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梁恕俭
梁恕俭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51,304
  • 关注人气:58,1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岁月怀想:最吸引人的扑克玩法

(2011-08-05 18:46:12)
标签:

课改中国行

随笔杂谈

勾级的打法

扑克牌玩法

流金岁月

分类: 随笔时评

岁月怀想:最吸引人的扑克玩法

梁恕俭


   从宁波到上海的动车上,“斗”了半天“地主”,索然无味,突然想起十年前在山东彻夜玩“勾级”的乐趣。
   十年前,在郯城二中的校园里,一到假期或周末,树阴下或值班室,总有6个人在玩扑克,周边围着一大圈看热闹的人。晚上黄金时间,转让一次打牌机会是可以换一包烟的。吃饭时间,也不间断,替换者轮番上阵。搞个通宵是常事,只有早晨八九点钟,能稍微停歇一会儿。在不涉及金钱的扑克游戏中,勾级是最有魅力的。
  勾级由6个人分两队打4封扑克。轮流抓牌,不留牌底。第一把红3先出,谁先出完牌为“头客”,挣两分,吃两张贡(同时,还两张废牌)。“二客”挣一分,吃一张贡。最后被捉的为“大落(念拉)”和“二落”。出牌时,3、4、5最小,王、2、A较大。出牌的规则是张数要相等,要以大压小,不能连串出,也不准“姊妹对”,更不可以“三带一、四带二”。所有的变化都在2和王上,2可以附加在任何牌上充数,带有小王的就算“勾级”,只有对门可以打(捎牌除外),带有大王的无敌。
   5(包括5)个以上的“10”、4个以上的J、3个以上的Q、2个以上的K或A、1个以上的“2”(又称“钱”)和小王为勾级,一般情况下只有对门可以打。对方不打,就获得了出牌权。比如,一方出6个8,下家可以跟6个9或6个10等,也可以跟5个J加一个2或4个Q加两个“钱”等。头客、二客争出分晓后,就进入“四家乱残”,即谁都可以打或被打,就像“没头”(对门跑掉后即为没头)一样。
   好牌的特征是至少有两个王,钱多,点子大,弱牌少或有小牌的“绝门”。勾级的技巧在“阻”、“顺”、“送”、“捎”、“开”上。因为左右和对门都是敌手,所以,要想方设法阻挠下家顺牌。要千方百计掩护自己的同伙,在争头客的最后一把,还可以“捎带”上家的勾级,如果能顺利走掉,就可多吃一张“贡”。所谓的“开”就是“开点”,即自己的勾级牌必须有一次不被对方压倒,否则在头客走掉后,就要进“点贡”。这样,最强势的头客,有时是可以吃4张贡的,即大落2张(如果是同伙,则免或交换)、捎贡和对门的点贡。吃进几张王牌,再甩掉几张弱牌,连续获胜的概率大增。
  勾级的魅力在于,抓牌时怀有期待,顺牌时暗自惊喜(比如,上家出5个3,你恰好有5个4而不是6个4),为开点不懈努力,能走客沾沾自喜,免于“落”侥幸得意。高手勾级是不喜欢争客的,他们喜欢“闩落”,即握着一把中等牌,不与对门硬拼,而是保存实力,在关键时刻,阻止下家逃掉。
  为了享受胜利的乐趣,赢分者有权力在抓牌时要求对方“报分”,即对方用普通话说出累计输了多少分。除了分数牵扯着荣辱,期待来把好牌扬眉吐气就成了不愿服输的理由。特别是,由“落”到“客”的转变过程中,那种反败为胜的自豪与欣喜是千金难买的享受。而头客也要想着阻止对门开点和尽量吃张捎贡,也显得高度紧张。即使是“落牌”,也可能在鹬蚌相争后,拣个“软包蛋”蹂躏一番。特别是为争客,打得只剩一两张时,最容易成为“落家”,因为,人家出3个3,你也管不了。
  勾级只所以吸引人,关键是打牌时嘴不闲着。得势者趾高气扬,落魄者不甘示弱,再加上事后诸葛的后悔懊恼、旁观者的评头论足,老远就能听到牌场的戏弄与取笑。因为,手中的牌比较多,每出一把,是可以用力摔在桌子上的,伴随着直指对门的挑衅,激战的意味甚浓。打勾级最怕的,是那些不露声色、瞒天过海者,他们抓到一把好牌,可能故意示弱,也可能怀揣一把烂牌,而在前半场打得耀武扬威。至于,如何拆牌(即把牌拆开出,如把6个9分成两三次出)就算雕虫小技了。那种不顾自己的实力,记不住对手的牌路,蛮打蛮干者,除了牌特好能够得逞外,多数要遭人戏耍的。
  正因为勾级参与的人数多,抓牌的过程长,争斗的招术妙,输赢的转换快,所以,乐此不疲者众。赢者贪心不足,想着优势常在;输者暗自发狠,意欲咸鱼翻身。在一场场的期待中,过着发号施令瘾。有心理学家研究,勾级的魅力就在于,出牌者时时在决断——要,还是不要,如何要,这在某种程度上满足了指挥千“扑”万“克”、决战“对门左右”的乐趣。
  十多年了,没再玩过勾级。今年暑假回郯城二中收房租,也没见到往年打牌的场景。
  岁月,一去不复返啦。


  注:写于上海至江苏如皋的大巴车上。今天,上午9点去宁波火车东站,下午2点半在上海虹桥车站转长途汽车,中间只有半个小时,午饭是在车上吃的方便面。下午6点到江苏如皋。

  相关链接:

  忆甜思苦:一去不返的麦收岁月          今昔对比:两代人的求学

  北大清华初游记                    本博盘点:虎逝兔蹿又一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