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杨申
杨申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5,700
  • 关注人气:19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从此不闻《大实话》——张文顺去世的报道感悟

(2009-02-22 20:36:17)
标签:

张文顺

郭德纲

徐德亮

德云社

相声

娱乐

分类: “申”度评论(戏剧外)

  “说天亲,天也不算亲,天有日月和星辰。日月穿梭催人老,带走世上多少的人;说地亲,地也不算亲,地长万物似黄金,争名夺利有多少载,看罢新坟看旧坟……”   

    这是德云社的小曲《大实话》,第一次听还是在05年的夏天,朋友请我去第一次去德云社看演出(当时好像还叫北京相声大会吧)那天演的是相声剧《这些年我们说相声》,结尾便唱起了这个小曲。朋友告诉我说,一般唱了这个后,演出就结束了。而后在朋友收集的德云社自产DVD里,发现了最好的《大实话》版本,乃是郭德纲与张文顺先生合作完成。

    一晃几年过去了,德云社的声势早已不是当年可比,而我也因为工作,和郭德纲、于谦、王海等人建立了良好关系。我出道时的第一篇稿子就是德云社十周年,第一次处理的事件就是“郭德纲勒令弟子退出相声大赛”。而后的“315藏密排油”、“纪念侯跃文演出”“德云社与姜昆博客开战”“郭德纲惹绯闻”“徐德亮退出德云社”等等与德云社有关的重大事件,均是我全国首家独家报道(不是说平媒记者做的不好,而是网络媒体的速度优势,而其他网络媒体也差得太远)。但这些报道中,最让我感受深刻的,并非是所谓的“争议”,而是上周张文顺先生的去世。

 

    和德云社很多人认识,但却从没和张先生说过话聊过天,因为老先生一直以来因病无法演出。在去年老先生70寿诞的时候才又见了面。当时的张先生虽然衣着依旧精神,但已经言语吃力。即使这样,张先生依然不时显出自己的幽默,并在当晚的寿诞演出中坚持表演了《大实话》,不想从此成为了绝唱。

 

    记得本月16号一早,王海给我打来电话,称张先生故去。当时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只是立即驱车赶往德云社。到达时,灵堂正在布置。老郭站在灵堂里,没有什么过多的言语,只是感受到一种难以言表的悲哀。第二天在网上碰到了徐德亮,和他聊了很久,谈到了张先生谈到了“清理门户事件”。当时德亮说,自己多说什么都可能被一些人骂。我说:“你说话可能被一些人骂,但是如果你什么都不说,会被所有人指责。”或许是我终于说了一句有道理的话,德亮随后托我发了稿件以示悼念。

 

    22日上午,八宝山殡仪馆东厅,追悼会。老郭率领德云社全体跪拜的一刹那,我的心里也有说不出的难过。虽然之前送走过很多名人,基本上每个都比张先生名气大,但此次才让我有了震动。在休息室,一向擅于和老郭交流的我,半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看着老郭在那里流泪。他的那句“相声界再也死不起人了”并不让我感动,反而是“实在是没办法了,只能救到这份上了”更有真情实感。

 

    德亮今天也去了追悼会。在灵前德亮跪倒在地,大哭不止,不断用力地磕头。随后,他和郭德纲握手。或许二人之间的恩怨或许无法磨灭,但此时悲痛的心情,应该是相通的吧!德亮拜祭之后便迅速离开了殡仪馆,几个相熟的记者都觉得不好上前打扰。但是搜狐的记者不太长眼,为了所谓的新闻而追过去拿着录音笔采访。我和信报的学军大叔见状连忙赶上解围安慰。德亮流着泪,仅仅说了一句“老先生没少受罪,现在解脱了,祝他一路走好”后便挥手离去。看着他的背影,只觉得一种难以言表的孤单,在寒风中微微颤抖的他只能独自去感受悲伤了。

    对于德亮的到来,老郭淡淡地说:“来了就好,感谢他。”但随后一句“终于最后还是来送了老先生”带着一丝责备之意。想想老郭的伤感,想想德亮孤独,不禁让人黯然。

 

    回去的路上,我反复听着张先生版的《大实话》。特别是那句“说爹妈亲,爹妈也不算亲,爹妈不能永生存,满堂的儿女留也留不住,一把黄土与泪纷纷……”,当时唱完这句后,张先生幽默地捧哏“真要走谁也留不住”。那种幽默、诙谐与洒脱,不是现在任何一个捧哏演员能够做到。有朋友问我,张文顺的作品有什么,我会一大串说出不少。但要是说代表作,我推荐《中国相声五十年之现状》和《大实话》。这两部作品都是张先生捧哏艺术的精华所在,不知道《五十年》老郭以后还会不会说,但《大实话》肯定还会继续唱……但绝不会再有第二个张文顺,也绝不会再像当初那样精彩!

 

    再见了,张先生,很遗憾在你生前我从未采访过你,从未与你交流。没有你就没有德云社的今天,而德云社的可爱,并非是现在火爆辉煌,而是当初创业期间大家的艰苦奋斗。每个人都会争名夺利,都会为自己而活,但最终的结局何尝又不是“一把黄土”?如果知道张先生会这样早地离去,老郭和德亮去年是否还会决裂?或许依然会,但今天他们各自的悲伤,也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吧!

    今日送别张文顺,从此不闻《大实话》……张先生,一路走好!

 

ps:某几位记者同行,在遗体前不断闪光灯拍照,劝阻后依然我行我素。试问这些人是否有起码道德?究竟是新闻工作大,还是尊重死者大?!为求一新闻不择手段、以闪灯亵渎者,媒体败类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