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汪政
汪政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7,170
  • 关注人气:7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说家的短篇出身

(2013-04-17 15:14:36)
标签:

短篇小说

文体

文学生态

文化

分类: 评论

小说家的短篇出身

——在宜兴中国短篇小说论坛上的发言

 

这次中国短篇小说论坛在宜兴举办,我觉得建法的策划很好,选点很好。不管怎么说,在我们江苏来讲,宜兴可以说是一个文学大县。这次活动徐风兄多有辛苦。说到徐风,他的创作就很厉害,不仅他厉害,而且他们文联带出一批人,今天就来了许多当地的作家。建法这次是“别有用心”。就我对宜兴文学的了解来说,你们的散文,你们的诗歌创作还是比较兴盛的,但短篇小说好像是你们的一个短板,起码我个人有这个印象。徐风的工作做得很细,把宜兴的作者都带过来听一听,听听这些短篇大师的“谆谆教诲”,对宜兴的短篇创作会有好处。短篇小说的意义非常大,对一个地区,对一个人的创作都是如此。徐风是众体皆擅,你要把头带好啊。我相信今天在座的宜兴作家们的收获是非常大的。这次论坛,宜兴文学是最大的赢家。

这次来的都是短篇大家。从批评的角度来讲,我没什么话可说。但是如果从读者的角度讲,对今天到会的几位短篇好手的作品,还是有阅读体会的。

短篇与长篇文体差别很大。所以有一些人可能擅长篇,有些人擅短篇。可能有些人一辈子只能从事一种文体。不少作家对此有自觉的体认,有的说他只能写长篇,或者只能写短篇。当然有不少作家长篇、短篇和中篇都能写,不过就我这个读者而言,我还是能看出一个人是不是短篇出身。有些人的作品一看就是长篇出身,他哪怕以后写了短篇,还是能看得出来他是长篇出身。正如另一些一看就是短篇出身,他哪怕是写了长篇,甚至再也不写短篇,还是能看得出来他的短篇出身。前年我参加茅盾文学奖的评奖,今天在座的刘庆邦兄的《遍地月光》当时也在参评作品中,虽然最终与茅奖失之交臂,但当时可以说是好评如潮,特别我们南京的批评家王彬彬,对《遍地月光》是褒奖有加。为什么我们大家对《遍地月光》那么看重?从一个读者或者文学欣赏者的角度而言,最主要的就是觉得它的语言非常好。语言考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一个短篇出身的人的标识,是他从胎里带出来的印记。因为你是写短篇出身的,所以你哪怕再写长篇,你语言还是要讲究,你的叙事节奏也与长篇不一样。后来王彬彬专门为《遍地月光》写了一篇谈语言的长篇评论。这是一个创作和批评都注意到长篇中的短篇质地的非常典型的例子。

也就是从这个角度讲,我还是比较赞赏文学创作的传统路数,或者作家的成长路径。一个人最好能让人看出他是短篇出身,不管怎么样,一个短篇出身的人,他的文学品质,或者说他的文学技术含量可能还是有些不一样,我觉得要好一些。传统的作家一般都是走的这种路数。但是现在的80后,特别90后出生的人,他可能会反过来,或者一辈子都不会染指短篇。在网络上写作的人,一出手就是长篇,我听说百万字的作品在网络上都被称之为中篇。一开始就写这么大体量的作品,每天的篇幅要求那么高,对读者的阅读预设水平又那么一般,怎么会在语言、技巧上讲究?我在我们作家网上看到《南京日报》记者对小青主席的一个访谈,小青好像说现在的网络文学还不能代表文学的主流或者是本质。我觉得这个观点是从文学质量上,从作品的文学质地这个角度来着眼的。网络文学与传统文学的标准不一样。

就我个人的倾向而言,短篇对于一个从事叙事文学写作的人来讲,可能是一个必须要经历的阶段,一种需要掌握的文体,乃至时常要回过去操弄一番的手艺。短篇和长篇在文体上并没有高下之分。如果硬要较真,从文学训练与技术积累上说,短篇的地位肯定不比长篇低,乃至于更高。一个作家写长篇也好,写短篇也好,都不过是想表达自己想要表达的。表达的东西就在那儿,关键变成了他对文体的选择。在中外小说史上我们就可以看到,一些作家用长篇表达了自己的意义世界,但也有一些作家是通过短篇,而且是用连续的短篇来表达自己对于世界的看法。像契诃夫、安德森、奈保尔、博尔赫斯等等,包括我们刚才反复提及到的中国的汪曾祺,他们的短篇基本上是一个完整的世界,如果你把他们的短篇集中起来阅读的话,你就会看见这些作家只不过是选择了这样短篇一种文体,他们建立的世界同样是巨大的,复杂的和完整的。他们的短篇小说之间是有联系的,好像是在通过不断的连续的近似一种单元式的书写,来表达自己相对完整的意义世界,并且建立了属于自己的艺术世界。其完整性与统一性并不比长篇差。

所以,不管从这一文体的文学写作必然性,还是从这种文体所承载的表达功能,或者是从这一文体对文学技术的积累来讲,短篇都有它的意义,并且能够永久的存续下去的。刚才大家谈到现在有许多对于短篇不利的影响,比如市场啊什么的。记得多年前在上海参加春申文学奖颁奖活动,我跟苏童坐一辆车,聊天时我就问了他这个问题,问他对长篇和短篇的看法,问他为什么现在短篇写的不怎么多,他实话实说,经济效益是其中考量的原因,稿费不高,结集出版也不容易,读者也不像以前反应热烈,类似的话苏童刚才也说了。好多作家都有这样的体会。但事实上短篇还是相当顽强的,就包括今天这样一个论坛,大家在这儿高扬短篇小说的旗帜,就说明了这一点。它仍然是我们许多人首选的一个文体。像这次活动的主办方之一的《作家》杂志,还比如众多一流的纯文学刊物,几个大刊,它们把短篇的位置都摆的相当高,可以说从文学生产制度上确保了短篇生产的可持续性。我最近还听到一些有影响有媒体在短篇上在酝酿比较大的动作,比如说一张报纸一个月有一个版来发一个短篇,一年下来再评一个短篇的奖。在国内,短篇小说文学奖就有好几个吧?好多人还是想为短篇做一些工作的,从文学生态的角度来讲,短篇小说这一比较古老的物种是能够生存下去。作为一个文学批评的从业者,我会踏踏实实的做一些短篇阅读、研究、批评和分析的工作,作为对这一文体的喜爱,也是对包括今天在座的短篇小说高手和大师的致敬。

谢谢!

(根据录音整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