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杨申
杨申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32,750
  • 关注人气:19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看《天朝》首排:仅靠黄金阵容能否制造经典

(2008-04-06 23:09:43)
标签:

天朝1900

国家话剧院

李龙云

雷恪生

韩童生

倪大宏

陈建斌

冯宪珍

马书良

戏剧

话剧

文化

分类: “申”邃目光(独家剧评)
声明:由于是首次联排,本文并非剧评!只作为个人艺术看法,严禁商业转载,严禁断章取义!
 
雷恪生、陈建斌、倪大宏、韩童生、马书良、冯宪珍……这些人无论拿出任何一个人主演一部话剧,都是值得人们观看的。这群国家话剧院的“台柱级别”名角,如今却齐聚一部《天朝1900》,其演员阵容实力之强大,近10年内任何剧院团体难以媲美。编剧李龙云也早已是久负盛名,业内地位不可动摇。导演尹力虽然首次涉足话剧,但凭借国话众位领导、导演的掌控,也应该不会让人失望。
4月6日晚,我走进了中戏大剧场,有幸看到了《天朝1900》的首次联排。虽说是首次,在衔接和交流上尚未娴熟,但演员们的表演依然让我折服。虽然该剧没有明确的绝对主角,但无论哪一位演员,都把自己的人物塑造得丰满有机,独具特色。可以说,仅看演员的表演,就足以让人沉迷其中。
我从来不去追星,但对于上述国话的诸位老师们,却一直由衷崇拜。我一直认为,国话的演员在舞台上综合实力全国第一,主要是中年演员们,无论是舞台功力还是经验,都是其他院团难以“集体超越”的。演员谢幕时,我一直在鼓掌,并“很难得”地高声叫好。可以说,上述国话的老师们即使是在以表演著称的俄罗斯,也绝对是一流演员!
然而,除去演员的表演之外,我却再未找到能够令我兴奋陶醉的内容。特别是对于剧本,我实在难以称其为“大师之作”,甚至连“优秀之作”尚不能苟同。据传说,李龙云先生的作品是不允许他人删改的。或许是李龙云先生太过爱惜剧本、太希望寻求哲思人性、太不屑于单纯追求剧本的矛盾冲突,因此该剧开头戏之“缓慢”,结尾戏之“拖沓”,使得该剧首次联排竟然长达2小时50分钟!而具有观赏性的“戏剧段落”仅为中间部分。
 
我们不能以时间的长短来评价一部戏内容的优劣,在俄罗斯时我曾观赏列夫~朵金长达9小时演出的《群鬼》(陀思妥耶夫斯基同名小说改编),在语言尚不明了的状态下依然未有丝毫疲倦。然而在《天朝1900》中,我却遗憾地感觉到“累”。其原因诸多,以下列出几点,仅供参考。:
1 缺乏行动性!!
该剧虽然具有强烈的史诗性,着墨点在于1900年义和团至八国联军入侵北京这一年中的社会状态,但过于注重交代情节与人物命运,缺乏具有行动性的段落。开场几乎全是铺垫,都是在讲述当时国人与西方之间的排斥与守旧的内容,且仅靠语言叙述。而结尾,在斩首之后又不断加入状态性地“聊天”,一次次地反复讲解同一个主题。这种剧情安排,使得开场戏不宜抓住观众,且结尾节奏变得拖沓,难以再次挑起,观众们只能是在期待结束中一次又一次地受到教育。
戏剧的特点是矛盾、冲突、行动等等,而非叙述与评论。假使作为纯文本小说,或者爱国主义评论,那麽剧本没有问题。但如果作为戏剧,那恐怕需要李龙云先生着实去删节一下剧本。一些不必要的场面可以删节或者合并,这样对整个戏绝对有益无害。
举个例子,倪大红所扮演的恩海被指认为杀死德国公使的凶手后,在朝廷、民众、以及自己儿子的“劝说”下,早已经心碎无奈。然而再后面又另外设立一场“法场戏”。如今的“法场戏”除了那段民众围观的情节外,没有任何新内容,仅仅是靠群众场面来烘托气氛。假使我来排这场戏,那麽就会在之前在木盆中受到劝说的那场戏时,让儿子最后直接将斩首令插入恩海脖颈后,恩海从木盆中站起,高喊:“为大清国死,不值”,收光。即使必须再做说明,只需加入些许画外音介绍即可。甚至多给陈建斌扮演的芹蒲加一道光表现,即可。(必须要求才加,如果我的本意,实则无需。)
诸如此类的段落还有一些,其实完全可以合并,以压缩演出时间,减少重复。观众接受的观剧时间大约是2小时15分钟左右,这还是在戏抓人的情况下。假使一再以剧作家自己的倾诉为目的而忽视观众们的接受疲劳,那恐怕最后效果是得不偿失吧?
 
