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就叫熊太行也行
就叫熊太行也行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79,007
  • 关注人气:2,6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摇手机认识的,如何说服父母同意我们的婚事

(2017-02-13 13:24:44)
标签:

杂谈

我曾经遇到过一个年轻人跟我问,是某种约会(大家懂)软件认识的,但是现在越谈越投机了,想看看有没有什么好办法说服父母,担心父母听说是这么认识的会反对。

我就跟他说,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在《初刻拍案惊奇》里,就有这么一个故事,一个书生和尼姑是怎么结婚的。

这个书生复姓闻人,单名一个嘉。闻人嘉可能是“闻人家”的隐语。

情人节指南:约会软件认识的,如何说服父母同意我们的婚事

这位闻人是个秀才,湖州人,要考试的时候遇到了一个16岁的小和尚要搭船去杭州,他觉得路上有个伴儿可以谈心,就让人上船了。晚上一起睡在船舱里,睡着了发现和尚伸手摸他,他觉得和尚很清秀,也就伸手摸和尚,结果摸得:

想道:"这和尚倒来惹骚!恁般一个标致的,想是师父也不饶他,倒是惯家了。我便兜他来男风一度也使得,如何肉在口边不吃?"闻人生正是少年高兴的时节,便爬将过来与和尚做了一头,伸将手去摸时,和尚做一团儿睡着,只不做声。闻人生又摸去,只见软团团两只奶儿。闻人生想道:"这小长老,又不肥胖,如何有恁般一对好奶?

再摸下去,发现是个女生,更合适了,俩人就好上了。这个小尼姑叫静观。

小尼姑也很厉害,告诉书生:

那女尼道:"相公可怜小尼还是个女身,不曾破肉的,从容些则个。"

小尼姑是个兵法家,她知道自己要什么,她告诉公子:我和尼姑庵里那些妖艳贱货不一样。那时候的人对这个看得比较重。

"小尼非是别处人氏,就是湖州东门外杨家之女,为母亲所误,将我送入空门。今年正月间,正在门首闲步,看见相公在门首站立,仪表非常,便觉神思不定,相慕已久。不想今日不期而会,得谐鱼水,正合夙愿,所以不敢推拒。非小尼之淫贱也。愿相公勿认做萍水相逢,须为我图个终身便好。

要结婚。

目标非常明确。

野合、出家人破戒,这对一个书香门第已经很不像话了。这俩人应该不太能有好结果。

注意这个回目的标题里就有“野战”二字,我搜索的时候发现还有中学把这本书放在自己网站上供同学们课外阅读的,还有快8000的阅读量。在这里得跟家长们说一句,在给孩子买古典名著之前,最好是自己先读一遍。

书生显然吃这套。

闻人生道:"尊翁尊堂还在否?"静观道:"父亲杨某,亡故已久,家中还有母亲与兄弟。昨日看母亲来,不想遇着相公。相公曾娶妻未?"闻人生道:"小生也未有室,今幸遇仙姑,年貌相当,正堪作配。况是同郡儒门之女,岂可埋没于此?须商量个长久见识出来。"

注意了,书生开始问家里情况了,他自己立刻就想到一个借口:“同郡儒门之女”。

其实小尼姑爸爸不在了,被妈妈送去出家,按说就得听妈妈的话,但是书生很厉害,给她定位是“儒门之女”,“她爸爸是读书的,她爸爸如果活着一定希望她嫁给读书人”“我是读书人,我要把她救出来。”

只要喜欢,人就能找到各种合理化的理由。

静观道:"我身已托于君,必无二心。但今日事体匆忙,一时未有良计。小庵离城不远,且是僻静清凉,相公可到我庵中作寓,早晚可以攻书,自有道者在外打斋,不烦薪水之费,亦且可以相聚。日后相个机会,再作区处。相公意下何如?"闻人生道:"如此甚好,只恐同伴不容。"静观道:"庵中止有一个师父,是四十以内之人。色上且是要紧,两个同伴多不上二十来年纪,他们多不是清白之人。平日与人来往,尽在我眼里,那有及得你这样仪表?若见了你,定然相爱。你便结识了他们,以便就中取事。只怕你不肯留,那有不留你之事?"

