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凤群
李凤群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4,621
  • 关注人气:16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迥然不同的血缘之情——评李凤群和子薇的小说《良霞》《血脉》

(2015-01-25 01:47:41)
标签:

转载

迥然不同的血缘之情

——评李凤群和子薇的小说《良霞》《血脉》

 

 

文学作品尤其是小说描写血缘关系时有爱,也有怨恨等复杂情感。比如高建群的《大平原》、田中禾的《十七岁》写出了亲人之间那种浓得化不开的亲情;而《家》虽然有觉新、觉民、觉慧兄弟之间的手足之情,但也有他们对爷爷的反抗和仇视;卡夫卡小说中父亲的形象是令儿子害怕的,这与他的家庭有联系。他本人就说过,他的全部文学作品都可看成是对强势父亲畏惧的表达,或者是他令人生畏的父亲导致的结果。卡夫卡说,在巴尔扎克的手杖上写着:我在摧毁一切障碍;而我的手杖上则是:一切障碍在摧毁我。在我看来,卡夫卡的障碍主要是来自于父亲那无所不在的压得他不敢喘气的权威;《雷雨》基本是写家庭成员之间的无法和解,直至毁灭,其中的爱也有原始的不合乎道德伦理的自然情感。可以说,小说中的血缘之情的描写往往呈现为几乎相反的两种模式,下面我们从近期发表的两部小说《良霞》(《人民文学》2014年第7期)和《血脉》(《安徽文学》2014年第10期)来具体展现两种迥然不同的血缘之情。

李凤群的《良霞》是一部写家庭成员充满爱意的小说。小说从80年代末期一直写到农民打工、移民进城的当下。主人公良霞出生在江心洲,1988年,她二十岁,人出落得异常漂亮,像从电影中走出的美女,江心洲三大家族都争着要娶她做媳妇。良霞自己相中的是在县城工厂上班的小伙子,这家人许诺只要俩人定亲,就把良霞弄到城里上班。那还是商品粮、城镇户口无上光荣的时代,良霞的美好前程马上就要实现了,整个江心洲的人都很羡慕,包括三大家族。可就在这个时候,一场肾病,击倒了良霞和良霞的家庭。经过治疗,良霞几乎脱落了所有的秀发,昔日的美貌也不见了踪影。人只能在病床上躺着,县城的小伙子离她而去,倒是谁也瞧不起的光棍懒汉愿意娶她,八成还是原来良霞的美给人印象太深了。良霞的病耗尽了家里的钱财,但父母和两个哥哥都没有放弃,送良霞到医院,找偏方,到良霞床前问寒嘘暖,服侍她。因为良霞的拖累,心高气傲的大哥仓卒间和一口龅牙的女子结婚,二哥也只和一个个子矮小,眼睛小的老姑娘结合。良霞的父亲为了积攒几个钱给女儿看病,起早贪黑,种菜卖菜,一日,起早坐船到县城买菜,一头栽进水里碰到锚上,死了,母亲也为良霞活活累死了。全家努力的结果是良霞在母亲死前,终于能坐起来了,做一点轻微的活计,这是她母亲临终前的最大安慰。

父母不在了,良霞和哥嫂的日子有了转机。想不到大哥好赌,输光了家业,连在县城念书的儿子没有生活费也只能退学,大嫂绝望得要自杀,病弱的良霞十分清醒,她毕竟有初中文化,她一方面安慰嫂子,一方面分析家庭现状,令嫂子明白只能一家人团结在一起,共度难关,才有希望摆脱困局。这个时候,良霞俨然成了家人的主心骨。经过一番奋斗,大嫂还清了债务,家里又有了欢笑。良霞的坚强,不仅赢得了家人的尊敬,也使江心洲人由衷地敬服。小说结束时,虽然江心洲人走得差不多,只在春节时才像个有人烟的村庄。可他们都把钥匙交给良霞保管,良霞由家人的姑姑变成整个江心洲人的姑姑。尽管疾病最终还是夺走了良霞的生命,可她在苦难面前超脱出来,变得大度、明理,镇定自若,还有良霞一家的相濡以沫的亲情都让人感动。鲁迅因父亲的疾病,看透了世人势利的嘴脸,良霞却从个人的病痛中反省到自己未生病前仗着漂亮,不把人放在眼里是多么狂妄,她因此原谅了所有人,包括离自己而去的恋人,她真诚地向由于自己的骄傲而伤害过的人道歉,这种由疾病而生长出来的智慧和宽容,是良霞这个形象散发出来的光辉。

