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守护月亮之树
守护月亮之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01,863
  • 关注人气:1,46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五月诗选

(2017-06-01 12:43:37)
分类: 旧诗钞

五月诗选

 

 

花痴

 

阳台上卧着睡熟的人睡熟的狗和睡熟的阳光

唯有那些花朵扑剌剌地欢娱着,放肆地跳动

这是放假的第二天,一个空洞的午后

远方的流水声,并着温吞寂寞的往事

一股脑儿闯入他的房间里来

他遇到了花朵,这是第几次了,他记不清

那些盛开在春天里的光景再一次催生出诱惑

“出门俱是看花人。”今岁的花不同于往日

他喃喃自语地诉说着些什么

春阳在甜梦里枯萎了,一片云飘来

整个下午香甜滑润,微秀着湿漉漉的身

 

 

 

 

活动变人形

 

风一吹,他就开始变形了

他就像她遇见的每一个人

变形的样子也像

他先是一张纸,后来变成树叶

最后定型为天空中逍遥的风筝

她拽着手里的细线

她的手心有粒粒的汗溢出

天很蓝,那些回顾中妖娆的旧事

也蓝莹莹地亮睛夺目

她将一块石子丢进蓝色的湖

湖面的微澜让她觉得

自己是一个回家的人

 

 

 

 

“空无一人,鲜花满怀” 

 

俗世是一只瓶子,肚子很大,口却很小

我们是安居于瓶底的造梦者

只有我们心里明白——最深处的瓶底

空间也最开阔。下了一夜雨

清晨有些滑腻,一屉蛋糕正待出笼

一朵春花正被采梦的惊风摘落

幸好是在梦里,那阵惊风摘下它

又将它放置在空荡的草地上,它才不会

“陷于沟渠”,被污淖辱没了颜色

 

 

         一个安静的写作者人间草木的话语,谨慎摘来,充作标题

 

 

 

初夏

 

你说是初夏就是初夏吧

我还留在春天的园子里

满城的杨花让人怀念旧历的雪

怀念是一种无聊无赖的病

树阴越走越深,掉在地上的影子

和布谷鸟的叫声一样聒噪不安

草色青碧,短梦被一场急雨

洗刷得油亮。你的妩媚浓翠欲滴

我遥望着远山和一抹眉黛

 

 

 

 

初夏的第二首歌

 

你跑步时,我也会想起两只欢跳的兔子

我是轻浮人。轻浮使我烂漫有余天真不足

轻浮使浅处的诗歌贴着湖面,被风逐着飞

那么多的轻浮在初夏的丽阳里跳荡不定

随意而薄情地诠释着我仓皇的半生

“我要的东西很多很广很沉。”

“这里有一个宇宙,等着你来切分。”

 

 

 

 

说故事的人

 

繁阴如筛子,铺天盖地的日光被筛得星星点点

我想起你赤脚穿过山路,走到伞盖一样的古松下

你肩上的水罐让我想起一幅油画。你靠着古松

想着作画人。我们在彼此的故事里

我们信手涂鸦。我甚至想过把日光涂抹成月色

我残忍地把你放置到月夜阴森森的山林

山风浩荡,你的裙摆啾啾而鸣

仿佛一只受惊的小鸟想要钻进身体

我不敢把这粗暴的想象告诉你。我们远远地暖着

就像这中午,安静,干净,窗外平铺着

香椿树明晃晃的绿阴。一双眼睛半阖着

午睡总会留住一个听故事的人

 

 

 

 

幽沉史

 

那个人有时经过窗前

不坚定的步履走走停停

蝉的独唱和蛙的合鸣,他都要听

他想要雨露均沾

他流露出悯然的样子

我是悲伤的夜行者

我亲见一朵花

由圆润到破碎的过程

我没有眼泪,也不敢

酝酿出眼泪

山很远,山谷很远

山谷中呼啸的风也很远

一切都在遥远的境遇里

我却渐渐长出分明的棱角

 

 

 

无用之人

 

你说你是无用之人,我也是

契合使潮水在黑暗中涌动

人生那么短,宇宙何其宽

无用之人用不上奢华的晚宴

旧日子还在断肠里,新日子

已挑上笔端。你嘴角的浅笑

像午夜间半敞半闭的花园

 

 

 

 

酒后


坎壈半生逢知交,胸间块垒或雪消。
可见造化终怜我,莫嗟沧海又酿潮!
欲向高山听流水,忽惊青枝吐碧桃。
谁遣华彩染朱笔,又将鲛珠赋离骚!

