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浪子李飞
浪子李飞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245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襄阳城内的最后一条狗

(2007-08-14 13:34:46)
标签:

人文/历史

  我是襄阳城内的一条狗。
  如果我生在一个普通人家里的话,那么我这一辈子也没人认得。
  偏偏我生在郭家里。
  他们叫我旺财。其实这个名字我一点也不喜欢。我不明白那个年代,人给狗取的名字都喜欢叫旺财。连鼎鼎有名的郭靖大人也不能免俗。
  郭家里只有一个人最喜欢我,那就是黄蓉夫人。
  郭靖一点也不喜欢我,他只关心他的国事家事。
  每次回到家里,饭都来不及吃,就匆匆办公事去了。
  他很忙,因为蒙古部队要进攻了。听说蒙古的铁骑十分骠悍,一个元兵能打三个宋兵,而且他们吃的是羊肉牛肉(幸好不吃狗肉),所以身子长得壮壮的,耐打得很呢。而南朝人只喜欢吃五谷杂粮,肉类吃得少。因而身子骨反而不如蒙古人。
还有蒙古人好象天生就是骑士,骑着骏马,征讨天下,很是了得。听说他们那里的狗不是用来养玩的,是用来狩猎用的。
他们的狗象他们的人一样强壮。
不过我真的有点怕它们,当然我不想与它们为敌!人类的事是他们自己的事,为什么要我们狗类来承担呢?
郭靖大人虽然不理我,但他至少不会打我,所以我对他并不恶感。我不喜欢的是他的大女儿郭芙。她是那个年代的野蛮女子,她看我不顺眼,理由是黄蓉夫人太“溺爱”我了,以致于她竟当着黄夫人的面,说她太偏心了。黄夫人总是一笑了之。
而郭芙却怀恨在心,夜色来临之际,竟带着武修文武修武两兄弟把我骗到院子外里,狠狠地用鞭子抽打我的身子。
    我大声地叫着,疼着喊天叫地,她幸灾乐祸地笑:“你叫得越大声,我就打得越痛,反正我妈今天回娘家去了。她也救不了你!”
    那一夜,是我一辈子也忘不了,也许有一天我会狠狠地咬她,一咬换一鞭。
    郭破虏这孩子我喜欢。他好象继承了他父亲身上的所有优点——笨拙,老实,听话。他从来也不会打我骂我,而且总把好吃的留给我吃。每次他经过我身旁的时
候,我总会靠上前去和他套近乎。其实我也是有目的的,因为在这样的家庭里生存,没有个靠山,我这条无依无靠的狗,怎么活得下去?
    让我失望的是,这个孩子老实巴交,自身都难保,哪能帮得了我啊。每次郭芙和他两个走狗来打我的时候,他总是等到她们把我打个半死时,才出来劝话:“姐姐,它不过是条狗,你就饶了它吧?”
    郭芙瞪着大眼:“你信不信我连你一起打呢?”
    郭破虏早吓得躲进了他的“闺房”,再也不敢出来半步。
    
    襄阳城外纷纷扰扰的下起了大雪,我趴在院子外里,带着丝丝寒意望着白茫茫的天空,很是伤感。我不知道外面的世界精不精彩,我从小到大还没有踏出郭家半
步,我的爹妈是什么样,我都不知道。听他们说,我是黄夫人从一堆垃圾里捡来的。可以说,没有黄夫人,也就没有我。我的身子在寒风中越显得发痛,你们别笑了,都是郭芙那野丫头干得好事,昨晚她又牛脾气大发,狠狠地教训我了一顿,原因是黄夫人生日送给她的漂亮簪子弄丢了。她意怀疑是我把它弄丢的,你说可笑不可笑,我没事拿她的簪子做什么?而且她长得丑丑的,我一点也不喜欢她。我不明白的是,黄夫人那么温柔体贴的一个人,怎么生出个这么野蛮凶悍的女孩,要是那个男人娶了她,一定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不过武家两兄弟对她倒是殷勤的紧。这两个小子我早就看他们不顺眼了。从小到大寄养在郭家里,却一点也不知耻。在郭芙面前象两条摇头晃尾的哈巴狗,却对
着郭府下人骂骂咧咧的,一副十足的奴才样。
    我虽然只是一条狗,但至少我也有我的尊严。
    我绝对不会屈服于郭芙的皮鞭之下的。
    我有我的一身傲骨。
    雪越下越大了,我又抬头看了一眼老天,不禁骂道:“老天啊!你为什么这么不公平?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不过我也时常想起一个人,对了,就是杨过。这孩子很合我的口味。也天生一副傲骨,小时候郭芙来欺负我,他总是冲出来替我说话:“你有种就打我啊!”
    郭芙咬着玉齿,竟对他没有丝毫办法。
    一甩手扔下皮鞭,远远的跑开了。
    其实我明白,郭芙对杨过是有感觉的。只是杨过并不喜欢她,所以,郭芙总想整死他,也许是应了那句老话:得不到的东西不如毁了它!
    不过杨过在郭家一点也不讨人喜欢。
    他的心里好象有股抵触的情绪在蔓延。他对郭靖大人表面是和和气气的,心里却很不服气。至于黄夫人,他虽然口口声声:“郭伯母”,暗地里不知诅咒了她几
回?
    忽然有一天,我在床底下听到了一个惊天秘密:原来杨过的父亲是让郭大人和黄夫人给害死了!!!
    
