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闸蟹
大闸蟹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36,939
  • 关注人气: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墙壁上的画

(2009-02-14 22:09:15)
标签:

杂谈

分类: 各种生活
    白色的墙壁上有一幅画,确切的说,它并不是画,而是一种誓言,情人之间的誓言。
    倘若是画在大街上的任何一堵墙上,或者用小刀残忍并甜蜜地刻在夏日里的某棵茂密的大树上,我都不会如此珍视它。我走过了,就忘记了那两个名字和若干海誓山盟。可这幅画这些海誓山盟正端坐在我床边的墙壁上,那么神圣,那么纯洁,我睁眼闭眼它都紧紧挨着我,使我不敢有一点点亵渎的意思。
    我不知道是哪年哪月哪天,也不知道那天他们是以一种怎样的心情将爱情印刻在墙壁上的。但我见过那个男孩,却不知道他的名字,我没见过那个女孩,却知道她叫漫漫。
    那个女孩一定叫漫漫。粉红色的粉笔涂满了整个一片墙壁,墙壁的一端就是“漫漫”两个字,一笔一划,看出来男孩画的很认真。另一端则将爱意淋漓尽致的表现出来,英文的“I”和“U”两个字母紧紧靠在一起,一个诺大的心型将两个字母串在其中。真大!我站在床上,那只充满甜蜜的“心”从我的脚趾爬到脖颈,像一件宽大的粉红色的女式睡衣。在这幅画的最上端,就是靠近天花板的位置,写着两行字。上面一行歪歪扭扭地写着“娶你回家”,下面一行则是“踏上气色的云彩”,那是电影中周星驰和朱茵的爱情。
    我依稀还记得这个男孩的模样。那是去年夏天,我毕业来到北京,租了他的房子。他也是房客,他告诉我他要回家了,他家是陕西的。他说话的样子憨憨的,后来我知道他在附近的一家酒店做服务生,家里人在家乡又帮他找了一份工作,叫他回去。
    我走进这间房第一眼注意到的就是这堵墙,它太特别了,被无数张报纸紧紧裹住,只是角落的报纸耷拉了一角,透明胶已经失去了粘性,这让我看到报纸背后秘密的一小部分。男孩见我盯着墙壁,就傻傻的笑,说是他在上面涂鸦了,后来刷白漆也刷不掉,于是房东就叫他就用报纸盖上了。我没问他画了什么,也并不好奇,后来我嫌碍事,就撕掉墙上的所有报纸,那幅画就那样安静地呈现在我眼前。这是我一辈子见过最美丽的画。
    关于这个男孩和漫漫的故事我一点都不知道,我唯一清楚的是男孩在为女孩作画的时候,一定是看到了美好的未来,而女孩也会露出动人的微笑。墙上的誓言也许还在努力的实现,也许已经烟消云散了。
    那年我去黄山,走在无比险峻的鲫鱼背上,它就是一米宽窄的山路,两边用两道铁链做防护,脚下则是无底的深渊,我快步走过这要命的绝路,没敢做过多停留。可那铁链上密密麻麻地拴着无数把同心锁,红色的身体,或大或小,有多少恋人在这万劫不复的深渊上小心翼翼地拴上属于自己的那把锁呢?
    那些同心锁就是我墙壁上的这幅画,留下的是纯真年代的纯真爱情,我想住在这间屋子的每一个房客,都将是它的守护者。这当然是我今天要说的话题,不要怪过于矫情,要怪就怪有人创造了情人节,让一部分人先甜蜜起来,而另一部分人怀着甜蜜的憧憬。
    昨天又看了一遍《天若有情》,也不知道看了多少遍了,每当看到刘德华带着一身婚纱的吴倩莲在夜晚中疾驰时就有一种感动,刘德华那呼啦啦的鼻血就像一根根芒刺,扎的的人生疼。这说明我还没麻木掉,只是无论我怎么抠鼻孔,流下来的都只是鼻涕。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