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悬疑解剖”第一期《写在暴雨之前》

(2009-11-23 14:38:36)
标签:

杂谈

南都专栏,一周一篇。

 

 

    写还是不写,我已经犹豫了很久。

    从“国内悬疑小说批评”这个念头产生到真正落笔,差不多有半年。原因很简单,这是个马蜂窝。我曾在上海图书馆的悬疑小说漫谈讲座中公开说,现今中国出版的原创悬疑小说有九成在欧美达不到出版线,许多媒体第二天拿来当标题,事后网上竟没有反驳者,因为这确实是事实啊。所以这场评论我要么不做,做起来就得说个痛快,难免夹枪夹棒,得罪同行。

    但欲望一经滋生,就会从各种地方汲取养分,无可扼制地壮大起来。尤其是国内还没有人做过类似的事情。其实不单悬疑小说,扩大到整个中国文学界,现在还有没有真正的批判?一不小心就责任感起来了,打住。

    眼睛长在手上面,看见的便也总比能做到的多一些。我并不是以自己的小说作为评判标准,也不准备评论自己的任何一部小说,即以此回应某些可能的质疑。然而我想国内活跃的悬疑评论者,也没有谁比我更有悬疑小说写作的实践经验。

    我写作类型小说十年,越来越能体会“类型”的含义。所谓类型,则必有模式,比如悬疑小说,常常由危机作悬念开场,有死亡,有凶手,有尾随而至的杀身之祸并全篇迫在眉睫。

    但有类型可循和写作上的低难度是两回事。在刚想写这系列书评的时候,我买了本名叫《腔棘鱼安魂曲》的法国悬疑译作。曾经以为能被译进来的欧美悬疑都是水准之作,该书完全颠覆了我这个想法(后来我才注意到封底的小字注明此书由法国外交部资助出版,需要被资助才能出版的悬疑小说的确成问题)。于是不得不承认封底的内容介绍写得不错。

    作为小说线索的腔棘鱼曾被认为在数千万年前已灭绝,是进化中缺失的一环,1938年在南非被捕到活体。好的悬疑小说往往需要现实中的支点,腔棘鱼是个不错的选择。作者阿达默是一名研究此鱼的科学家,她的专业水准是让我买下此书的重要理由,但在阅读之前,我无论如何都没想到她作为小说家的另一条腿完全是瘸的。

    小说的场景在1938年发现活体腔棘鱼和1997年的谋杀案之间跳转,杂以枯燥的生物学小贴士。不错的想法,两条时间线搭构小说,可以制造太多相互呼应形成张力的点,但她一个都没找到,只是频繁在两线间来回走动。小说每千字左右会由黑体字小标题分割成一块段落碎片,如果每个碎片都有悬念,那么这种写法会织成一张网。如果没有,就像阿达默教授这样,碎片就只是碎片,催促读者早早离开。

    这部小说过于乏味,以至于我很难进行细致的分析。一来提不起兴趣,二来洞太多了,连成一片,无从下手。之所以在本文中提一笔,是因为小说里其实包含了很多悬疑小说的畅销要素:从灭绝中复生的鱼以应和知识悬疑的潮流、作者的专业背景、交错的时间线等等,却依然极烂,充分说明写作此类小说时技巧的重要性。

    所以,有了凶杀案、死者、有趣的想法、扎实的支点,却不等于一部引人入胜的悬疑小说。基本的文字水准之外,我想这事关一门通晓人心的技艺。有的时候你不停地制造悬念,却因过于频繁和杂乱让读者头晕;有的时候不动声色,只一个若隐若现的悬念和黑云压城的气氛就能抓紧读者走上很长一段路;有的时候分明写了一段所有人都能猜到的转折,却让读者酣畅淋漓并不失望;有的时候没人能猜到你的下个情节,但那却是根卡在读者喉间的鱼刺,让人屡次怀疑是否还有必要把整个故事读完。

    人情世故,难免先挑不认识的作者评论。好在我总是宅在家里,圈中交游不广。每周去一次书店,挑放在最显眼位置的书买回来读。这种位置通常得要出版社对此书有一定信心,努力向书店争取才能得来的,所以水准即便未必最顶尖,总也是颇具代表性的。

    好了,我这就准备开始了,声音尖刻,态度诚恳,不成体系,随感随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