    听到这个事情的时候,我很是震惊:原来所谓的郭大侠,表面上忠厚老实,原来也是一肚子的坏水,还有看似温柔可人的黄夫人,也隐藏着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
啊!一切都是假的,世上只有我最傻,什么事都被骗了,还有可怜的杨过。自幼
就失去了父爱,还只能投靠在仇人的家里,寄人篱下,仇人在眼前,却把他们当成恩人看待。我不知道郭大人和黄夫人收留他是什么目的,出于愧疚也好,出于可怜也好,一切一切都无法弥补一个没有父爱孩子破碎的心灵。
    我有时候我觉得我比杨过幸福一点,至少我不用背上替父报仇的包袱,而自己的杀父仇人在面前,却无能为力的感觉,是世上最痛苦的事。
    我不想让杨过知道这件事。一个小孩子,自小就生活在父亲死于他人之手,大仇难报的阴影下,那么这个孩子的将来就是一场悲剧。
    虽然我明白这件事迟早会让杨过知道。
    但至少我会保守这个秘密(废话那么多,只因为我不会说话,灌水啦)!
    详听下去,才知道杨康虽非郭黄二人亲手杀死,但“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想必他们也脱不了干系。
    杨过在郭家呆不长,这点我是清楚的。
    第二天,杨过被郭靖送去全真教学武功去了。其实也不过是籍口,不过想卸了他这个包袱罢了。黄夫人说杨过身上有一股戾气,可我一点也感觉不出啊!
    难道黄夫人的鼻子比我的还灵啊??
    可怜的杨过啊,你就这样离我而去了。
    你可是我在郭家惟一的朋友啊!
    我祝你幸福!我知道你有一天会带一个美若天仙的白衣女子,踏着五色云彩,来到我的面前的!(只是我的预感!)
    杨过离开郭家的那一天,天空下起一场百年一遇的大雨。
    难道老天也在为这个苦命的孩子在哭泣?
    那一晚,我经过郭芙的闺房的时候,听见有人在暗暗啜泣,断断续续,很是悲凉。
    
    武家两兄弟躲在家里,欢呼着,雀叫着,做着各种各样的庆祝动作。
  没了杨过,他们就少了一个竞争对手。
    只有那个傻傻的郭破虏,还站在那儿对着我傻傻地发笑。。。。。。
    