小尼姑知道情人是个好色的人,不然也不会连和尚都摸了。她准备用最烈的色把他给虐废了,等他见过世间浮华,再一起去坐旋转木马。

我师父三十多岁,俩女师兄二十多,都乱得很,你这么帅,跟我走吧。

据说过去有的牧民要驯狼看羊,就把加了盐的烧羊肉给狼吃,一次给它吃吐了,就再也不敢碰羊了,最早的狗,很可能就是这么训练出来的。

师父和俩师兄跟书生乱的时候,小尼姑不去争,结果有法事,几个人要出去三个人出差,大家就决定小尼姑留守。这个时候小尼姑来找书生,谈论逃跑的事,再不跑身体都垮了。

进来对闻人生道:"此非久恋之所,怎生作个计较便好?今试期日近,若但迷恋于此,不惟攀桂无分,亦且身躯难保。"闻人生道:"我岂不知?只为难舍着你,故此强与众欢,非吾愿也。"

先是打气,因为书生是个雄心勃勃要做事业的。

静观道:"前日初会你时,非不欲即从你作脱身之计,因为我在家中来,中途不见了,庵主必到我家里要人,所以不便。今既在此多时了,我乘此无人在庵,与你逃去,他们多是与你有染的,心头病怕露出来,料不好追得你。"

小尼姑谈起来原由,尼姑们都和书生乱过,不好去追赶了。

闻人生道:"不如此说,我是个秀才家,家中况有老母。若同你逃至我家,不但老母惊异,未必相容;亦且你庵中追寻得着,惊动官府,我前程也难保。何况你身子不知作何着落?此事行不得。我意欲待赴试之后,如得一第,娶你不难。"

各位,这是很高明的做法,今天的青年男女谈恋爱,总是说家里反对怎么办。其实家里反对,就说明你实力不够,收入低,时不时要家里补贴,找工作要靠家里的关系,那就是会被家里干涉的。如果你自己找工作、学艺术,每个月挣钱很多能接济家里,那家里的态度也会好得多。古往今来都是如此,书生如果中举了,婚姻就是可以有更大的自主性。

静观道:"就是中了个举人,也没有就娶个尼姑的理。况且万一不中,又却如何?亦非长算。我自出家来,与人写经写疏,得人衬钱,积有百来金。我撇了这里,将了这些东西做盘缠,寻一个寄迹所在,等待你名成了,再从容家去,可不好?"

书生高明,小尼姑更高明,她准备好了书生考试失败的复读费用和生活费了。湖州是明朝的发达地区,那里做尼姑四五年能挣一百两银子,相当可以了。但是她仍然不知道中了举人怎么娶尼姑,不过跑了以后洗白身份总是可能的。

闻人生想一想道:"此言有理,我有姑娘,嫁在这里关内黄乡室家,今已守寡,极是奉佛。家里庄上造得有小庵,晨昏不断香火。那庵中管烧香点烛的老道姑,就是我的乳母。我如今不免把你此情告知姑娘,领你去放在他家家庵中,托我奶娘相伴着你。他是衙院人家,谁敢来盘问?你好一面留头长发,待我得意之后,以礼成婚,岂不妙哉?倘若不中,也等那时发长,便到处无碍了。"静观道:"这个却好,事不宜迟,作急就去。若三日之后,便做不成了。"

书生得了启发,想到了自己的姑娘(就是姑姑),按说姑姑是个信佛虔诚的人,如果发现侄子坏了一个出家人名节,会不会爆发了举报这对狗男女?

当然不会。

所有的亲戚里,姑姑是最疼侄子的,这是娘家的血脉娘家的根。

闻人生道:"好叫姑娘得知,小侄因为寻下处,做出一件事头来,特求姑娘周全则个。"姑娘道:"何事?"闻人生造个谎道:"小侄那里有一个业师杨某,亡故乡时,他只有一女,幼年间就与小侄相认。后来被个尼姑拐了去,不知所向。今小侄贪静寻下处,在这里西溪地方,却在翠浮庵里撞着了他,且是生得人物十全了。他心不愿出家,情愿跟着小侄去。也是前世姻缘,又是故人之女,推却不得。"

大家细看,闻人生隐瞒了什么。

没有提路遇野战

这是我老师的女儿,我师妹,被一个尼姑拐走了,现在被我解救。

麻蛋,拐带人口你不打官司?

