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汪政
汪政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7,073
  • 关注人气:7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新作快评(一)——《此岸芦苇》断评

(2010-11-03 08:26:45)
标签:

评论

新作

计文君

文化

分类: 评论

如果硬要比附归类的话,计文君《此岸芦苇》或可称为“知识分子小说”。近些年来,大学已经成为大家说事的热点,所以,写大学的作品也多了起来,因为暂时还没有关于这种小说的命名,如“大学文学(小说)”之类的,所以,文学界还习惯说它们是知识分子小说。其实,将张者《桃李》、汤吉夫的《大学纪事》等此类作品视为知识分子小说是不确切的。大学当然离不开知识分子,但知识分子不等于大学,写知识分子完全可以不写大学,而这些小说不仅写了知识分子,更写了大学,大学不只是作为环境和背景,它本身就是作品努力表现的对象。

在当今社会,大学不仅是生产知识和人才的机构,更是生产许多话题、事件与现象,对社会产生影响或被社会影响的地方。相比起传统的、人们想象和希望中的大学,现在的大学要感性得多,物质得多,复杂得多,江湖得多。如果说传统的、想象的和希望中的大学是“彼岸”的,那么现在的大学如作品中的“华大”则是“此岸”的,而且十分的“此岸”。生长于这种大学中的知识分子们已经不能思想,成了纯粹的“芦苇”。

 

所以,大学如此,大学中的知识分子更不用说了。这里已经没有了学术,更谈不上精神与思想,基本上是社会与行政体制的复制。人们都说中国的大学封闭,要学西方,把围墙拆掉,其实这是囿于皮相的看法。事实可能甚至相反。西方的大学可能没有围墙,但却是独立的,那精神的围墙一直在,中国的大学看上去都有围墙,但实际上却没有一点自己的独立,社会上的一点风吹草动,都可以在大学掀起波澜。社会上经商热,教授们就下海,社会上娱乐化,教授们就争当学术明星,社会上竞争当官,教授们也都赤膊上阵。

《此岸芦苇》中的华大全然就是一个沸腾的官场,作品中的几个主要人物,刘彦梓最为沉稳,老道,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他谙于世故,洞察人心,审时度势,举重若轻,华大文学院几乎就是他的后院。曹士弘谨慎沉着,善攻善守,隐忍不露,把握机遇,总能逢凶化吉。最复杂,也最富于戏剧性的是盛易龄,这是一个矛盾性的人物,只有在他的身上,似乎还有点知识分子的类型特征,比如一点清高,一点浪漫,一点率性,一点软弱,以及面对世事的无奈,然而他终也抵不住诱惑,顺着潮流,而且其结局竟然官运亨通。

 

盛易龄值得细说。他确实是作家花大力气的人物,写得很成功。在刻画这个人物时,作家心里的定位是非常明确的,她希望借助这个人物表现更多的东西。这是一个人到中年的知识分子,所以有些“过渡”的痕迹,这个“过渡”是多方面的。从生活遭遇上看,有非常困厄艰苦的青年时期,包括自己的婚姻与情感生活,没有积累,一步步熬到现在;从文化性格上看,他身上还多少有点传统的老派的残留,比如对学术还有那么一些追求,对异性与情感还心存警戒,常发乎情又能止乎礼义,虽失望于婚姻却又无力也无意抛弃;但他与老派文人不同,不幸地赶上了这个“礼崩乐坏”的时代,社会的裹挟、利益的诱惑时时让他失掉防线,他曾经想下海经商,虽然铩羽而归,但心并未真正寂寞,所以竟然以现当代文学教授的身份去作古典文学的通俗演讲,因传媒的力量而成为大众文化中的学术明星,连他自己都知道这为真正的学术所不齿。这与他答应刘彦梓而去竞聘文学院长一职是差不多的,他知道他并不擅于为官,他知道这条路的无聊和对一个知识分子真正的伤害,他也知道他此举有违他的本心,有愧于他的同门,但他还是去了,而且,为此,他不惜抛弃真诚、情感、友谊,甚至良心。

 

即或如此,计文君笔下这些知识精英的所为还算不上堕落,与《围城》、《桃李》等不同,《此岸芦苇》取的不是批判与讽刺。作品展示的是当下真实的客观的大学图景,我不太了解计文君,但从这部作品看作者是花了力气的,而且称得上是个“大学通”,对当今大学体制、学科及行政运行的路径可谓烂熟于心,所以下笔从容,细节交待明明白白,这种写实的功夫与态度都值得尊敬。

 

我觉得有意思的,也是这部作品的一个鲜明的特点就是将当今社会许多新生的现象、新的权力因素纳入到了大学运行的动力之中,并且成为知识分子行为与性格的驱动。时尚、传媒、网络、大学生轻生、社会突发事件、群体事件……比起同类题材作品来,《此岸芦苇》更具当下性,更富敏感性。写大学,写知识分子,如同做菜,计文君的原料就与别人不一样。而且,技法也不一样,计文君将这些元素熟练地转化成文学叙事传统的新的替代性技术,我指的是像网络、影视传媒等。尹眉、郑媛媛与盛易龄的那一个个“门”便起于网络,是谁制造了它们?网络与现实的强烈互动替代了现实中人与人的争斗,如果按传统文学叙事的惯例,要叙述盛易龄与对手的较量,那可能是另一部小说,但《此岸芦苇》用网络事件替代了大家熟悉的叙述模式,而且,因网络的虚拟、匿名等,使得叙述变得扑朔迷离,真假莫辨,具有了另一种戏剧性。《此岸芦苇》已经成功地将现实世界中的网络叙事“文学化”了,它告诉我们,在文学构思时,“网络叙事”是可以加以考虑的重要的推动力。

 

是不是为了与题材和主题相配伍,这篇小说的语言大量使用和化用了古典文学的语言,特别是前半部分,用典用事纷至叠来,看得出作者在古典文学方面的素养。也许会有人认为典故是不是太多了一些,对大众读者来说也许有点障碍,但它确实使得作品具有了鲜明的风格特征,其诗性与典雅是十分突出的。而且,它也让人们重新思考一个问题,古典汉语在现实白话叙述语言中还有没有生存的空间,我们该如何面对这个宝贵的遗产,汉语,一个写作者如果真的将它看作是母语,那它的“母性”该如何体现,如何体现它的历史性遗传基因?仅此,计文君的实践就是价值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