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浪子李飞
浪子李飞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222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红马之死

(2007-08-14 13:20:50)
标签:

文学/原创

分类: 儿童武侠
我的名字叫小飞,今年十四岁了。我在江湖上也算是小有名气了。
    十岁时,打败了天山派大弟子张三虎,江湖上为之一震。那天山派大为恼怒,派遣高手二十前来前来追杀我。我一人独战二十高手,不敌,身中十余刀,忽然,
我的小红马奔入阵中,我身形一纵,骑马飞奔。对方运劲狂追,幸好我的宝马天生异种,岂是他们能追得上的呢?
    于是我一命得保,不过仍心有余悸。
    这匹小红马是父亲在我八岁生日那年,送予我的礼物。他是往西域购物进时,偶尔从一马商那儿购得,据说这就是有名汗血宝马。父亲大为欣喜,花了三百
银子购得此马。不过经行家指点,方知此马并非汗血汗马,只是平凡的马儿。父亲虽气怒难当,却也无济于事。我生日那天,父亲就把此马送给了我。
    我很是高兴,拍着马儿的屁股。那马儿全身通红,样子楚楚可怜的,它炯炯的双眼紧紧瞪着我,对我很不客气。
    我不知从马上摔下来多少回,才驯服了此马。
    此马好象天生一股傲气,它看不顺眼的人,还会用小蹄子去踢他。
    不过这马儿我喜欢,它带给我奔驰四方的快感和无尽的欢乐。
    父母亲虽然很是疼我,爱我,但他们除了给了我一点零花钱外,就再也没时间陪我玩了,他们都是江湖有名的侠客,他们有忙不完的事,应付不完的应酬。不过,让我感到不解的是,他们虽然号称“侠客”,但我并没有亲身见过他们做过一件行侠仗义的事儿。我只知道他们结交的是一群所谓“大侠豪杰”,他们商讨的大事无非是明年的武林盟主会是何人夺得,“天下第一高手”会是何人,还有就是江湖上人人垂涎三尺的“洞窟宝藏”。他们通宵达旦的饮酒作乐,在外人看来,道是有豪气的江湖男儿,他们偶尔捐点钱去赈灾,就会赢得“江南大侠的”美名,这就是我所知道的江湖和生我养我的父亲,母亲。
    
    所以,他们成天很忙,忙得抽不出时间来陪我玩。
    他们哪有时间陪我玩呀?我在家呆久了,觉得很闷,决定一个人跑出来。
    
    于是我有麻药迷翻了仆人阿三,悄悄地从马房中牵出小红马,得意地纵马而去。
    我自由了,我快乐了,我骑着小红马四处游玩,我再也不用看父母的眼色了,再也不用回家了。
    
    不过一件倒霉的事,就这样不经意地发生了。
    事情是这样的:我信马由缰,骑着小红马慢悠悠地走着,蹄声答答作响,好不快活。忽然,我那最爱的小红马的头摇晃不止,我大骇,忙跳下马来,我的小红马
啊,却从嘴角边上吐了一些白沫来了。我的小红马呀,你到底怎么啦?
    可是我的小红马它不会说话啊?怎么办?怎么办?
    它不知害了什么病?都是我不好,我不好。我不该调皮,不该带它从家里跑出来,不该让它不远千里的奔跑,不该让它如此劳累。
    千不该,万不该,都是我的错,我的错。
    会不会它昨晚受了风寒?会不会最近的食物不合它的口味?
    会不会是那狠心的店小二投毒害它?
    我焦急地看着我的小红马,我看见小红马的双眼有了闪烁的泪光。它一定很痛苦,很痛苦。
    天啊,我的小红马啊,你可别死啊。
    不行,不行,我要把你送到最好的医生那儿给你治病。
    