2 是人性还是爱国主义教育?
我一向不反对排历史题材的戏剧,但如果仅仅是排出历史,那麽倒不如去看看史书。任何一部历史题材的作品,都应该有古今通用的内容。换句话说,应该让人们看到历史而联系到现今,联系到自己,否则历史剧就仅仅是一个纪录片,除爱国主义教育之外,不具有任何现实意义。
《天朝1990》不应该仅仅是还原历史,不应该仅仅是让人们面对历史的屈辱,更不应该仅仅是为激发爱国热情。《天朝1990》应该探讨的是人的怯懦、自私、利己、幻想、甚至旧有的“劣根性”。面对危机、面对外来事物、面对死亡、面对众叛亲离、面对愚昧,你会怎样?你周围的人会怎样?你该如何面对自己?你该如何对待他人?这应该是演出的意义,而非单纯地忆苦思甜。
我相信李龙云先生也并不是希望仅仅存在于还原历史,但现在所呈现出来的戏却由于笔墨篇幅问题,使爱国主义教育变成了主要内容。当然,爱国主义教育应该是永远进行,但如果把这部戏变成一部教科书,那麽真没有必要动用如此强大的演出阵容。
看戏的时候,朋友和我谈到“劣根性”,问该剧是否在对其批判。我可以不客气地说,该剧如果是意图在批判民族劣根性,那距离鲁迅的杂文以及小说恐怕无论在力度上还是笔法上内容上都相距甚远。我们何必要去剧场看民众围着等待看杀头?只需要去看看《药》之类的作品即可。
历史的局限性是历史剧最大的难题,如何借古喻今,恐怕还是需要再加斟酌,至少,从编剧抛弃一味倾诉开始。
 
在入场前,我拿到一份剧组给媒体的通稿。映入眼帘的就是这样一句:“一进入联排现场,记者就立刻被恢宏的舞台制景‘震’住了”。或许是剧组撰写通稿的朋友实在把戏剧口的记者们当成了业余的圈外人,对于舞美,我并没感到有什么新奇,可以说,从一看到舞台,我就预测到了景物会如何用。可以说,没有任何一个舞美处理是出乎意料的。退一步讲,我不觉得新鲜是因为看的戏多,但我询问其他记者,也只是称该剧算是个大制作,但也并无被“震”住的感觉。
在通稿上还写道:“国家话剧院为该剧耗资47万元全新购进了一整套LED灯,具有极高的视觉冲击力,将在舞台上随心所欲地制造出流水般的梦幻效果”。看到47万的灯,我不禁心动,但全剧的灯光效果却并没体现出47万的价位,特别是最后打出的公园效果以及结尾演职人员字幕,更是忍俊不禁。公园效果让我再次感觉到在图解中受了教育,而字幕则让我更坚定地认为是看了一部记录片。
 
说了不少,仅仅代表我个人,相信其中有一些也是部分观众的意见。作为首次联排,我不能说去批评什么,只是希望这部戏能够精益求精,要知道,《天朝1900》很有可能近10年内最好的戏剧作品!但现在,我只看到了黄金阵容的表演。然而,仅仅依靠表演成为经典的作品还尚未存在过。因此,我宁愿得罪人也要写出这篇文字,不是以提意见为目的,更不是显示自己标新立异扬名立万——只为在该剧正式时得到真正的震撼!
 
号外:楠楠同学自跟随我看戏以来,今天第一次自己写了剧评,作为从未接触过戏剧学习,只是听我谈戏、和我看戏的一名业余纯观众,能写成这样我感到欣慰。她这篇《天朝1900》的文字虽然很感性,也不乏小女人的矫情和倾诉。但是也算是观众之言,哪怕只能代表她自己。
特此将其链接夹在我的博客里,以作为鼓励!希望朋友们多去指点!链接如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