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杏林守望
杏林守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173
  • 关注人气:10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圣诞期间的事

(2011-12-25 20:51:38)
标签:

杂谈

很久没去过祷告会,周五晚是今年户外的最后一次。我很冷漠的去了,只想做一个实验,排除掉自己的一切情绪感觉,究竟要看看祂会做什么。结果一开始唱诗,眼泪就滚滚而下,我可以把自己抽离出来,然后略带嘲笑的对那个流泪的自己说,“哎,少装啊。你是不是又在想那些不好的事情所以自怜的哭泣。”然后发现脑子里并没有想那些事情,因为我很清楚那种哭泣跟这个很不同,那种是泪水的流量随着情绪的喷涌而变化的,而这种是不由自主往外流。“喂,说好了不带感情,不哭的,我们是来做实验的,赶紧把眼泪憋回去。”然后,我发现不能。我明白了的确是里面那个干渴了很久的缘故。然后,双牧开始讲道,泪水突然停住,一直到后面的祷告也没流过,而是非常的平静安稳的感觉,然后我拼命的回忆那种熟悉的抑郁低落的情绪,发现不能一点都不抑郁,然后想那些让自己惧怕的事情,发现一点都不害怕他们,里面很有力量,但一点也不激动亢奋,而是平静而有力量。结束的时候,我没有强挤笑容跟大家握手,我能感觉到面部在很自然平静有力量的微笑。

去之前,我还在想千万不要碰到某位姊妹,最开始是她带我来的教会,对我很有负担,我很担心碰见她,然后关心的问最近怎样,因为我就想自己闷着不想打开。开始唱诗的时候,没有看见她,松了一口气,一会儿我用余光看到进来一个熟悉的身影,然后正好坐到我这排,她轻声跟我打了一声招呼。我有强烈的感觉,是主让她来的并且坐到我旁边(从那次偶然遇到她,然后跟着去了次营会就决志了,到现在,几乎每次见到她都很偶然都在坎儿上都像是主安排的)。结束的时候,她跟我说“我有点事想跟你说,”我心头一紧,“我们小组平安夜聚会,你来吗?”那时候我心里已经莫名充满了力量,就高兴的满口答应,实在是有很久连进一个小组的力量都没有。

平安夜,我跟一块住的还没信主的师妹说,跟我一块去个聚会吧,在家也无聊,她说你们教友的活动我就不去了吧,我说他们我也不认识,圣诞节不就应该去教会过(才正宗吗),都是各行各业很正常的人,应该挺有意思吧,于是就一块去了。因为心里那种安稳平静的力量一直在那,所以去了并没有不自在,没有人“特”亲热的来招呼你,但是很舒服很平静的感觉,见到很多熟悉的名字。国勇见到有慕道友去,很有负担,他讲每首赞美诗的来历意义,讲圣诞节的意义,讲自己最近的感受,请DXZM讲自己的信主见证。我心里并没有像以前那样很急切的感觉,揪心师妹能听懂多少,她有没有被感动之类,也没有一遍一遍在心里自我安慰一切都在主的手中之类。我像安息在溪水旁一般,很平静安稳舒适自在。

在周五祷告会上,那种力量使我特别想去平台。我对主说如果周日一早我还有这种感觉我就上去,我甚至想好了见到JC后我会如何。姊妹说不要去,家里还有个不信主的师妹,为着她先别去。周六聚会结束回家很晚才睡。周日我醒来时,却被一个念头击败,“你已经这么久没有正常的小组聚会,你的灵命一直在低谷徘徊,你以为临时有些感动,你的灵命就会大幅度进深吗?你的力量就足以让你有资格去征战吗?你以为没有操练临阵磨枪可以不受伤吗?你想想你去平台的真正用意是什么,是想借此讨好上帝让祂可以应许你的要求吗?想想上一次没有准备好就去的后果,你迎来的是灵命的复兴还是长时间的低潮?你跟上帝很久都没有很好的交流过,你认为祂会同你一起上去吗?”我不知道这是撒旦的谎言,还是上帝的提醒,然后我没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北京一夜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北京一夜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