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汪政
汪政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7,170
  • 关注人气:7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纪实的不能承受之重

(2011-12-25 11:48:10)
标签:

纪实

图书

真相

怀疑

文化

分类: 评论

纪实的不能承受之重

2011年的图书年终盘点以及各种图书排行榜这些天都在陆续出炉,一一看过去,虽然具体的书目有些出入,但类别及类别间的比例大致差不多,相比起几年前的阅读兴奋点,人们对纪实类的图书兴趣是越来越大了,它们在我们的阅读生活中的分量也越来越重了。

纪实是相对虚构而言的。如果从总体体量上讲,虚构类图书依然是大户,不谈别的,单那些类型小说就可用海量来形容,但人们读也就读了,到了年终算账的时候似乎就想不起他们了。为什么纪实给人的印象这么深,或者,为什么人们对纪实给予这么多的关注与信任?这大概不是具体的图书能解释得了的,而应该从社会生活与社会心理的变化去说明。不能不说,现在的社会生活变化太快了,快得人们无法把握,无法应对,而且其变化的强度大大地超过了人们的想象力,过去,人们之所以偏爱虚构,是因为生活的节奏太慢,因而总希望在生活之外去寻找新奇与陌生,但现在,恐怕再好的想像力也会落后于生活。谁能用想象制造温州动车?又有哪个作家能创造出郭美美这样的人物形象?我们又该怎样说服自己相信卡扎菲的垮台竟然是瞬间的事?想象还在,但悬疑、奇幻等这样的想象是在想象之外的,人们不会与它较真。社会心理的变化可能更大。“文艺”已经成为一个尴尬的词汇,而虚构怎么也摆脱不了文艺的影子。不是说人们已经不再需要情感的慰藉,灵魂的交流与文字的抚摸,但却不再是过去的过度的抒情或一惊一乍的叙述,如同不是人们不再需要吃饭,而是口味变了。象2009年的《我与父辈》和今年的《这些人,那些事》,都是文艺人写的,又都出于本以虚构为职业者之手,但叙述方式与腔调却有大变化。阎连科很少写散文,从未没有这样叙述对象集中的长篇纪实,而其所表露的情感与心事更与他的虚构作品大相庭径。他对父辈的敬重与缅怀,对已身过错的苛责与忏悔,是每一个读过的人都于心戚戚。而吴念真也从“编”剧中抽身出来,看上去文字气定神闲,但往事中那些刻骨铭心的细节仍令人动容。这些都是不能让人轻慢的。

当然,对纪实的倚重与信任还是缘于对真相的渴望和焦虑。按理说,现在是一个资讯非常发达的社会,传媒也不能说不先进,特别是互联网的加入更使得这个世界上每一个角落发生的事都仿佛如在目前。但吊诡的恰恰就在这里,看上去的发达却反而“事故”重重,透明却如雾失楼台,越想知道真相,真相却总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比如,不管是世界还是中国,2011年那些令人震惊的“大事”,真相是什么?谁能说自己知道,并且又能使别人信服?显然,“反正我信了”这上简单化的表白是不能解决问题的。这种心理的放大又使人们对以往的经验产生了怀疑,对整个社会传承产生了“狂人”式的反应。怀疑,成为这个时代唯一真实的心理现象与话语模式。于是,重新叙述与打捞不得不开始,纪实不仅负担着现场的传达,还要负担对往事的再现与甑别。这样想来,纪实是不是有不能承受之重?如果仔细考究,问题真的不少,因为真相是没有标准的,人们对真相的追求也是没有尽头的,而且,真相如何呈现,真相是记录的,发现的还是创造的?叙述者对真相又该如何介入?谁能左右社会的记忆?

这个话题继续不下去了。如果人们哪一天对纪实也失去了信任和耐心,这个社会将堕入最后的虚幻。

(刊《全国新书目》)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