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杏林守望
杏林守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173
  • 关注人气:10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救死扶伤”是一剂毒药

(2016-02-04 08:37:15)

      
有时在反思自己弃医的心路,这大抵是多因素的结果,就像种子发芽需要阳光、雨水、养料种种条件具备一样。这颗种子已经在心里酝酿许久。台大柯文哲医生在《回家的路太远》里写到“
我的人生太顺利了。35岁就当上主治兼外科加护病房主任,台大一百年来找不到第二个。以世俗的眼光来看,我好像什么都有了,成就、名利、妻贤、子孝。但我不快乐,连家都不想回。这辈子我从没做过自己想做的事。我念台大医学系,不是因为想当医生,是爸爸帮我填的志愿;结婚是我妈替我相亲;至于要生几个孩子,我太太做的主。但我问自己到底想做什么,却想不出来。”我的志愿也是父亲填的,我的完全释放,是由于父亲的去世,没有了伞,也没有了桎梏。

      
每个时代都有弃医的人,这个时代弃医可以找到太多原因,比如体制、阳光收入、医疗环境等等。但这些都不是最核心的,至少不是我的。最核心的问题,是受教的“初心”从最开始就建立错误。“救死扶伤”是医学院以及社会一直灌输给医学生的“初心”,还常常听到的教诲是“做医学家,而不是医学匠”。

      
当在这所青砖绿瓦,有着殿堂级老教授、优良大查房传统的医院里,听完种种头脑风暴似的诊断鉴别诊断,最后大部分结论只是让病人死个明白(得到一个明确的疾病诊断,但治疗无能为力),发现“救死”常常不能,救死扶伤的”初心“一次次被挫折。回想鲁迅大骂中医是庸医,慕然觉得西医又何尝不是。于是重读希波克拉底誓言,发现古老的誓言里找不到什么”救死扶伤“的豪言壮语,有的只是谦卑,”我要记住,我是医生但不是上帝
Above all, I must not play at
God”,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