    自从杨过离开郭家后,我没少挨郭芙,她把当成她的出气筒。
    听说黄夫人要传授一套叫“打狗棒”的武功。可是这几个笨家伙却怎么也学不会?我想要是杨过在的话,他早就学会了,他可聪明多了。
    不过最倒霉的是,他们武功没学成,我倒成了他们的实验品。郭芙笑嘻嘻地说:“打狗棒,顾名思义,就是要打你这条狗才能神功大成!”
    结果他们每次本领没学到家,我倒是遍体伤痕了。
    人啊,你们其实是愚蠢的动物。
    只是你们比我们多披着一身衣服。多长了张嘴巴。
    我觉得人和狗最大的区别是:人是人他妈生的,狗是狗他妈生的。
    怪不得有人常常感叹:“你禽兽都不如啊”,或骂某人是“衣冠禽兽”。
    应该就是这个意思。
    洪七公,一个糟老头。
    听说他的武功很高。但他有一个坏毛病:暴饮暴食。
    他生平一大喜好:就是爱吃狗肉!
    老金的“神雕”说他失踪了,再也没回来过。
    其实他回过襄阳城一次。
    他看到我的第一眼,就拍着我的头:“好可爱的一条狗啊!”
    看到他那只脏兮兮的手,我差点狠狠的咬他一口。
    其实他早在打我主意了,只是黄夫人在眼前,他也不敢拿我怎么办。
    到了晚上,那老头把一个骨头放在院子门口,我迫及不待地跑了上去。
    忽然那老头从旁侧跟了上来:“哈哈,狗儿你中计了!今晚可以美食一餐了!”
    说音刚落,他就飞身扑了上来。
    还好我眼疾脚快,纵身一跃,跑开了。
    那老头边跑边叫:“死狗头!你别跑啊!”
    我越跑越远,身子的汗水流啊流,管不了那么多。
    反正我不能让他给吃了。
    跑了一个晚上,我跑累了,躺在地上,“呼呼”地睡去了。
    第二天,黄夫人亲自把我带回了家。
    我还惊魂未定,不过幸好那老头已经离开了。
    
    黄夫人是个聪明的女子,她棋琴书画样样精通,就连当代“围棋圣手”马常春,也经常败在她的手下,以致马常春抚掌大叫:“黄毛丫头,连我老头子也不是你的对手,你叫我怎么活啊!”
    竟留下打赌输掉的“笑谈曲”,灰溜溜的走了。
    黄夫人调皮地“嘻嘻”一笑:“今夜又可抚琴对月了!”
    这本正宗的“笑谈曲”可是她早就对垂诞三尺了。只是马常春把它当做至宝,死活不肯送于她。
    不过黄夫人抓住他下棋争强好胜的弱点,与他下了赌约:连败三局者须送出那本绝世的“笑谈曲”。
    马常春对下棋已是痴狂,怎么能错过这等机会?
    何况黄夫人的棋力在当今天下已是数一数二了。
    竟忍痛割爱同意了。
    一个黄毛丫头难道棋力会比我强?
    出乎自己的意料,他竟然连败三局。
    我在他身边,也不由发笑:这老头今晚准发疯!!
    我喜欢听黄夫人弹的曲子,虽然我听不懂她在弹唱什么,但的确很好听,有一次听着听着,我居然入了眠(呵呵,你把它当成催眠曲了?)
    黄夫人也有暗自感伤的时候!
    有一回,我看到黄夫人坐着梳妆台前,神色黯然地看着镜中的自己。
    忽然发觉皱纹已经偷偷爬上了脸颊,不由泪珠从眼圈中轻轻滑落。
    她叹道:“我嫁入郭家已经整整十五年了!!”
    唉!!!刹那芳年。
    想想当年一个清纯调皮的小女孩,如今已是一个步入中年的妇人了!
    我不由感伤起来:为什么美丽的人儿总那么容易老啊???
    
    郭大人好静,黄夫人好动;郭大人内向,黄夫人外内;郭大人沉默,黄夫人多语;两个性格如此极端的人,竟能够走到一块,真是让人匪夷所思。难道这就是所
谓的缘份。
    郭大人是个没有生活情趣的人,虽然他真的很忙,但一个以事业为重的男人,就是一个责任的男人吗?你看看,你疏于管教的女儿,你看看,那个经常独守空房
你妻子,你于心何忍啊。
    记得有一个夜晚,当你和黄夫人刚进入梦乡的时候,外面响起了警报声:蒙古兵深夜攻城了。你衣服都来不及穿,也不安慰黄夫人一下,就飞快跑去指挥战事了,你也不想想黄夫人的感受?只留下空荡荡的房子,还有寂寞如斯的黄夫人。
    那一晚,黄夫人哭得很伤心。
    郭靖把襄阳城看得比生命还重要。自己做为他的妻子,应该能够体谅他的心情。我想黄夫人总是这样向自己解释的。
    郭大人不爱交际,所以他的同龄的朋友很少。他认识的多是一些比他年纪大的“江湖老前辈”,和他们在一起,也不过是为了一个目的:保卫襄阳城!
    我就是不明白,蒙古铁骑早席卷了整个中华大地,守住了襄阳城又有何用?
    难道侠胆义胆,就是要让一个侠客做无谓的牺牲吗?
    想想那个太守吕文焕,他还过得醉仙欲死的生活。
    他过一天算一天,才懒得理呢。
    要不是郭靖在一天,襄阳城不知被攻破了多久。
    那个吕太守,一定在思量降了蒙古军,如何向新的主子献媚呢!
    