 

我怜幽人日日闲,坐见飞花似啼鹃。
此生长在东风里,他时相逢樽酒前。
曾经酷日怀霜夜,愿为秋水画春山。
采得素心明皓齿,风色暗投一束兰。

 

 

 

去泉水那里

 

“叮咚叮咚”,这几天,泉水一直在响

花树罩着山路,落下一地清凉

一些奇妙的光圈,跳荡在你的脸上

“庚子日,宜远足。”你还藏在小楼里

等着远方人来。“他也许是个过客!”

你终将踱到泉水边,慢慢吐出

幽闭的思想

 

 

 

 

沈郎

 

沈郎已经不是沈郎

鬓间的银丝诉说着暮年

得志者已失高远之心

失意人亦在囹圄里

我们不说,我们不说那些浓稠的话

午后的绿阴正可小憩

一大团青碧的梦境恰好栖心

你在我的胸前呜呜咽咽

你造出的雨季酣畅淋漓

我们不言不语

时光推着我们,走进黄昏里

 

 

 

 

杜秋纪事

 

当垆卖酒的是十八岁的女子

杜秋已记不起自己十八岁时的样子

她斜倚着阑干,看着少年郎

他也不是少年郎了,但在她眼里,他是

他将酒喝成了愁绪,她将歌唱出了情丝

他们等到白白的月亮飘起来

“我要进入你的往事。”

“只有往事吗?”她眉眼挑笑

她是不施朱粉的。他盯着那卖酒的女子

“她今年也十八岁了。”

杜秋知道“她”是谁

这妇人脉脉垂下眉去,还是一副楚楚的样子

月亮很白,在窗外飘着

他们自顾自地,细诉且倾听着往事

总有一天,她也会长成杜秋的样子

 

 

 

 

凑成五首

 

 

这两年来,一直在读清诗。不管是从情趣还是从义理上,清诗在唐宋的基础上都有发展。有人说清朝是中国古典诗歌的复兴时期,此言不错。清诗中,最喜欢吴伟业、龚自珍、黄景仁、宋湘、袁枚五人的诗。他们总有句子会打动我的心,引起我的知遇之感。于是就萌生为他们写诗的意愿。我喜欢律诗,就凑成五首律诗。平仄不谐,造意浅薄,哂之。

 

 读清诗,与吴骏公

君望仙山我望乡,秦淮不似淮水长。
醉里那知花落泪?觉后才晓月流光。
短翼差池难羽化,心曲萦绕易断肠。
人在逆旅终须散,百年宿债细细偿!

 

 读清诗,与龚


辛丑西风烈,大树独飘零。
奇女长怀妒,帝坐永不明。
一碧涤浊世,万花慕太清。
我若逢灵箫,讵知老无情?

 

 读清诗,与黄仲则

 

我与先生是同行,先生曾驻我故乡。

泪湿邮亭一夜雨,月照江波九痕霜。

与我中庭立风露,劝君持酒慰斜阳。

自古异才多薄命,江山代代有情狂。

 

 读清诗,与宋焕襄

 

此去文身地,山水共苍莽。

百年归逆旅,一树立残阳。

芦花飘故道,鹦鹉哭秋江。

萧条同异代,我心亦惶。

 

 读清诗,与袁子才

 

曾于桂林赏独秀,江风吹浪雨打头。
肝胆照影君同我,日月飞梭春趱秋。
华发簪花岂孟浪?青衫拭泪足风流!
人世纷纭谁言美,水到渠成即放舟。

 

 

 

 

 

进行时

 

