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啊兔哩
啊兔哩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72,206
  • 关注人气:1,13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个人的雁北行——千万别给我一辆好车(二)

(2007-08-22 00:11:31)
标签:

旅行/见闻

分类: 游移的脚步
一个人的雁北行——千万别给我一辆好车(二)
绵延的长城和烽燧气势恢宏
 

8月15日   阳高——丰镇——右玉    225公里

  

这是被迫越野的一天。

 

因为车的事情暗自作怪,一夜翻来覆去终于早早起床,忽然窗外传来鞭炮声,继而是吹打声,推窗一看,一个出殡的队伍齐全出现,孝子还小,被人用自行车推着,棺木有好几十人抬着,后面的吹鼓手竟是几个萨克斯而不是唢呐,好不热闹。遇丧事据说是司机的好兆。

 

出发前找了个修理厂查看了底盘,看来是变速箱的油封不严,油有点渗漏,速度快时呈喷射状散开,经过昨夜一夜,地上没有一滴油,看来正如老翟所讲还是跟速度有关,信心增强了一些,于是在阳高县里盘桓了一会儿,城北很繁华,很有个小县城的老样子。居然还有一个古物店,可是没有物美价廉的玩意儿。

 

出城向丰镇方向去,从这里到丰镇的路上,HP给我安排了好几个村呀堡的,都是上次没去过的,他捋着地图如数家珍,告诉我这些地方必去,由于他的安排是早上从北京出发,我也没告诉他我要先去古火山群的事,所以,按他的计划,这些地方应该是在第一天下午游完,晚上住到丰镇,吃涮羊肉,没敢说我要去火山住阳高,因为按他的脾气必要对我的计划嗤之以鼻。

 

上路之后渐渐进入小山,沿着一条河很快就到了堡子湾,是个路边小村,村后有一个烽燧的残楼,溜达了一阵,村子很窄小,没太多民俗可拍,忽然间对农村生活失去了兴趣和新鲜感,倒收获少许奇特,河边的四条破木凳颇具装置效果。

 

一个人的雁北行——千万别给我一辆好车(二)

条凳儿

 

继续走,好好的柏油路没了,在一个叫口子村的地方竟然开始修路,而且告示说要一直修到丰镇。当时没当回事,走呗!

 

谁知这路修得大肆,也没有任何标志,修涵洞和桥时也不是在旁边修一个便道绕过了事,而是要提前下道兜很大的圈子,上道后又遇涵洞还要下道,后来干脆下了左边的河道。就这么在河道里走啊走啊,一直没法上路,沿着村之间的大车路乱跑,渐渐就跑到长城脚底下,自长城乡开始就土墙和烽燧绵延不断,而且十分之密集,这段的残长城气势恢弘,砌垒的痕迹也很明显,有时沿着路辙需要跨越长城时,竟可以把车开到残破的城头上去,心里不免得意。顺手给小六拍几张纪念照,我不自恋也替车恋一把。暂时把车的问题和路的问题丢到脑后。

 

一个人的雁北行——千万别给我一辆好车(二)

城墙的垒砌痕迹很明显

 

一个人的雁北行——千万别给我一辆好车(二)

我可没破坏长城啊

 

一个人的雁北行——千万别给我一辆好车(二)

狗骑兔子,我要超了你!

 

走着走着,又进了河道,一路走去,又是沙又是河的,越来越象东川泥石流的赛道了,速度上不去,又开着空调,水温很快就达到100度了,虽然小切的最高工作温度是110度,可这样下去也不成,赶紧逮住一个对面来的“狗骑兔子”问路,老乡说:去丰镇要向北还是要上那条正在修的大路。

 

于是又左冲右突地找路,上了主路,虽然暴土狼烟颠簸不止,但是不用那么辛苦又提心吊胆了。光板胎一次在连续几个转弯时发生侧滑,几乎以为右后胎爆胎了。下车查看,还好,没有任何事情发生。真后悔走前没有接受老师的MT胎,当时想没什么机会越野,就不那么麻烦了,岂料被老师给说中了。回去要找老师换鞋。

 

一个人的雁北行——千万别给我一辆好车(二)

 这么小的加油站

 

终于远远看见一座小山上一个白色的纪念碑,而后经过一座标明的危桥,终于到达丰镇,心想,这苦日子算是到头了。

 

肚子早就饿了,在桥头的小饭馆要了山药鱼鱼,老板娘特地出来说一般鱼鱼是就肉汤的,执意不要猪肉汤,没有羊肉汤,就改用西红柿蛋汤,原想是清淡的汤,要了点凉菜,有豆芽,土豆,菠菜等,咸!

