,深明大义迥然有异。

风流是笔雅债,书画何尝不是!

顾横波《墨兰图卷》

顾横波居于眉楼,“绮窗绣,牙签玉轴,堆列几案;瑶琴锦瑟,陈设左右,香烟缭绕,檐马丁当”,时人戏称“迷楼”----有人谓“迷楼”系指顾横波风流迷人,访者无不神魂颠倒,实属望文生义。

顾横波才貌双绝,有“南曲第一”之称,自然广受风流名士们的青睐,以致眉楼门庭若市,几乎宴无虚日,常得眉楼邀宴者谓“眉楼客”,俨然成为一种风雅的标志,而江南诸多文宴,亦每以顾眉生缺席为憾。

风流是笔雅债,书画何尝不是!

顾横波十七岁时所绘《兰花图》扇面

风流是笔雅债,书画何尝不是!

顾横波画作

长斋绣佛卞玉京

风流是笔雅债,书画何尝不是!

卞玉京名赛,又名赛赛,因后来自号“玉京道人”,习称玉京。

风流是笔雅债,书画何尝不是!

卞玉京《兰石图》

卞赛曾与明末清初的著名诗人吴梅村有过一段姻缘。崇祯十四年春,吴梅村在南京水西门外的胜楚楼上饯送胞兄吴志衍赴任成都知府,在这里他遇见了前来为吴志衍送行的卞赛姐妹,看到卞赛那高贵脱俗而又含有几分忧郁的气质,不由想到江南盛传的两句诗:“酒垆寻卞赛,花底出陈圆”。席间吴又对卞赛的文才进行了探试,令吴不由倾倒,以后二人交往频繁,感情渐深。

后来吴在长干里寓所得到卞的一书简,知道卞想嫁给他,心里很矛盾。因吴听到一消息,崇祯帝的宠妃田氏的哥哥田畹最近来金陵选妃,已看中陈圆圆与卞赛等。吴在权势赫赫的国舅前胆怯了,只在卞赛的寓所吹了几首曲子便凄然离去。

风流是笔雅债,书画何尝不是!

卞玉京 《暗香疏影》

两年后,卞赛嫁给了一诸侯,因不得意,遂将侍女柔柔进奉之,自己乞身下发,在苏州出家当了女道士,依附于70余岁的名医郑保御,郑筑别宫资之。卞赛长斋绣佛,持课诵戒律甚严,为报郑氏之恩,用三年时间为郑氏刺舌血书《法华经》。

清雅幽兰马湘兰

马湘兰,名守真,字湘兰,因在家中排行第四,人称“四娘”。

风流是笔雅债,书画何尝不是!

马湘兰《潇湘清逸图》

她可以称为明代的女诗人、女画家。她秉性灵秀,能诗善画,尤擅画兰竹,故有“湘兰”著称。她相貌虽不出众,“姿首如常人”,但“神情开涤,濯濯如春柳早莺,吐辞流盼,巧伺人意”。

风流是笔雅债,书画何尝不是!

马湘兰《花篮仕女图》

马氏在绘画上造诣很高,当年曹雪芹的祖父曹寅,曾接连三次为《马湘兰画兰长卷》题诗,共7句,记载在曹寅的《栋亭集》里。《历代画史汇传》中评价她的画技是“兰仿子固,竹法仲姬,俱能袭其韵”。

风流是笔雅债,书画何尝不是!

马湘兰(款)《英雄独立图》

马氏生长于南京,自幼不幸沦落风尘,但她为人旷达,性望轻侠,常挥金以济少年。她的居处为秦淮胜处,慕名求访者甚多,与江南才子王稚登交谊甚笃,她给王稚登的书信收藏在《历代名媛书简》中。

风流是笔雅债,书画何尝不是!

马湘兰《兰竹册》局部

在王稚登70大寿时,马氏集资买船载歌妓数十人,前往苏州置酒祝寿,“宴饮累月,歌舞达旦”,归后一病不起,最后强撑沐浴以礼佛端坐而逝,年57岁。

风流是笔雅债,书画何尝不是!

马湘兰《花鸟图》

马湘兰为王稚登付出了一生的真情,自己却像一朵幽兰,暗自饮泣,暗自吐芳。

风流女侠寇白门

风流是笔雅债,书画何尝不是!

《板桥杂记》曰:白门娟娟静美;跌宕风流,能度曲,善画兰,相知拈韵,能吟诗,然滑易不能竟学。正由于白门为人单纯不圆滑,而决定了她在婚恋上的悲剧。

崇祯十五年暮春,声势显赫的功臣保国公朱国弼,在差役的护拥下来到了钞库街寇家,几次交往后,白门对他留下了良好印象,斯文有礼,温柔亲切,所以在朱氏提出婚娶时便一口同意。

风流是笔雅债,书画何尝不是!

朱国弼实际上是一个圆滑狡黠的官僚,他迎娶寇白门是一时的需要,数月后他那儇薄寡情便渐暴露,遂将寇氏丢一边,依旧走马于章台柳巷之间。1645年清军南下。朱国弼投降了清朝,不久入京师,又被清廷软禁。

寇氏在旧院姊妹帮助下筹集了20000两银子将朱国弼赎释。这时朱氏想重圆好梦,但被寇氏拒绝,她说:“当年你用银子赎我脱籍,如今我也用银子将你赎回”当可了结。

寇氏归金陵后,人称之女侠,她“筑园亭,结宾客,日与文人骚客相往还,酒酣耳热,或歌或哭,亦自叹美人之迟暮,嗟红豆之飘零”。后又从扬州某孝廉,不得意复还金陵,最后流落乐籍病死。当时文坛祭酒的东林领袖钱谦益作《寇白门》诗追悼曰:“寇家姊妹总芳菲,十八年来花信迷,今日秦淮恐相值,防他红泪一沾衣。丛残红粉念君恩,女侠谁知寇白门?黄土盖棺心未死,香丸一缕是芳魂。”

倾国名姬陈圆圆

风流是笔雅债,书画何尝不是!

陈圆圆本为昆山歌妓,曾寓居过秦淮,由于她色艺超群,更与重大历史事件相系,所以清人便将她列入了“秦淮八艳”之中。她殊色秀容,花明雪艳,能歌善舞,色艺冠时。

崇祯末年,李自成的农民起义军威震朝廷,崇祯帝日夜不安。李自成打进北京后,吴三桂的父亲投降了起义军,陈圆圆被李之部下所掠。当吴三桂答应投降李自成时,闻圆圆已被李之部将所占,冲冠大怒,高叫“大丈夫不能自保其室何生为?”遂投降了清军与农民军开战。这就是吴梅村在《圆圆曲》中所曰:“恸哭六军俱缟素,冲冠一怒为红颜”。

吴氏进爵云南王后,欲将圆圆立为正妃,圆圆托故辞退,吴三桂别娶。圆圆失宠后对吴渐渐离心,吴曾阴谋杀她,圆圆得悉后,遂乞削发为尼,从此在五华山华国寺长斋礼佛。

后来吴三桂在云南宣布独立,康熙帝出兵云南,吴三桂死后,陈圆圆亦自沉于寺外莲花池,死后葬于池侧。直至清末,寺中还藏有陈圆圆小影二帧,池畔留有石刻诗。

     ——————————————————————————————————————————
           每天更新的“书画艺术收藏:,微信公众号:zhouzzq6373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