《良霞》不仅通过良霞疾病的全部过程表达了平民百姓的血脉深情,还从良霞与疾病的搏斗凸显出女性像大地一样绵绵不绝的生命力,这种生命力一点也不比圣地亚哥的硬汉精神差。圣地亚哥是打不倒的,良霞也是压不垮的。良霞的意志力,良霞在无可抗拒的疾病面前,认真地活着,慢慢成为一个普通农民家庭的智囊和依靠,并拯救了这个险些崩溃的家庭。她的活着,超越了余华《活着》中的福贵,福贵是逆来顺受地活着,而良霞的一生充满着抗争,有一种本体论和形而上的意义。小说从亲情出发,归结到人性的尊严,归结到女性伟大的力量。

子薇《血脉》从一个家庭成员主要是母女的感情出发,写的是一个“被毁灭的女性人生”(方维保语)。小说中的带娣对于父母的记忆是其之间没完没了的争吵,父亲因此而离家出走,两年后离婚,这一年带娣十岁。母亲带着她和弟弟兴旺生活,并将她和弟弟都改成了母姓“朱”,按理说,这个失去了父爱的姐弟俩在母亲的独立关照下长大,弟弟还成家立业并有了儿子,即此能够证明母亲的要强,对于这个不幸的女性,似乎应该得到人们足够的尊重。可是剥开来娣兄妹的生活史,我们看到的是一个令人诧异甚至愕然、愤怒的母亲形象。这个女人在失去丈夫后,把全部的希望都放在儿子身上,女儿成了兴旺一家三口的牺牲品。因为溺爱,兴旺好吃懒做,而且风流成性,妻子九红实在忍受不了他和其他女人偷情,一再地警告并向婆婆和来娣告状,都无法使其收敛,于是,她选择了杀死兴旺,自己自杀这样一种极端的方式。在此之前,母命难违,为了兴旺能调离濒临破产的肥皂厂,带娣只好拉下脸面,去求她的上司、单位的财务部长黄前生。其实,更早的时候,为了母亲能提前退休,拿到比全市在岗职位高出十个百分点的工资,带娣已经求过黄一次,并如母所愿。带娣后来和黄前生发展成情人关系,并卷入黄的侵吞社保金案,就是与一次又一次为了自己母亲和弟弟向黄请托有关。看带娣的面子,黄前生找了自己副市长同学,把兴旺安排到烟厂当门卫,兴旺嫌没面子,出于母亲的压力,来娣只好又去求黄。可当兴旺被妻子杀死,母亲反而说都是姓黄的害了兴旺,这话是当着带娣的面说,自然也有一份埋怨带娣之意。

从带娣成为青春女孩起,母亲否决了带娣一次又一次爱情。第一次是柳树鸣,说人家长得太好看了,第二次是汪天淼,说人家太穷了,这人后来成为一家企业的老总,产品供不应求,又准备开分厂。这两次反对,带娣还以为母亲是为她的人生幸福着想,后来一而再,再而三,都是类似情况。她才明白,母亲是不放心兴旺,在兴旺死后,是不放心孙子,把带娣拴在这个家,是为了她儿子和孙子有保障,这种保障既是经济的,也是日常生活需要的点点滴滴地付出。

带娣就这样人到中年(36岁),错过了一个女人最好的年华。她一次次地欠黄前生的,出于内疚,出于一个女人需要男性的安慰和温情,她成了黄前生的情人,还帮他做假账。关键时,带娣劝黄前生自首,自己也主动投案,退还涉案金额,虽免于刑事处罚,但失去了工作。案前,带娣宫外孕,母亲不顾女儿的反对,向黄前生开价二十万。母亲直到女儿庭审,才说自己害了带娣,而带娣也原谅了这个幼年丧母,中年失偶,老年丧子,一辈子没有安全感,只知向唯一的女儿索取的可怜母亲。可是带娣人生的幸福已很大程度丧失了,谁之罪?无论怎么说,这个自私的母亲都脱不了干系。

文学作品中,有许多父母只考虑到门当户对,把女儿嫁到豪门,或者纯粹为了金钱把女儿近乎狠心卖掉。像带娣母亲这样对女儿绝情,似乎很难找到,或许我们只能想到《狂人日记》中的哥哥吃妹妹,《血脉》的故事,让我们看到亲情背后的如此不人道。可是说到底,母亲也是一个令人同情的角色,丈夫没有了,“在家从子”,这种父权制纲常文化只能使她从儿子和孙子的角度考虑问题,为了儿子和孙子,她可以牺牲自己,事实上,她已经这么做了,含辛茹苦,不再改嫁。她还拉上女儿,那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但凡有一点办法,她怎能把女儿垫背?男尊女卑,这种逃不掉的命运,才是带娣和母亲被毁灭的原因,也才是张翎的《唐山大地震》中母亲元妮在决定儿子和女儿生命的那一刻,为什么她选择了儿子。如果说百年五四的现代文化在带娣母亲身上有一点作用,那仅仅是她敢于将两个孩子改成己姓。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