这个谎不高明,姑姑能看出来。

但是姑姑不说破,我们要知道,善意的谎言不要随便戳,你如果把话说明白,就是要让姑姑担风险了,回头妈妈问姑姑,这姑娘哪来的,姑姑不能瞒着妈妈,这事提出野战,就黄了。

婚姻这事,只要自己特别喜欢,该撒谎的细处要撒谎!

姑娘一见静观,青头白脸,桃花般的两颊,吹弹得破的皮肉,心里也十分喜欢。笑道:"怪道我家侄儿看上了你!你只在庄上内房里住,此处再无外人敢上门的,只管放心。"

姑姑看见了女孩儿就喜欢。男女婚恋这事,出身伪造虚构一点问题不大,家里长辈一看容貌性格好,这事就成了。

在这期间,书生中了举人,正好是考进士的年份,他又要去考进士了。

到得十月尽边,要去会试,来见姑娘。此时静观头发开肩,可以梳得个假鬓了。闻人生意欲带他去会试,姑娘劝道:"我看此女德性温淑,堪为你配。既要做正经婚姻,岂可仍复私下带来带去,不象事体。仍留我庄上住下,等你会试得竟荣归,他发已尽长。此时只认是我的继女,迎归花烛,岂不正气!"

闻人嘉其实是贪恋温柔,带着小尼姑去考试,生活上有人照顾。但是这样一来,有人一旦介绍对象,静观只当小妾了。

这个时候姑姑出来替小尼姑做主了,你别,带去成小的了,你去考,考完了我来做主,明媒正娶!

想想他们的第一次相遇,小尼姑的战略目标:就是要做闻人嘉的妻子。

可以想见,这一年之中她是怎么讨好姑姑(她有一百两银子),得到姑姑欢心的。有这么一个强援,就赢了。

各位做儿媳妇的,婆婆如果苛刻,一定要有姑姑撑腰,姑姑疼侄子,侄子也对姑姑是特别尊敬的,你老公的姑姑能影响他,还往往跟你的婆婆有矛盾,想想看,这个力量要不要争取一下。

闻人生见姑娘说出一段大道理话,只得忍情与静观别了。进京会试。果然一举成名,中了二甲,礼部观政。《同年录》上先刻了"聘杨氏",就起一本"给假归娶",奉旨:准给花红表礼,以备喜筵。

书生去考中了进士,这个时候要报简历,他也填了一个已婚,结果圣旨允许他回老家结婚。

卧槽,圣旨哎,现在两边的娘都只能服从了!

驰驿还家,拜过母亲。母亲闻知归娶,问道:"你自幼未曾聘定,今娶何人?"闻人生道:"好教母亲得知,孩儿在杭州,姑娘家有个继女许下孩儿了。"母亲道:"为何我不曾见说?"闻人生道:"母亲日后自知。"

好些话还不能现在说,要等到花烛之后再娶,圣旨上是说许他娶杨姑娘,但是这会儿如果老娘觉得被骗,寻死觅活,给他塞进来一个别的杨姑娘,这事还要黄。

选个吉日,结起彩船,花红鼓乐,竟到杭州关内黄家来,拜了姑娘,说了奉旨归娶的话。姑娘大喜道:"我前者见识,如何?今日何等光采!"

