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守护月亮之树
守护月亮之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03,840
  • 关注人气:1,4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六月诗歌

(2017-06-30 08:58:03)
分类: 旧诗钞

晚灯

 

你的影子很长,晚灯是最好的投手

晚灯掷影于我,也掷异乡人

有时候,晚灯会憔悴,哭泣

交流的涕泗,洒满我们一身

 

那些被晚灯垂怜的不幸者

在迷途,最终将丢掉安宁的魂

 

 

 

 

在今天

 

节日是一种道具,节日里的孩子也是

他演戏,在道具的中间

我们被戏中的幸福催生了眼泪

年年如此,岁岁有今朝

依旧是先烈的血,依旧是幸福的花朵

依旧是笑容可掬用血做项圈的人

除了父母、爱人、萍水相逢的微笑者

我找不到多少值得感恩的人

摧毁了自由和公正的,不是创世的圣灵

而是长年蛰伏于地底的恶魔

我们渐渐都变成了他的子民

我们的孩子也会这样,所以我的悲伤无尽

我们渐渐懂得的隐秘之道

终将种植于他们的心中

 

 

 

 

今天之后

 

二十几岁的青年,不知道今天发生的事
他们不快乐,他们并不关心不快乐的原因
他们在懵懂无知间,走到了结婚生子的年龄


时光一直在往回流。我一次次俯下身
舔舐自己的不幸。在妖娆的人间
我们安静地活着。活着,再也发不出
一丁点声音


一切都在灰尘里了。他们轻易毁掉
天使对于苍生的悲悯。如果可以轮回
你已无法落地。冰原上洒满了尖利的破碎的日影

 

 

 

 

深夏清凉

 

他不认识那些卖酒的人

他也不喜欢兜售苦难

昨夜风凉,一些零零碎碎的梦

在幽暗处发光

温吞的和爽利的声音,都有

该来的和不该来的,蜂拥而至

那么多的碎片,在清晨

堆满了他的卧房

他不认识那些卖酒的人

一颗悲悯的种子在幽壑里收藏

“这夏天,越来越深了。”他自语着

偶尔抬起头,望一望远方

 

 

 

 

祭词

 

我的手指很痛。坟茔如同块垒

我嚼我的手指。你的笑在暗夜低回

混沌的虚空敞开着

等待清月姗姗来归

除了凭吊早逝的你

我还能凭吊另一个谁

 

归去两载,天地玄黄

碧落黄泉,两不相望

你此时倘若酒已喝饱

就睡在青草的中央

蚯蚓在无休无止地松土

那些被搅扰了的幽梦

能否复原如常

我嚼我的手指

在虚空里徜徉

你渐去渐远了

旧游同清月,恕不敢忘

呜呼哀哉,尚飨

呜呼哀哉,尚飨

 

 

 

 

寂寞里,绿色开始疯长

 

六月以后,偌大的办公室只剩下我一个人

我静对着窗里窗外的绿色,暗自出神

我怜惜那些热烈的绿色娇嗔的绿色

仿佛坐得久了,就会听见它们发出

窸窸窣窣生长的声音。我怜惜它们

我怜惜这世上每一枝欢腾的青翠

我渐老了,我怜惜自己每日鼓噪的

欢腾的内心。那么多浓翠欲滴的柔蔓

纠缠着太阳下的光波,浅笑或微颦

这多么奇幻,我捂住胸口,屏气凝神

仿佛有纯净的仙子,曼妙地降临

我还会猜想更深的寂寞里

它们被月色抚摸、包裹、渗透的样子

我仿佛听到它们发出一阵阵

时而急促时而舒缓的呻吟

“我想看着你跳舞的样子。”

黄昏将至,我准备离开

身后的绿色在寂寞里。而寂寞,越来越深

 

 

 

 

逃跑的石头

 

我们心中都藏着锐利的器物。你有时候拿出来,摩挲两下

我习惯于用锤子轻轻敲打。那细密清灵的声响,足以醒心

在生活的泥淖里摸爬滚打,我们都是秉性瓷实的人

“也让暗夜里的拥抱更瓷实些吧!”这是月光的语言

你低下头,将一身枯黄的月光反复洗刷。你洗得皮肉发白了

你洗出狰狞的伤口来了,你洗出来的血花像飞花

“你还是别洗了吧!”我掩上门扉。庭院间的小径

杂草在默默地爬。杂草开始封锁良人的家

我站在一堵森严的壁垒前,吹掉镜子里新生的白发

我们心中都藏着锐利的器物。我习惯于用锤子轻轻敲打

你有时候拿出来,摩挲两下。你像个病人一样

亲爱的,我害怕看到那块飞奔的石头里

涌动着你趵突不止的如血的泪花

 

 

 

 

数字的魔怔

 

在这个貌似温存的时代里,我们提心吊胆地活着

一点点预兆和谶语,都让人心惊肉跳

我本能地避开13,这个数字充满着宿命色彩

后来又不自觉地避开14,因为它的谐音

终究让人想起一团不可知的迷雾

我还没有学会勘破生死,还没有学会

在冰盖之下,坦然而卧纵情高歌

我的邻居是个五十岁的汉子,他在我的眼睛里

小心翼翼地活着。某一日

他的幼子拿回了89分的试卷

他一下子着了魔:在房间里来回踱步

满脸都是惊恐的神色。孩子在读64页的课文

嗅到这个数字的气息,那张嘴巴嚅嗫着

一个犯了魔怔的人,倒在地板上

口吐白沫。“你瞧,那个孩子

不好好学习,气死了他的爸爸。”

