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苟学锋
苟学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720
  • 关注人气: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诗人柏桦不教授——《今天的激情》读后

(2006-05-05 12:41:18)
分类: 流水水账·诗文

诗人柏桦不教授——《今天的激情》读后

 

柏桦给我的印象,没有因为这本《今天的激情——柏桦十年文选》而有所添加。50岁的柏桦,以一个诗人的回想口吻,给自己的儿子取名一个字:慢,合起来叫柏慢。在我看来,一个诗人的诗歌生涯,就该是一种。艾略特说,诗人的风格,20年一变,还有一位忘了名字的诗人说得更绝:一个诗人的一辈子,就是一首诗。我想这都是在描述对于一个诗人的人生纠缠。

当了西南交通大学比较文学专业教授(而且给研究生上课)的柏桦,在我看来还是诗人的头衔更切合一些。卡夫卡说,一个笼子在等待一只鸟。教授的职位,柏桦当着一定与被关进笼子的那只鸟儿有一比。

作为这本10年的文选,我看到的只有柏桦的生存影子:是生活把柏桦送到了教授的人生站台,而不是诗歌。在教授的席位上,以诗人身份对诗歌发言的柏桦,除了诗人交往间的现场感令我读来亲切之外,我没有看出柏桦对诗歌的理论建构有什么贡献,哪怕是稍微有份量一点的贡献,尽管这是他的10年文选。

一个诗人的“慢”与当代中国生活的快,就此彻底错位。这不是柏桦的错,谁能拒绝中国当下的甜蜜生活呢?

         也不只是柏桦,类似的诗人多的是。但是,优秀的现代汉语诗歌文本,就是这样被减下去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