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悬疑解剖——又见孤岛

(2010-01-18 16:17:27)
标签:

杂谈

 这是周浩晖系列小说“刑警罗飞”中的一部。小说的叙述语言比我之前评过的两部好,较平实,花样少。我一向以为悬疑小说不需要故弄玄虚的语言,因为故事本身的悬念就足够了,过犹不及。

    故事开场蒙少晖和叶梓菲这对外地情侣在渤海边小县城的邮局寄信,当邮局工作人员接过信笺,才发现是封已撕开的旧信。这是个让读者在阅读时会有意外的细节处理,常见于欧美的悬疑小说,在国内就很少了。国内的原创作者,大多还只懂得用小说的大悬念来吊住读者,其实平平常常的动作,也可以写出悬念。在这部小说中,类似的技术性细节有不少。

    蒙少晖来此地找寻他失落的幼年记忆,旧信是他惟一线索。他们在邮局遇见了刑警罗飞,罗飞判断附近的明泽岛是写信人居住地。蒙少晖和叶梓菲发生争执,最后叶离开,蒙和罗二人登上明泽岛。随后气温下降,海面结冰无法行船,明泽岛暂时与外界断了联系。明泽岛上有一处传说闹鬼的地方叫鬼望坡,围绕着鬼望坡,围绕着蒙少晖的身世之谜,相关人等一一神秘死去。

    谜底随着罗飞调查的深入慢慢揭开,多年前蒙少晖与母亲、幼弟在岛上遭遇大海啸,救命小船上,因乘客人数限制,蒙少晖的母亲被逼迫在蒙少晖和他刚出生的弟弟之间作选择。蒙母选择了婴儿。幸而水涨得慢,小舟把人放到安全处后回转又救出了蒙少晖,但愤于幼弟夺走了母爱,蒙少晖趁母不备竟将婴儿扔入水中。蒙母跳下去救子,双双溺亡。鬼望坡上的鬼影,即蒙母的尸体。

    蒙少晖的失忆,是灾后蒙父请心理医生刻意所为,希望他可以摆脱杀弟的阴影有新的人生。这是对失忆套路的逆向突破,失忆原因揭晓时,读者对老套路的不屑情绪被成功扭转。但有时候作者不能仅满足于解决问题,读者在前半本书的阅读中,肯定会有“怎么又玩失忆”的不快,如何在最初就缓解这种负面情绪,应是优秀作者该考虑的。

    叶梓菲是救命舟操船人之女,因为爱蒙少晖,不愿他找回可怕的回忆,于是潜入岛上,抢在蒙罗二人之前,把当年作恶的岛民一一杀死,最后在罗飞面前自尽。尽管有些不合理之处,但爱情带给读者的情绪震荡,对漏洞有很大的弥补力量。所以哪怕是讲逻辑的悬疑小说,结局时读者的满足感有时会比完美解答更重要。而周浩晖在小说篇末注明,该小说的人伦悲剧设定,是由一出真实的新闻引发的,这就在爱情之外,用人性冲击更加强了读者的情绪满足感。

    小说最致命的缺陷,是整个故事开场于巧合。罗飞不是当地刑警,蒙少晖也不是当地人,罗因对鬼望坡的兴趣而来到县城准备上岛探秘,恰好蒙也来了,而鬼望坡又正是蒙解开回忆之谜的关键地点。悬疑小说的开场可以巧遇不能巧合,因为故事就够悬疑了,再巧合,会迅速减弱真实感。此外小说的另一个关键节点,是恰好有溶洞能通向鬼望坡,又是巧合。几个死者中有一位是被叶梓菲装鬼导致心脏病突发死亡的,作为谋杀手段这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原本读者往往是可以接受这种程度的巧合的,但之前巧合太多,就把这个情节也拖累得不可信起来。至少在开场环节的巧合,是可以用一些方式较简单地避免掉的,这或许说明作者不认为巧合是个问题。

    刑警罗飞的性格设定太过热情洋溢,当然这种热心人性格让他很简单就在小说开始与蒙少晖搭上线,但缺乏对读者的吸引力,皆因得来太容易。通常这种角色的性格有两种,一是普通化,有常人的喜怒哀乐,易引起读者共鸣;一是怪癖化,剑走偏锋。这两种都会给主角介入事件制造麻烦,这才有意思,好看的故事是不能怕麻烦的。

    包括《鬼望坡》在内,我近期阅读的这几部国内悬疑小说,都是孤岛式的,所有进程都在与世隔绝的地方完成。这让社会关系变得简单了,简单意味着变数少,相对可控。回顾我自己的创作,第一部悬疑小说也是孤岛式的,因为无法应对开放世界的变数挑战。这种模式可以出很精致的作品,但格局小了。有大家可以在小格局里写出复杂社会,不过全球活跃着的当代悬疑小说家,就我所见都还离这个境界远呢。所以把孤岛写好之后,应该试着把故事与世界连接起来,往往真实感就由此而生。

    读者不熟悉孤岛,但他们熟悉自己生存的这个世界,把故事延伸到触手可及之处,读者的心脏就自然扑通扑通跳起来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