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汪政
汪政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7,170
  • 关注人气:7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人与自己的内心有多远

(2013-06-24 09:53:26)
标签:

冯新民

诗歌

序言

文化

分类: 评论

人与自己的内心有多远

——冯新民《风中的广板》序

冯新民先生的诗集《风中的广板》就要出版了,他让我来写个序。我知道,新民叫我写序,不是因为我对诗歌有研究,而是我与他认识了几十年,也可以说是老朋友了。

一个地方的文学与一个地方的人是有关系的,与一个地方的几个人,甚至一个人是有关系的。这几个人或一个人,可能得风气之先,可能在某个领域有所建树,也可能特别热衷于文学活动,或者,他主持着一种文学刊物,在当地文联和作协从事文学组织工作,等等。我们都可以从这些方面去讨论这些年的南通文学与新民的关系吧?

我是因为诗人章晓明的介绍认识新民的,听说在这之前,南通的一批诗人交往唱和切磋已经多年了。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南通,有在全国知名的小说家、散文家、诗人和批评家。现在那样的地方性文学格局已经不大见到了。我一直认为这是值得探讨的文学或文化现象。文学从最本源的意义上说是每个人都可以拥有或选择的精神生活方式,我相信,在每个人的生命经历中,都曾经有过用文学表达自己的情感与经验的冲动。只是这样的冲动需要条件,也需要自己的坚持。为什么我们大家对八十年代都很怀念,就是因为在那时,诸如文学之类的生活方式曾经是许多人的选择,而不是以后的物质与财富的追求。那个年代,南通的文学朋友,就在江海平原,在南通的同仁书店、如皋的缘缘书店、通州的新感觉书店,经常聚集一起,品茶、喝酒、说诗,纵论天下,臧否人物,并不觉得自己就多么的矮小,也不觉得那方土地就怎样的逼仄。那确实是一段美好的时光。与那个时代相比,不能不承认,文学或文化的位置上移了,地方的文学人口正在减少,稍有成就者便走出地方,于是,地方的文学不断被抽空,水位不断下降,可持续的发展也受到制约。由于社会价值的选择,又造成文学人物影响力的削弱和文学活动制度性的限制,比如,听说作为几乎是唯一的市级文学刊物《三角洲》也移植别土,新民与这本刊物感情极深,谈及此事,激动不已。我对他非常理解,也想劝劝他,但又十分无力。从宏观上讲,这种文学格局上的变化对一个地方的文化创造显然是不利的。回想起来,当年的那些朋友大多星散各地,或为谋生,或为寻求更大的文学空间。没有走的朋友,并且一直坚守文学的,新民算一个。冲着这一点,我对新民是钦佩的。这是一个对地方文化坚守的人,也是在创作上做出了牺牲的人。我没有就这方面的事和新民作深入的交换,我宁愿他的工作是快乐的,并且是有成就感的,看到一些年轻的文学面孔加入到南通的作家队伍中,我首先为新民感到欣慰。

新民从事诗歌创作好多年了。我还记得当年与他讨论文学的情景,他随和而又率性,喜欢抽烟,特别粘酒,但在文学上,他却是个心气十分高傲的人。这与他的文学理想有关,与他诗歌上的取舍有关。我没有就诗歌创作与新民做过深入的交流,是不是在借用的意义上,新民会倾向于认为诗歌应该是纯粹的,它与其他文体应该有比较严格的区别。在新民的诗歌疆域里,很少写实,新民的作品不企图去为历史做什么编年史书记员,相对而言,它们与精神、与灵魂、与形而上,与一个人的心灵关系更大。所以,我们在冯新民的作品中很少看到什么现象形态的生命历程,很少看到身份的标志,很少看到地方性知识,甚至日常生活的影子也非常的模糊。也许,偶尔会闪过扬州、洪泽湖与南通港的字符,但你千万不要指望它们会给你带来什么现实的描绘,“就这样奔你而来//于此时到港/船票结束车票开始/登岸/我亮出爱因斯坦牛顿/卡夫卡/乔伊斯/寻找职业”(《南通港》)这里有我们熟悉的港口么?新民通过这个港口走向的显然是另外的旅途。新民有首《自画像》,这样描写自己的人生状态,“跛足的灵魂/把坦坦的道路踏出凸凸凹凹的履历/被挤伤的智慧/却埋在头发深处/悄悄分蘖”,我以为这是比较准确的,这是他作为诗人的写照。因此,不能说新民的诗就与社会无关,就与现实阻隔,就看不出人生的印记。不是说它与我们的经验无关,而是看诗人对这经验的理解。现代诗的经验越来越呈现为一种“隐秘的经验”,它不是外在的和现象的。对诗的这种美学定位首先来自对现代社会经验表达与语言方式的自觉,传统诗歌的许多功能,如认识、美剌与教化等都被其他文体甚至传媒更方便的承担,但是人类关于经验世界中最幽暗和最敏感的部分,却是其他方式难以传达的。为什么在新民的作品中,有着那么多的象征和隐喻?就是因为他力图通过可以操作的语言去表达那语言不可通达的幽深的世界,我们难以言说的心情意绪。从这个意义上说,新民的诗歌对经验的表达是广谱的,对我们当下精神世界几乎是全覆盖的。在这方面,可以说新民具有思想的野心,对人类的精神状况具有深刻的人道关怀。我们可以在他的作品中很方便地看到自己的精神影像,自己的苦恼与忧伤,彷徨与恐慌……与心戚戚。正是因为这样的感受和判断,我觉得新民的诗表现的是这个世界沉重的一面,幽暗的一面,令人不安的一面。

这样的诗歌姿态是现代的,更是先锋的。我不知道新民更早的诗歌是怎样的面目,当我接触他的诗歌的时候就是这样的前卫。一个人一时的先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先锋,说新民一辈子为时尚早,但他几十年的执着足以令人钦佩。我在许多场合说过,中国先锋是不彻底的,这种不彻底的表征之一就是过早的放弃。诗歌在众多的文体中是最为革命的,情形是不是好一点?但稍作观察也还是觉得“后撤”是许多诗人不约而同的选择。现在,如何继承上世纪的先锋遗产是整个文学界共同面对的美学难题,这种难不仅是诗艺的,更是价值与的选择。也许,新民的这种姿态使他失去很多,也许这种姿态常常让他很难进入诗界的中心,但我以为这种特立独行恰恰是一种可贵的立场,蓦然回首,我们会发现,新民正在捍卫着现代诗歌的方向。

每当朋友聚会,我常常在觥筹交错中细细地打量豪情万丈口若悬河的新民,心想人的外表与人的内心究竟有多大的距离。现实中的新民是一个开朗的,活泼的人,也是一个达观的很会享受生活的人,但是,我想当他进入诗思状态时,大概是孤独而决绝的吧?我知道许多诗人在这两者间苦痛地徘徊而难以抉择,但新民似乎出入自由,了无羁绊,这真令人羡慕。当然,这也不过是我的想像和推测,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感谢新民对老朋友的信任,让我为他的新作做序。人我说了,诗我也说了,可能都没说好。我希望经常看到一个举杯大笑的饮者新民,也希望更多的人去阅读诗人新民。

                                         

                2013年6月6 日,于南京河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行书斗方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行书斗方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