 

汤上来,是卤状的,还是咸。

 

一个人的雁北行——千万别给我一辆好车(二)

 山药鱼鱼,番茄蛋汤卤和凉菜,一共6元

 

鱼鱼来了,一些肥肥的土豆面条条,蒸得软塌塌的,跟想象的不同,张北那边的山药鱼鱼要好吃好看得多。看到这些肥鱼才明白这个好象是吃莜面那样,就着卤吃,于是吃了一些,充饥就好了,除了咸,还不算难吃,HP说吃涮羊肉,可是我连羊肉汤都没喝上。

 

结帐才6块,赶紧出发,先去得胜,要在那里调查捐赠图书落实的事情。不知为何,这路边到处堆着成捆的冥纸在买,好像还有大减价大优惠的架势,来不及细问就出发了。

 

按HP说的走,很快到了得胜堡。赫然发现有人把城门外砌上了砖墙。

 

一个人的雁北行——千万别给我一辆好车(二)

 

先去了学校找校长,没找到人,又跟几个孩子在北边的城门洞里聊了会儿,去年HP带我们来这里,代表1039电台向这里的民办中学捐了1万圆,为他们建个图书室,因为想正规一点就通过了青基会,可是,快一年过去了,杳无音信,于是HP叫我顺便来调查一下落实的情况,并把校长的联系方式搞到。那几个孩子记得去年我们来的事,都说没有见到书。看来真的没有落实好。向他们打听了校长的住处后,就自己在堡里溜达。一个绿衣男孩在我身后喊我,说:哈喽!你真太漂亮了!我道谢,他还说不用谢。我看看自己这一身黑蓝普通衣服,除了比他们干净点,也不知道漂亮在哪里了。

 

一个人的雁北行——千万别给我一辆好车(二)

学校的大门

 

一个人的雁北行——千万别给我一辆好车(二)

作难的乡村校长

 

一个人的雁北行——千万别给我一辆好车(二)

招生广告

 

 

 

回到学校见到了渠校长,校长家就在学校里,很小很小,一家四口一个10平方的小屋,半间是炕,灶也在屋里。校长说办教育太难了,他回乡办中学,为的是让孩子们上学方便,因为官办中学离得远,很多孩子就干脆不去上学了,为此,渠校长办了这所私立中学,可是当地人连每学期200元的学杂费都嫌高,来的孩子也少,外聘的老师工资都不够发,去年他赔进去1万多元工资,当地的团委因为他的学校冲击了官办中学,对他采取不支持的态度,给他的书虽说是运到了大同,但是似乎中间被扣留挪用了一些,拿去分给官办的学校了,而且,他也没有力量跑到大同去取书,简直是给他出了个难题。学校的房子是队里给的,但是修缮和翻新都是校长自己筹措资金,可是还有人认为他赚了大钱。说这些时,渠校长也是很平静的,丝毫没有半点抱怨的语气。我告诉他这次了解情况之后,回去我们会与有关方面联系,早点把书给孩子们送来。

 

一个人的雁北行——千万别给我一辆好车(二)

 城北的大门,四面通的,原先前面有个戏台,可惜被拆掉了。

 

一个人的雁北行——千万别给我一辆好车(二)

 

得胜堡的孩子们

 

一个人的雁北行——千万别给我一辆好车(二)

 

一个人的雁北行——千万别给我一辆好车(二)

这个妇女去年曾经见过也拍过,她当时看完热闹后又在街头捻线。

 

一个人的雁北行——千万别给我一辆好车(二)

招猫递狗

 

一个人的雁北行——千万别给我一辆好车(二)

这车,这院子,几乎跟去年一样。

 

离开得胜又返回去找拒墙堡,根据HP的情报路不好走,这反而钩起我的好奇和好胜心,咱开的不是越野车么,有困难克服困难,没困难创造困难然后再克服困难啊。越野怎么啦,不就是颠吗!

 

按警察告诉的路应该是向南过一个收费站后向右,有路标,可是到了收费站后问了个老乡,老乡指的方向是直接向西,自作主张地走上了错误的方向,这是一条地图上没有标的新修的路,心中大鼓但也硬着头皮往下走,路上连个人影也没有,想问也没得问。

 

眼看跑到了长城的北面,可是拒墙堡应该是在长城南边才对,于是描着远处一条通向城墙的土路下了道,谁知这路别提多难走了,根本就是大车路,坑坑洼洼,而且岔路非常多,只好满怀里揣着都是心虚,强打精神走下去,我总是这样,当车子不能给我信心的时候,总是无法真正坦然处之,特别是一个人的时候,作为一个不合格的严肃的业余越野爱好者,我无法做到自己处理车出现的机械问题,因此每每让自己心惊胆战。不知胡乱走了多久,终于把车开上了城墙,高兴得赶紧好好拍一下,这个城墙豁口是当地人走出来的,周围长满很香的香草,空气中满是香气。

 

一个人的雁北行——千万别给我一辆好车(二)