他说什么,我们都信

他蹲在山头,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

他把红色的山楂从山上扔下来

“这是又香又甜的苹果!”第一个捡到的人说

伊得到金线,绣着发光的衣领

“这是酸的!”第二个人皱一下眉

一颗红色的子弹终止了抱怨的声音

我不吃山楂的,我瞻望着远山的一株野杏

“那是有毒的!”身边的每一个人都如是说

他将一块石头掷下来,血花四溅

野杏是他画在远山的

他想寻个借口,好好杀人

 

 

 

故事

 

电影里的《十日谈》

色彩的浓淡,拿捏得真好

我有十年不看类似的电影了

一切都装在记忆里

一同观影的人,早不知

被放置到哪里去

你说,“你是魔鬼!”

我就想起那个魔鬼与地狱的故事

我的身体突然就膨胀了一下

我的身体突然又膨胀了一下

雨水里有月光。湿漉漉的月光

爬上窗台,它不幸看到

一个人和它一般

湿漉漉的样子

 

 

 

坏人

 

我们最终都会成为坏人的

地上有一块钱币,捡起来,上交了

他得到一块香甜的水果糖

又一块钱币滚到他的脚边来

捡起来,又上交了

他得到一块香甜的牛奶糖

“有钱上交,就会有糖吃。”他的结论

他的手伸进别人的钱包

于是,花花绿绿的糖,他怎么也吃不完

我叙说这个故事时,他已经住进

糖果搭起的别墅里

为了那些糖果,他将一千万人

扔进肮脏的尘芥

无常的大嘴吞噬着悲苦的肉体

我们最终都会成为坏人的

你也会像那个孩子一样

传染上对于糖果的占有癖

 

 

 

坏人其二

 

城市的郊外平铺在午夜里

一点点风吹草动都如在耳边

窸窸窣窣地一阵折腾后

娇嗲的一声呼传过来

“哎哟,你这个坏人!”

 

“哎哟,你这个坏人!”

荡漾的海霎时将小楼围起来

夏虫也藏在池塘畔或林子里

制造着一季汹涌的浪潮

 

那个被叫作“坏人”的男子

在蜜甜的糖浆里酣酣入梦了

他的女人有丰满的胸,充当他的高枕

隔着一道厚墙的另一个男子

用月光反复擦拭难以安宁的灵魂

 

在这个半明半暗的世界里

总会有一个女人甜甜地斥你“坏人”

窗外的路灯呆在寂寞里

你无声地将泪水笑出来

你是有那么一点点认真

 

 

 

艾草

 

艾草很瘦。我拿剪刀的手微微颤抖

下一刻,它们将被捆扎着

吊在我的房门口

一些让人怜惜的家伙,在风里

慢慢地被时光卷走

我把艾草放在窗台

阳光舔舐着剪刀上翡翠一般的铁锈

 

 

 

奔跑的镜子

 

可以照见自己的东西,得而复失
清新的月,在暮色里温润如初
我喋喋不休的诉说,仿佛历久弥笃
我喋喋不休的诉说,掉在清光处
你说起大风,大风猎猎,吹衣即裂
我蜷缩在黑色的空气里,重拾幻听
夏虫寂寞地叫,我记得今日,已尽一月期
我的欢喜,都在发黄的短笺里
短笺极短,不需要写别离

 

 

浪笑榴花不及春

 

从这条路下去,尽头是一片隐蔽的榴园

时令正好,小美人的舞裙在枝头攒动

蜜甜的春日已经走远,她触及的

是鼓胀胀的胸脯。那些招摇的榴花

在艳羡的目光里。“我已经在凋零。”

她回头,望不见春风里的鲜嫩的自己

“我喜欢你现在汁液充盈的样子。

我们都在往凋残的路上走,越凋残,

就越丰盈。我遇到了你最好的风景。”

有一些汁液从眼眶里滚出来

南风徐徐,新月如钩,巧笑倩兮

“今晚的玉盘里,盛着汁液充盈的果子。”

她听见胸腔间有扑通扑通的声音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晚灯
后一篇:今天之后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晚灯
    后一篇 >今天之后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