注意姑姑的大喜,姑姑是个聪明人,她当时为女孩撑腰,是很好的投资,姑姑是个老寡妇,似乎没有什么人在身边,侄子当然会接济他,但是如果侄媳妇混蛋,也可能被欺负,现在侄媳妇是干女儿,好办了。

先与静观相见了,执手各道别情。静观此时已是内家装扮了,又道黄夫人待他许多好处,已自认义为干娘了。

这个干娘,就是这个婚姻的合法性来源。

黄夫人亲自与他插戴了,送上彩轿,下了船。船中赶好日,结了花烛。正是:红罗帐里,依然两个新人;锦披窝中,各出一般旧物。
到家里,齐齐拜见了母亲。母亲见媳妇生得标致,心下喜欢。又见他是湖州声口,问道:"既是杭州娶来,如何说这里的话?"闻人生方把杨家女儿错出了家,从头至尾的事,说了一遍。母亲方才明白。

这时候可以告诉母亲了,圣旨、姑姑的面子、儿子中进士的欢喜,母亲再也不会嚷叫起来了。儿媳妇是小尼姑这件事,不再追究了。

次日闻人生同了静观竟到杨家来。先拿子婿的帖子与丈母,又一内弟的帖与小舅。杨妈只道是错了,再四不收。女儿只得先自走将进来,叫一声"娘!"妈妈见是一个凤冠霞帔的女眷,吃那一惊不小。

再带着媳妇回娘家,其实杨氏的妈妈早就认不出她来了。

女儿道:"娘休惊怪!女儿即是翠浮庵静观是也。"妈妈听了声音,再看面庞,才认得出:只是有了头发,妆扮异样,若不仔细,也要错过。

其实没有隐患,但是杨家也是湖州一个正经人家,横不能不来往,所以要排除隐患,同时让妈妈安心,同时再和小舅子结盟。再一个也是出一口恶气,怎么就把亲女儿送进那个火坑。

女儿才把去年搭船相遇,直到此时,奉旨完婚,从头至尾说了一遍。喜得个杨妈妈双脚乱跳,口扯开了收不扰来,叫儿子去快请姊夫进来。儿子是学堂中出来的,也尽晓得趋跄,便拱了闻人生进来,一同姊妹站立,拜见了杨妈妈。

杨家是读书的家庭,小舅子也是学堂里出来的,这以后做起官来,那也是自己的膀臂帮手。

此时真如睡里梦里,妈妈道:"早知你有这一日,为甚把你送在庵里去?"女儿道:"若不送在庵中,也不能勾有这一日。"当下就接了杨妈妈到闻家过门,同坐喜筵。大吹大擂,更余而散。

好了,我们总结一下一切不受祝福的婚姻如何修成正果吧:

两个人要团结

闻人生和杨氏两个人从开始的时候就是想要结婚的,一个想娶,一个想嫁。心往一块想,劲儿往一处使。

争取了正确的支援

这个姑姑的角色功不可没,提供了场地支持和合法性来源。

克制不当的欲望

就是姑姑说的那句,你们带来带去像什么样子?注意,这不仅仅是家庭保守,闻人嘉就要进入仕途了,如果带着身份不明的女人,很容易被人参一本,一查再是尼姑,功名就没了。

只说必要的信息

闻人嘉和妈妈说了一些事,跟姑姑说了一些事,有取舍,这是对的,只说必要的事。该撒谎可以撒谎。

这段书非常好看,就是因为三个人都是人际关系的高手:

书生在欲望上乱,但心上却特别忠诚,到最后还能克制欲望。

小尼姑没有太大的见识,但是明白,要有钱,要有长辈的支持,男人要有事业上的前进。最后小尼姑回到娘家,妈妈自责说自己做错了,她却用结果来劝娘,而不是一顿数落,这是极高明的策略。你寒碜了老娘一顿,以后丈夫会瞧不起母亲和自己兄弟,那自己也就缺少了一个支援方。

如果姻缘成了,要尽快宽恕那些曾经是障碍的人,恢复来往。

姑姑也高明,她知道侄子是个有才能的人,以后是个官员,帮他办事,冒着风险也没有问题。发现女孩儿聪明孝顺之后,她追加了投资,让女孩儿成为官太太,而她也成为了官太太名义上的娘家,自己的社会地位也有了提升。

好些人跟我说,熊老师你推荐三言二拍,这看得觉得好黄。

我说不对,仁者见仁,你怎么就看见黄了呢?这个故事里,凌濛初老师写了三个人精是怎么办事的,而你,怎么就看见了那段庵中的混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