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守护月亮之树
守护月亮之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04,701
  • 关注人气:1,4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守护月亮之树11月诗选

(2015-12-02 10:21:36)
标签:

转载

分类: 旧诗钞
这个月写得不好,觉得很头疼,都准备转向小说了。我们的诗心时断时续的,难以亘存。谢谢长风先生!祝好!

守护月亮之树11月诗选

 

 

《这是多么可怕的事》

 

我坐在一堆废墟里写作

身边居然有人。这是多么可怕的事

那些人匍匐于地,他们用

绿色的头发和手掌擦拭

混沌的眼睛。他们的骨头柔软

弧线在身体里奔腾。他们有

妖冶的名字,他们唱好听的歌

吐着信子的嘴巴吞下花朵和星辰

我无法和匍匐于地的人群对话

有人把这一幕放置于镜像里

这是默片!一个孩子对着画面叫

这是多么可怕的事——许多年以后

我也爬行在废墟里,我像我自己

我像我遇见的每一个人

 

 

《出门向左三十公里》

 

出门向左三十公里,可以遇见一枝黄花

这是毒如蛇蝎的美人,一枝即可毁掉一片园子

秋光曼妙,她在金色的风里舞得正欢

她把过往的名字挑在忘记的枝头上

出门向左三十公里,我没有遇见

其它的活物。门前是没有尽头的水泥路

车子将几个世纪的沙尘都扬起来

我缩在安身立命的面具里逶迤蛇行

昨天很快被甩在身后了,出门向左三十公里

什么也没有。铲车在空地上挖出墓道

吊车种下了巨大的水泥柱子

秋光曼妙。我独自一人,戳在茫然的风里

水泥缓慢地覆过来,并迅速掩埋了我

 

 

《晚秋》

 

我说我是晚秋,你知道晚秋是什么

天已黄昏,体检单如约而至

在它的描述里,我比谁都更像是一个病人

在它的描述里,我的夜晚提前来临

我的夜晚立在书桌上,我赶它不走

我也无力去赶走行将老去的运命

冰冷的月亮渐渐落入窅深的井

我想到你的微笑和发颤的声音

你站在初夏的晨光中,你有浥露的花瓣

你有浥露的蜜糖一般的柔软的心

我把袖筒间暗藏的糖果放进嘴里

我含着你了。我开始筹划一个

即将来到的汹涌的梦境

 

 

《你说看云》

 

那些棉球可以拿来

擦擦眼睛

 

盛夏的中午,你那么白

那么软,离我那么近

 

你说,到远方去,到远方去

你说,我们去看云

 

到远方去看云。我也想。可是啊——

我走,你也走;我停,云也停

 

 

《陌生人》

 

陌生人走过来和我说话了

他说,我在他的镜子里

他在会晤镜中人

陌生人很久不和我说话了

他依旧酗酒狂笑自得游戏

有时候作无病呻吟

 

弗洛伊德和荣格兄都去了

我找不到可以安慰他的人

 

而我,依旧挣扎在网状的时间里

我的步子重拙却快

仿佛是灵魂飞奔出去

我渐渐演化成自己的陌生人

 

 

《春秋亭》

 

偌大的国度都摆放在春秋亭里了

人生的阴晴实难预料

鲛人的珠子愈来愈贵

你还要依靠零零碎碎的米粒充饥

春秋亭外,并无风雷

黄花一丛一丛,铺到天涯

他偷来的黄花贴在你的双鬓

你低着头,你不说话

你的故事慢慢合在书页里了

我正越过高冈。亭子在冈的至高处

亭子曝着星光。你却滞留在

天涯尽头的树林里

你说,外面的雨很急

你说你无处躲藏

从高处的春秋亭望下去

玉宇澄清,四野寂寂

白花花的露水挑在微黄的草尖上

 

 

《潜寒侵衣》

 

派去的候鸟还没有回信,北方的

风暴却已早早地传音而至

窝在草棚里的群羊反刍着干草的味道

他们的鼻孔里穿着绳子,被人牵着

走到车水马龙的大街上

各种各样的柱子戳在空旷处

风的手指胡乱地搅一通

这又是一个浅薄的冬天,除了恶意的寒冷

被牵过来,装扮成凶猛的样子

他对于自己,向来

一无所知

 

 

《这半生,我只学会做最简单的事》

 