    郭大人最崇拜的英雄是岳飞岳大将军。
    大厅高悬着的匾牌有四个行书金字闪闪发光,上面是“精忠报国”四个大字。
    我不明白这四个字的含义。
    郭大人最常研读的是一本叫“武穆遗书”的书。
    听说是岳将军留传于世的兵法圣书。
    后世好象相传得到倚天剑,屠龙刀,就能得到这本武林中人垂涎三尺的“武穆遗书”。
    
    虽然我一个大字不识,但我也知道他的价值所在。
    但凭着这本书,就能打退鞑子,恢复大宋河山,好象是痴人在说梦话吧。
    
    一年一度的烟花节又到了,最开心当然是小孩子了。
    郭芙和小武兄弟也象普通家里的孩童们一样燃放着烟花。
    刹时,烟花把天空渲染着光彩夺目,灿烂无比。
    我看着天上的烟花,“汪汪”地叫了起来。
    这么好看的烟花,真让我大开眼界啊!
    忽然不知谁把一个鞭炮投放在我的面前。
    我来不及躲闪,只听“啪”地一声,鞭炮在后腿部炸开了!
    顿时,我血流如注,“汪汪”痛声大叫。
    却听武修文那小子拍手大叫:“芙妹妹,你看啊!”
    郭芙“哈哈”大笑:“你跟着你瞎叫什么?我没让你叫,你叫什么叫?炸死你也是活该!”
    武修武也跟着笑道:“以后如果胆敢芙妹过不去,还有你好受的!”
    我受不了痛,趴在地上,“呜呜”地哭了起来。
    可谁又能帮得了我啊??
    郭芙,有一天我会咬你的,你给我记好了。
    后来,黄夫人虽然训斥了郭芙一番。但她却争辩说是不小心炸伤我的。
    旁边的二武小子也替她说话。
    黄夫人也就不再骂她了。
    而我这只孤苦无依的狗啊,至此以后,就成了一只瘸狗。
    走路总是一拐一拐了。
    
    日子总是不经意间,悄悄逝去了。
    我还是那条狗,一条无足轻重的狗。
    偶尔会狂吠几声,发发心中的恶气,然后躺在院子外边。
    听鸟歌唱,看桃花盛开。
    对了,黄夫人最喜欢桃花了。
    所以院子外面种了十多棵桃树。
    听说她的老家是一个叫“桃花岛”的地方。
    桃花伴着风轻飘飘地落在地上,很是好看。
    我想世上的良尘美景也不过如此。
    
    终于有一天,杨过回来了。
    不过风尘仆仆回来的他,已经是帅小伙子了。
    可喜的是他带回了一个白衣女子(我早猜到了),而且那女子是他的姑姑(他自己说的)。
    在城门上,杨过救了郭大人一命。
    郭大人很是欣赏:杨过不但长得俊了,而且学成了一身本领。
    嘿嘿,我以后不用怕那可恶的郭芙了。
    杨过带来的那个女子叫小龙女,象是不识人间烟火的仙女。
    但郭大人和黄夫人反对两人在一起。
    原来是小龙女是杨过的长辈,不能违反人伦常理。
    真是气人,为什么人啊,总定下那么多臭规矩??
    