 

一个人的雁北行——千万别给我一辆好车(二)

 

一个人的雁北行——千万别给我一辆好车(二)

 

 

过了豁口以为很快能到拒墙,结果又走了很多大车路,这次全是闪电沟和河道,还有密集的起伏炮弹坑路,其实根本就不是路,有的局部绝不次于场地赛的障碍,直走得人都烦死了,水温也再次升高,叫人心里不免又要紧张。老远看见了拒墙堡的村子,土土的,跟所有这一带的村子一样,早就没有进去的兴趣。

 

不道柏油还有多远,于是又描着一个蓝色的卡车开过去问路,那车是在抽一个很脏的泉池里的水,开车的小伙子说这是个泉,但没人管理,这水抽了是去高速上浇树,按他的指点很快上了正道,苦日子这才真正地到头。

 

之后的日子还不赖,先到镇河堡,又到破鲁堡,那里有一个新庙和一个旧戏台,都不伦不类或说是魔幻,所谓戏台其实是一个没有前面墙的大房子,而且是建国后盖的,更像个礼堂,山墙上有个五角星,完全不是古戏台那样高高在上,建筑形式也是半西式的。

 

一个人的雁北行——千万别给我一辆好车(二)

 

一个人的雁北行——千万别给我一辆好车(二)

 

傍晚时分赶到了威鲁,威鲁堡很大,也比较完整,去年在这里拍了半天,那堡外的水道还在,却无法唤起我任何感动了。很多小驴在地里玩。原以为堡北边还有一座方城,走近看原来是长城城墙一段,还有一个小小的瓮城。

 

一个人的雁北行——千万别给我一辆好车(二)

 

一个人的雁北行——千万别给我一辆好车(二)

 

夕阳中没有更动人的景象,但是乡民们还是很友好而朴实的,全都聚在街口聊天,男女老少的,老女人们笑着用我听不清楚的本地话“调戏”我,大概意思就是来了个拍照片的女的,你瞧她的那个那个多那啥那啥呀。他们还记得去年我们大队人马讨伐此地的事,可惜现在他们都在闲坐乘凉,没太多我想要看见的生活举动。在村里转着,又跑到村委会去,上回在那里有很多老汉聚众打牌玩耍,很是有趣,可是今天却悄然无人,悻悻然离去,路上招猫递狗一番。

一个人的雁北行——千万别给我一辆好车(二)

 

一个人的雁北行——千万别给我一辆好车(二)

 

一个人的雁北行——千万别给我一辆好车(二)

 

一个人的雁北行——千万别给我一辆好车(二)

 

轻松地走在老路上了,心情也不错,Bon jovi的软摇滚陪我越野了一天,终于在天黑之前进入右玉县城,经过砍价住进80元的粮贸宾馆单人大床间,比昨天的地方略干净些。

 

晚饭要了瓶啤酒,这是我一大进步,一直以来不论是在北京或者在外地,都很少一个人进正式的餐厅吃饭,更不用说还喝啤酒了,总是觉得很尴尬,其实在这种小地方更难过,人家见到我一个人进屋都睁大惊异的眼睛瞪着我说不出话来,很多人忘记了该招呼我一下,我只好做郭芙蓉状问:老板,有饭吃吗?他们通常就会笑了,说:几个人,我再说:一个人,然后赶紧坐下。点菜时一抬眼,发现这饭馆的小二生得器宇轩昂,英俊中带点草莽气,比白展堂不知帅多少倍,活脱脱一个裘德洛,双眼带电,闹得人竟然不敢多看他眼睛,因为发现他是老板的女婿。

 

旅馆里洗澡水始终不够热,好歹凑合洗干净了,之前上下楼数次才找到小相机的充电器。

 

这一天被迫越野两次,破坏了拍摄的心情,酷热的天气也叫人懒得做出更复杂的技术动作,我给自己找了很多理由来解释为什么会拍得这么少,然后告诉自己明天值得期待,真正的拍摄即将来临。

 

 

8:50   阳高出发      加油                                    0公里

9:30   堡子湾                                                16公里

10:20  口子村  开始修路路段                                  6公里

11:50  上柏油路   过一纪念碑和一座河上危桥,达到丰镇         49公里

12:30  离开丰镇,在进入山西境内500米路口左转,有城垛        9公里

        1.8公里后到达得胜

返回云丰线路口,向新荣方向                                    5公里

由云丰改线某处下道,不断越野,经过据墙,马厂上路            

15:10  上路                                                  35公里

15:20  李佩沟收费站  收费10元                               4公里

15;45  镇河堡向右                                           16公里

        破鲁堡                                                14公里

17:00  威鲁堡                                                20公里

18:15  离开威鲁堡

        三屯                                                  18公里

        左云                                                  13公里

19:00  右玉                                                  20公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