织屦亦可消遣一世,老头子坐在濮水边上,目如秋波

他送走的那些斜晖,清净疏淡。他的名字,我挂在胸口

有时候又丢于田间陇上。那个肩骨耸落的汉子走来了

倾其一生,我只学会说话。他的眼睛是安谧的镜子

东边的兰皋,去年的杏花急着抽芽。杏花可以酿酒

酿酒的工匠如约而至。那是峨冠博带,面如黄玉的工匠

他用五十年的辰光聆听稻米和小麦说话。他的牙齿浑白

他邀来被诗书宠坏的浪荡公子。我以美酒美景美人为业

半身尘内,半身尘外。溪水自流,我看这几个遗世独立之人

好半天,都和他们厮混了。多么好,多么好,外面的声音

都可以不理。我一边唱歌,一边喝酒,一边吹妖娆的风

没有谁阻止我做这世上最简单的事,又有谁能够阻止

 

 

《入骨》

 

可以入骨的东西早在三十年前就准备好了

那时候,他们把我放在磨盘上重重捶击

意图留下的东西都化作了碎屑,我把

最后一根针,存放在骨头间的缝隙里

你可以在阳光下摩挲我光滑的形体

 

我用针扎每一个企图改变我的声音

这根针千万次穿过卑鄙的身体

身体张开千万个口子,它无所适从地

浸泡在沸腾的血花里

 

 

《风园里的故事》

 

困在风园的那棵树,他寂寞得久了

眼睛早生出绿苔

你用双手抚弄他,你的手柔软温暖

你想牵他走出园子

你把太阳花一朵一朵地掷过来

可是啊,月光在园子里,古井在园子里

倚树而立的秋草和凤尾竹

也在园子里

他冷冰冰的心埋在泥土里

他冷冰冰的心包在石头里

你经过风园,你多看他一眼,你神情倦怠

你急匆匆地走开

 

 

《听众》

 

她弹完第一支曲子,将双手放在膝盖上

这时候,爆炸声传来。窗子是开着的

紧贴着窗子的是阔叶的梧桐树。紧贴着

梧桐叶片的,是一只没有去南方过冬的鸟

紧贴着鸟儿耳朵的,是还在回荡的天籁之音

提着枪的猎犬冲过来,世界很安静

她开始弹奏第二支曲子。她的手指纤若柔荑

鸟儿还在梧叶飘黄的窗外,还在温雅的叶片里

子弹呼啸着,穿过它的身体

她的手没有停下来,演奏继续。浓烟散尽

清晨的窗外,一只纤柔的手

捧起一具被洞穿的尸体

世界很安静,它被安葬于肖邦的墓地

 

 

《梦》

 

世界是不美的。在路上,你的眼睛幽沉

你将一块暗黑的石头反复摩挲

世界是不美的,我的车子停在道旁

我看着阴郁间缓缓而至的尘埃和暮色

请将诗心拿出来,写一部小说。

路人的闲话与几片银杏叶子

正擦着我的耳朵,悠悠飞过

醒来的我被丢弃在站台,轨道上

正爬动着一条条银灰色的冰冷的蛇

 

 

《凉雾》

 

故事还在继续,你依旧站在自己的荒原上

你依旧眺望着空荡荡的一座城

有人挑水来冲洗着什么

有人用经年的尘土粉刷厚厚的墙

月光会来,白鸟会来,会唱歌的

鸢尾花也会来。雾气飘飘荡荡

在雾气里,你种下雪花的种子

你惧怕的凉裹在悠闲的浓雾间,挥之不去

还没有来及把自己雕琢好

风就赶来了。风带来的依旧是

凉雾的消息

 

 

《关于一朵牵牛花的思旧赋》

  

大雪未至,挥师南下的朔风

提前将一路的草绿

扫荡一空,碾为灰尘

向北的院子,影长冰深

我还浸泡在去年秋天的某一日里

我握着蓝朵的牵牛花

念着旧岁的暖阳和同游人

蚯蚓沉睡于地底

黄泉下的消息冻结了

那朵盛开于山坳间的牵牛花

牵着秋光中忧郁的影子

诉说人世的爱与不幸

 

 

《月下缟衣》

  

时节教我鼻塞耳聋目瞽

山空室寒,砌下点点雪乱

你想你的浅溪断桥西塘

霜镀的影子,留下了一半

你看,这是不祥的花!

持刀斧的手微微发颤

扣门声响在温吞的梦里了

你站在自己的墓穴处

我梦着月下的婵娟

 

 

《云上的日子》

 

我又回到了合肥的阴霾里

有些云留在天上

有些云留在湖心

 

我举着酒杯

为纯白的一片影子

饯行

 

 博客地址  http://blog.sina.com.cn/ddgxs1013

 

选稿编辑:长风-----

0

前一篇:11月诗选
后一篇:没品(十)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11月诗选
    后一篇 >没品(十)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