    我四处打听,知道附近有一个叫胡铁牛的医生。医术很是了得,江湖不少高手,受了重伤或得了什么病,都是他治好的。
    他既然是医人,医马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我这样呆呆地想着。
    于是我牵着有气无力小红马,决定去找他看病。
    我来到他的医馆,把马儿寄放在马房中。
    胡铁牛象是个老中医的样儿,他问我:“小兄弟,你哪儿不适啊?”
    我急道:“不是我有病,是我的马儿有病!”
    胡铁牛一怔,道:“马儿有病找我做什么,马儿有病应该去找兽医!”
    我不解道:“找兽医?你不是神医,既然人能治得好,马应该没问题啊?”
    胡铁牛哈哈大笑:“小兄弟,我真的不会给你马儿治病,你应该去找小镇的钱不多去看病,他才是真正的兽医!”
    我只好去找兽医,对呀,我应该去找兽医。
    
    我又来到钱不多的医馆。我把马儿寄放在门口,径直往门内冲。
    一个八字胡须的老头儿问道:“小兄弟,有什么庞物有疾啊?”
    我流着汗,说:“兽医啊,兽医啊,你快快救救我的小红马啊?”
    那老儿生气,怒道:“叫我兽医,你小子活得不耐烦了?”
    我连忙改口道:“不对,不对,是神医,神医!你快快救我的小红马啊?”
    那老儿眼神有些不对,说:“要看病可以,先留些定金啊?”
    我大惊道:“看病还要什么定金?”
    那老儿“嘿嘿”一笑,道:“这是规矩,你连这也不懂啊,毛头小子?”
    我搔搔自己的头,道:“我本来就是毛头小子嘛!神医,你要多少定金啊?”
    
    那老儿咳了几下,道:“要五十两银子定金!”
    我大骇,后退了几步,道:“要五十两?”
    那老儿正色道:“对!五十两!一分一文都不可少,或则免谈!”
    哎,其实我才不在乎那点小钱呢?可是我从家里带来的盘缠快用光了,哪来那么多钱啊?我只剩下四十两银子啦!
    我恳求道:“我的神医啊!行行好呀!救马一命胜造七级什么来着?我这儿只有四十两银子,你就先救它一命,余下的医好后一并付给你!”
    那老儿怒道:“没钱看什么病?你少来这一套!没钱就给我滚!给我滚!”
    要不是我的马有疾,要求于他,我或许会揍它几拳。不过还好压制了火气,我回嘴道:“我是大侠江天北的儿子,你还怕要不到钱吗?”
    那老儿挖苦道:“小子,我才不管你是何人的儿子?就是皇帝老儿的儿子来,就是没钱,我也照样轰他出去!”
    我没辙了,愤愤地瞪了他一眼,就走出了他的医馆。
    
    我在街头上四处打听,听说不远处还有个兽医,名叫解散仙。
    我只好去找他了,为了我的小红马,只好再赌一次了。
    我的小红马脸色变得铁青,白沫吐了一地,看来它的病加重了。
    不行,不行,我一定要医好你,治好你。
    
    来到了解散仙的医馆,我却看到这样一个场景:他的医馆已经排满了人,大人小孩都有。他们手中抱着是小狗,小猫,小猪!原来他们是为了他们宠物而来的。
    我排在最后,不知轮到我要到什么时候啊?
    我心急如焚,真的急了,我冲到门口大喊:“神医啊,神医啊!你能不能先给我看看我的小红马啊,它快不行了!”
    那些抱着宠物的大人,小孩狠狠地怒视着我。
    门内传来解散仙的声音:“小子,你懂不懂规矩啊?所谓先来后到,你是后来者,就应该等大家都看完病,才能轮到你啊?”
    我大急道:“神医啊!神医啊!我的马儿快不行了,你就破例一次吧?”
    “小子,你想让我破例?就是我要破例,门口这些人也不肯啊?”
    我用乞求的眼光望着这些人们,却听到了议纷纷纷:
    “这小子什么规矩都不懂,你的马儿快死了,那我的小狗也快死啊,我比你还急啊!”
    “这小子火气那么大,你后来就要有后来的样儿,还想争到老子前头去?”
    “小子你想也别想,我的小宝宝危在旦夕,凭什么给你让位?”
    “小子心急吃不到热豆腐,好好反省一下自己吧?”
    我欲哭无泪,抱头痛哭起来,我好恨啊,好恨啊!!!
    忽然我的小红马“啪”的一声,摔倒在地上。
    我扑上前去,大声叫喊着:“我的小红马呀,请你别死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