    杨过对郭大人的眼神好象有些不一样。
    可能他终于知道事情的真相了。
    直到他和小龙女失踪了一段日子,去独自一人回来了。
    那天晚上,快要入眠,我听到轻微的脚步声。
    我睁眼一看,不是杨过是谁?
    他神色慌张地闪进郭大人的房间。
    我也悄悄地跟了进去。
    此时的郭大人早已沉睡多时了。
    杨过轻轻从衣内摸出刺刀,却要向郭大人身上扎去。
    我差点叫出声来。
    但他好象又犹豫了,不知呆在那里想些什么,徘徘徊徊,不动手也不是,忍不下心来。
    哎!!
    忽然郭大人醒转过来,并不知他有刺杀自己之意。
    却跟他讲起了“侠之大者”,杨过竟似被他说动了。
    那次刺杀就这样泡了汤。
    
    不久,黄夫人的三女儿诞生,取名为郭襄。
    这个孩子很是好玩,我常常逗着她玩。
    不过这孩子不知什么原因竟然失踪了。
    而且黄夫人也不见了。
    郭芙竟以为是杨过害死了她的母亲和妹妹,就和他吵了起来。
    当时我也在场。
    最后,郭芙竟说小龙女和全真教的道士眉来眼去,勾勾搭搭。
    杨过忍无可忍(其实他已经忍这野丫头很久了),就狠狠一巴掌把她打倒在地。
    郭芙愤恨他的一掌之仇,竟挥剑向他刺来。
    我见势不妙,飞奔上前就去想狠狠咬她一口。
    忽然剑锋一转,刺向我而来。
    “嘣”地一声,却见血光一溅,一条断臂飞上了天。
    杨过抚住血流不止的伤口,昏倒在地。
    杨过竟为我挡了她一剑,救了我一条狗命。
    
    杨过啊,你这又何必呢?
    我不过是条狗,你竟然舍了一臂救了我。
    你叫我如何报答你啊??
    后来这事,竟不了了之。
    杨过成了一个独臂大侠,而我只却慢慢变成了一条老狗。
    
    后来郭襄年纪渐大,却成了一个喜欢飘泊四方的女子,一点也不恋家。
    她对我也很好,每次离家的时候,总是拍着我的头说:
    “我会带好吃的回来给你的!”
    虽然她的诺言没有实现一次,但有这份心我也就知足了。
    郭家除了她,谁还会可怜我这只老狗啊。
    
    襄阳城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了。
    蒙古军来了一个忽必烈的王子,打仗指挥很了得。
    城上的宋兵也挡不住不要命的蒙古军的进攻。
    虽然他们一次又一次地打退了蒙古兵的攻势。
    但油也枯,灯也尽的时候啊。
    
    永远也记得那个晚上。
    郭大人神色惊慌,召来了郭家上下。
    以前的郭大人从来没有过如此的慌张,难道真的大限已到?
    酒菜一碟碟的端了上来,但每个人都不敢先动筷子。
    每个人都低着头,不敢说一句话。
    最后还是傻傻的郭破虏先发话:“总比当一个饿死鬼强啊!”
    率先动了筷。
    郭靖露出难得的一个微笑:“大家为什么不吃呢?”
    说完,风卷残云起来。
    饭后,他的一句话我印象还很深:“我郭靖不是什么愚忠臣子,但也不能当亡国奴啊!”
    
    那个晚上很漫长,我一夜也没睡去。
    “靖哥哥,明天你穿上我的软甲,至少少受点伤啊”
    “蓉儿,你别管我了,你自己要多多保重!”
    “靖哥哥,无论你怎么样,我都会陪着你!”
    “我郭靖今生对不住的人就是你一个,我来生也补偿你啊!”
    “傻哥哥,你对我很好啊,难道我还不知足吗?”
    。。。。。。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我终于明白这句话的含义。
    我也不枉活一生了。
    
    第二天,我睁开眼的时候,郭家早已血淋淋一片,蒙古兵已攻上城楼,包围了郭府,正要大开杀戒呢。
    郭大人和黄夫人,我一个也没看到。
    郭芙也不知身在何方?
    忽然一个王子模样的人指着我叫道:“捉住那条狗,我封他做千夫长!”
    蒙古兵个个奋勇,如蚂蚁般,向我奔了上来。
    我拐着腿,跑啊跑。
    我不能落入他们的手中。
    当他们围上来的时候,我已经跃上了城头。
    那些蒙古兵发出阵阵的狞笑声。
    他们在嘲笑我吗?
    不行,我死也要死出个狗样。
    只见我纵身一跃,身子轻飘飘地浮在空中。
    耳旁又响起黄夫人的那句话:
    “靖哥哥,无论你怎么样,我都会陪着你!!”
    。。。。。。。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