有人教育着自己的孩子,从他的尸体旁经过

而我知道,那不是真相。我也有数字的魔怔

虽然我一直幸运地,还在这个时代里活着

 

 

 

 

狗尾巴

 

天气真好。雨季里,狗尾巴软塌塌的

小时候错过了剪尾巴的好时机

它的尾巴就一直这样疯长

它总是把尾巴放在不该放的地方

它给我带来了麻烦。有人找上门来了

我笑笑,我再笑笑

这个细雨如丝的晚上,是多么清凉

 

 

 

 

安静的虫子

 

不轻易回头。它的身子笨重

怀抱着月亮,在月光里爬

它不想多言,但凡与真理相关的话题

都无须作答。它在枯黄的黄昏里

凭吊着过眼的春花。就是这样的虫子

它睥睨俗世,梦瞻着飞仙

心湖里平静得溅不起浪花

它不会提防一只公鸡的利喙

那只公鸡满足地拍拍翅膀

入埘之前的美味,留待暗夜里消化

 

 

 

 

夏日房间

 

洗完了澡,这只叫米奇的小狗跳到沙发上

它的头枕着我的腿。它安静的睡态,真甜

沐浴乳的香味,长久地弥漫在干净的毛发间

阳台上的白兰花忘情地绽放着,奶白色的

小花瓣里,装满整个夏天。静默的午后

孩子端坐在书桌前。我是有一丝困顿的

在我浅浅的睡梦里,藏着深秋的苹果园

 

 

 

 

蟪蛄的一生

 

没有泥土,没有乔木,夏天就是沉默的一季

你听不到蝉声。在黑暗的地下,黄泉奔流

它积攒着厚实的生命。躯壳里涌动趑趄的魂灵

没有比蝉更不幸的生物了。破土之刻起

它就马不停蹄地奔向自由的路径

交配,唱歌;唱歌,交配……风吹绿叶

知音的素手,轻调着六弦琴

唱歌,交配;交配,唱歌……歌者的瞳子

飞露,萤火,“一树碧无情”

没有比蝉更幸运的生物了。整个夏日里

它们都高迈、昂扬、性感、恣肆、欢腾

它们的潮涌,比你我都多

它们的身体,比你我都干净

它们的灵魂,比流云都轻盈

我艳羡着这放纵的歌者,我走在柏油路上

像个迷路者,在钢筋混凝土的森林间穿行

四周一片喑哑,毒日狠绞着我的身体

我的身体在唱歌,体内有哗哗的水声

 

 

 

 

凉月桃子

 

邻居送来的几只水灵灵的桃子

让我想起一些年前天达路上的那钩凉月

那时候我们刚从大蜀山上下来

月亮跟着我们慢慢地走

月亮走进一个造梦的园子

月亮伸出温柔的小舌,舔舐紫藤和秋千架

你说,“我想要一只水灵灵的桃子。”

桃子的季节已经过去,我们就凝望

天边那一钩凉月。第二年端阳

我在集市里看到汁液丰盈红艳艳的桃子

那一晚的新月却隐到云层里了

我早早地上床,直到第二天早晨

我还一个梦都没有生出来

 

 

 

梅雨

 

走过小桥,他想象落雨的情景

他想着雨点掉进湖水里或打在荷叶上

没有雨伞,当然成不了借伞人

他也没有遇见忘带雨伞的仓皇的女子

天气闷热,他想要看见惊雷滚动在头顶

惊风奔马一般着碧澄的湖面

放眼是一片油油的草色

他心中的草色也葳蕤生光了

雨水还没有来,远人还在远方

园子里的青梅渐渐发黄。她是梅子

她的身子是一副剔透的烂熟的模样

 

 

 

 

游湖

 

才七点半钟,湖面上就挤满了看荷花的人

满湖的荷花推推搡搡地,看着游廊里如织的行人

晨风细微,新日灼灼,水草丰美,柳丝纤纤

水波如镜,镜中有长天、飞鸟和白头人

我们走完了半爿湖。荷花看尽了你我的一生

 

 

 

 

梦里偷香

 

这一湖荷花开得热闹开得恣肆开得无遮拦

这不是我梦中的情境。我想要微雨

想要双飞的白鸟想要蟾蜍睡在莲叶上

酿造着偷香的梦。蟾蜍也会梦见偷香的我么

等到新月升空,莲湖就安静下来

闹腾了一天的湖面风平浪静

荷花们各抱着静默的心事

几根芦苇摇曳在浅水处

月影里,浮动着妖娆的幽香

 

 

 

 

水草

 

站在湖边的那些水草,活在最好的季节里

你我也是。你擦去泪水,莫要悲伤

你将自己安静地放置在高岗

旧历六月,渐入长夏了

夜晚被新月晒得发白发烫

同样晒白的还有一条妖娆的路

它宛转前行,爬向湖边最幽密的村庄

“此处水草丰美,禁止探访。”

可是啊,我的手不慎落下来,我的手

落在你最熟悉的地方。我的手

抚弄水草。不信你听,那些水草

在我的手心里,低低地吟唱

 

 

 

 

白兰

 

白兰长在花盆里,花盆残喘于破碎的边缘

我看着千疮百孔的花盆

我抚摸着身体里那株忧郁的白兰

白兰白兰,我要离开一段日子

白兰白兰,你已错过易土的最佳时间

白兰白兰,我带不走你

白兰白兰,我不忍心看你盈泪的眼

我凝视着苟延残喘的花盆

落下的珠子连接成线

我和花盆有着相似的外壳

我们的心中都种着一株忧郁的白兰

白兰白兰,我送不走你

白兰白兰,南风里有一个破碎的夏天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白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白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