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汪政
汪政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7,170
  • 关注人气:7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新作快评(二)——《所有的阳光都扑向雪》札记

(2010-11-03 22:10:53)
标签:

评论

小说

吕魁

文化

分类: 评论

吕魁的《所有的阳光扑向雪》在叙事上是花了些功夫的,它是一种故事中套故事的写法。第一个故事是“我”与隋灵的。隋灵决定出国前去做些或美好或疯狂的事情,其中包括“去一个陌生城市见一位陌生异性网友,和他共处一夜,并听他讲一个爱情故事”。于是,网名“一意孤行”的隋灵不请自到来见网名“殊途同归”的“我”,而“我”在隋灵的死缠下讲了一个自己被抢又抢人的疯狂故事,又不得不按要求再讲一个爱情故事,就是“老秦”与武青青的故事,而这个故事中与老秦分手多年的恋人武青青写的一篇小说被老秦无意中看到了,小说的情节也概括地在作品中作了转述,于是又有了另一个故事。

本来“我”与隋灵的故事应该是第一故事,但这个故事并无多大的情节与冲突,到好像是一个叙述线索。故事的动力相当偶然,只不过是隋灵这个有些新潮的女孩子的一个忽发奇想,一个近乎荒唐的举动,说到底,是一个玩笑或游戏,并无多少实际的内容,而占作品主体的是我讲的以及故事中人物读到的一个个故事,但这些故事在小说中都是听说的或读到的,只存在于纸上或话语中,都不是实体的呈现。所以,可以说《所有的阳光扑向雪》打破了小说叙述的常规,它只不过是两个人物间几个回合的对话,它的实在性被这样的叙述消解了。不过,到了作品的结尾,隋灵与“我”分别时却直呼“我”为“老秦”,这个戛然而止的结尾又将故事的转述者与故事中的人物划上了等号。也就是说,在小说中,它可能是“真实”的,是老秦的自叙,只不过是转述者利用人称的转换将故事他者化了,也可能两者并无关系,只不过是隋灵的自作聪明或戏谑调侃,但不管怎么说,这样的叙事形式是有意味的,虽然这样的叙述技巧并无多少独创,只不过当下许多作家已不大重视小说的叙述技巧,许多小说技艺无人问津,更少有人在这方面去实验,所以还是要肯定的。

作品的叙述语言也风格明显,基本上是口语化的,活泼泼的,最值得讨论的是将许多方言的、网络的、流行的词汇融进来了,比如“死磕”、“盘儿”、“条儿”、“蜀黍”、“大叔”、“热裤”、“范儿”、“闷骚”、“装逼”等等。小说的语言现在已很少有人谈了,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小说语言曾经发生了所谓的革命,拉开了与生活语言的距离,在此以前人们讨论小说语言大都集中在小说语言与生活语言的关系上,即小说语言如何保持生活语言的鲜活生动又要对其加以提炼。现在看来,这个问题还是有讨论的必要,作家也应有这方面的意识。现在的语言由于传媒的发达,其生产与更新的速度已相当快了,除了口语,纸媒,还有电视与网络,网络与电视脱口秀之类的节目对社会语言的影响是相当大的,我们的许多时尚或休闲报刊的语言风格基本上都在模仿这些流行的语言风格,运用它们的词汇与语调。小说似乎也有跟风的倾向。《所有的阳光扑向雪》基本上就是个谈话类节目,隋灵好像是个主持人,“我”就是嘉宾,只不过在讲的究竟是自己还是别人的故事上绕了点圈子,这种将生活或流行语与小说语言直接对接该怎么看?轻松、活泼、亲和当然不必说,但小说语言应该是对社会语言、对母语的发展有进步和贡献的,从传统看,文学语言对语言的净化美化作用是放在相当高的位置上的,现在是不是过低了?小说家好像也没了这方面的责任感。

要说到这部作品的故事主体和小说意图了。一开始读的时候,以为隋灵和“我”会有戏,作者也是吊足了读者的胃口的,但是一路看下去,这个故事只不过是个筐子,装的是别人的故事。不过,这个筐子也不是没有一点自己的意思,它至少表达了隋灵与“我”对爱情的看法,隋灵现代、奔放、新潮而冒险,但对爱情好像倒是严肃的,充满想象与期待,而“我”似乎早已心灰意冷,因为曾经沧海,所以,看破红尘,抱着游戏的态度,这样的态度是由他讲叙的老秦的故事来支撑的,老秦的爱情生活有几个阶段,一开始属于“那时我们不懂爱情”的阶段,有男女而无爱情,后来遇到武青青,才真正进入了爱情状态,但这曾经的如火的爱情很快就被平庸的生活击垮了,两人各奔东西。武青青的小说是否可以看作是武青青爱情的继续?即使这么看,似乎也只有生活而没有爱情,老秦曾经有旧情萌发的念头,但还是被实在的生活阻止了,爱情好像只能发生在它发生的时候,再也找不到也回不去。所以,“我”对隋灵说:“尽管目前来说你还年轻,未来充满无限可能性。可说真的其实也并没有什么特殊神奇的命运在远处等着你。”但隋灵不信,她还想去见已经分手的男友一面。隋灵是不是武青青的昨天?“我”和老秦是不是隋灵的明天?这是近于两代人的爱情流程,也是近于两代人的世界观的接续。因此,隋灵是来寻找一个爱情故事的,但找到的也许不仅仅是关于爱情的故事。这也是小说的可以二次解读的地方,它可以看作一篇成长小说,一个从青年到中年的故事,一个从激情走向平淡的故事,一个从诗意走向庸常的故事,一个从生到死的故事。这是不是大多数人的故事?所以,总而言之一句话,这是一个平淡无奇的故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