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梁恕俭
梁恕俭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84,630
  • 关注人气:58,2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三口之家到哪儿去才叫过年

(2007-01-29 23:15:05)
标签:

老家

污水垃圾

敬天

煮饺子

荤食

过年

守夜

规矩

农村风俗

分类: 传媒发表
  离过年还有个多月,妻就开始盘算到哪儿过年。老家是一定要回的——所谓的“哪儿”仅指农村我父母家或县城我哥哥家(前年还曾考虑过弟妹主管的大酒店)。妻要求的条件是舒适、清静、温暖,在妻眼里过年只要整个大家庭在一起就行,谁动不是动。哥家暖和,妻最怕冷。
  父母表面上满口答应,实际上不想离故土。世代相邻的农村人不像都市里可以关起门来过日子,他们更多的是在活给父老乡亲看,特别是过年的时候,这种意味更浓。大年初一,后生要走门窜户给长辈磕头,喝百家酒。这时,哪家后代人丁兴旺,哪家来拜年的人多,哪家的老人会笑得合不拢嘴。我们兄弟都很孝顺,三家的小日子又都过得可以。父母自然期待能在老家齐棚,仿佛是老庄世邻眼里难得的光彩。
  风尘仆仆一整天,车轮滚滚上千里,如果过年仅仅是至亲聚在一个密封的地方吃点喝点,就散失了许多过年的意义。家族的叔伯兄弟,村里的德高老人,平时没有机会说句话,趁着拜年碰杯酒,这是多么惬意的事啊!拜完年,喝过酒,往村头一站,或三五成群侃大山,或呼朋引伴做游戏,或吆三喝四搓麻将,再有喝多了耍酒疯的就更热闹了……所以,我们弟兄也像父母一样,潜意识里希望能在老家过年,但为了迁就,也没什么不可以,这毕竟不是违背原则的大事。
  况且,换个角度仔细品品——年年岁岁,风景依旧,也没大意思。妻又不认识村里人,对震耳欲聋的鞭炮声更嫌聒噪,妻喜睡懒觉,而农村过年是件很辛苦的事:忙年,守岁,早起,敬天,拜年……再有一拨拨的拜年者起来坐下,的确乱糟糟的。
  至于我儿子,他对在哪儿过年没有任何意见,两个“侯选地”之外的地方对他来说都是同样的陌生。我不知道八岁的儿子对过年有什么印象,但我清楚“过年”逐渐在变味。记得我像儿子这样大时,除夕夜有一种被神秘笼罩的怪异。父母也会在这一天夜里嘱咐种种规矩,比如:不能扫地、不能倒污水垃圾;绝不能骂人,要说吉利话;煮饺子不能说“破”了,要说“挣”了;天亮前不能到厕所小解;早餐忌吃稀饭、荤食及药品……再加上年三十的祭祖、辞灶、守岁营造的气氛,除夕夜偶尔探看屋外的天空,冥冥中就有一种怪异的感觉附着于灵魂,仿佛有个叫“年”的神圣处处在窥视着你,让人既敬又怕。
  现在过年,父母不再讲规矩了,我对孩子更不要求,渐渐地,风俗禁忌淡无踪影,过年成了定期聚会。如果这聚会的地址再能随便更改,在老人眼里,这“年”恐怕越发不像“年”喽!
 
  2007-2-6日发表于《文化产业周报》第(12)期
 
  相关文章:
  梁翰林小传              好妻子就是好日子
  结婚十周年无感            两代人的童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