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闸蟹
大闸蟹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36,870
  • 关注人气: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十月的黄昏

(2008-10-03 17:34:16)
标签:

杂谈

分类: 各种生活
    我在漫漫的十一假期里彻底将自己从这个世界宅了出来。
    这种姿态就是所谓的“宅男”吧。我偶尔很享受做宅男的日子,每个月都期待有那么几天好好宅一下,哪怕躺在床上欣赏墙壁上躁动的蟑螂。我的思想总是飘忽的,自己永远抓不住。我也许会想像,在我这个封闭空间里的蟑螂世界,是否都互相认识,它们见面打个招呼“嗨,这两天有点干燥诶”,或者雄性蟑螂正在那块洁白的墙壁上翘首以盼,等待心仪母蟑螂的出现,也许会发生一场抢夺配偶的暴力事件。我知道我的床底下有无数的蟑螂躲在那里,它们不吭声,但我知道。尽管如此,我依然将各种不用的固体物体硬塞进床底,强行占用了它们逼仄的生存空间。我想我就是它们那个世界里的妖怪。
    我要吃饭,还要值两天班,因此我做宅男的日子是不纯粹的。但我出来以后才发现,竟已至十月。刚到北京的时候,就有人跟我说,十月是北京最好的季节。去年我度过了第一个北京的十月,眼前第二个十月正提着裤子向我跑来,我只得无奈地收留它,送它一捆麻绳。
    十一还是有一点好处的,起码我习惯性搭乘的355路公交车并不拥挤,而在平时,它连接受我的一个脚掌都极其不情愿,我总是小心又霸道地安放我的两只脚掌。
    我记得那天公交车移动电视正在播放一个看起来很庄严的仪式。我看见喧嚣的广场变得规整,我看见水泥地上的红地毯妖艳如血,我看见人民英雄纪念碑正无声的注视着一群不速之客。那个样子让我想到香港黑社会电影,几个身着黑色西装的人正在拜祭,中间戴眼睛的那个自然是老大。但通常演的这个地步,总会有人来砸场子的。我没看见砸场子的人,只恍惚中瞥见广场下的尸骨,他们瞪大了黑洞洞的眼睛,沉默无言。
    老大拜了又拜,那样子真是妩媚动人,似乎日本人也是这样义无反顾地参拜他们的神社的,并不在乎被拜祭的魂魄是否领情,所谓的仪式不就是礼仪上的形式吗?
    我曾认真辨认纪念碑上无声的人像,但即便能看见下颚上的痦子,我也不知道他们是谁。他们都长着一副面孔,似乎血管都是热的,但没人知道他们的名字,如果有,那就是“人民英雄”。
    对,人民英雄!
    那时候的广场上没有鸽子,都是鼎沸的人群,一个个躁动的跳跃的灵魂铺满广场的每一个角落。他们唱歌,他们呐喊,他们在广场上打了几十天的扑克牌,他们有时候口干舌燥头晕目眩感觉自己就快死了。他们中也许有不少对情侣,左手挽着右手,在人群中穿梭,目光坚定,爱情坚定,信仰坚定。后来他或者她死了,被染成了红色,他或她抱着她或他的尸体哭泣,那一只双手已无法紧攥另一双手了,苍天发出沉重的哀叹。或者他们两个都死掉了,死的时候还没来得及再互相瞧上一眼,他们的眼神也许是惊恐的,也许是幸福的。这时候如果有鸽子飞翔,那一定不是白色的。
    很多很多年以后,无数人从他们死去的地方走过。有人会驻足弯腰系鞋带,有人会高呼着“茄子”,有人刚刚失业失恋丧魂落魄。
    有的是一家三口千里迢迢来到这里,孩子右手被父亲紧攥,左手拉着母亲温暖的右手。在黄昏温柔的抚摸下,三个人高低错落的身影投射在每一块地砖上,每一道经久的缝隙里。“看,天安门”,孩子也许会这样兴奋地喊出来,然后再手舞足蹈地唱起来,“我爱北京天安门,天安门上太阳升……”
    十月的黄昏,残阳如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