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梁恕俭
梁恕俭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52,702
  • 关注人气:58,2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好妻子就是好日子

(2006-06-01 01:14:26)
标签:

好妻子

好日子

晨会

跑保险

带团队

分类: 身世印象
  《好日子》编辑向我约稿,我却无从下笔,妻戏谑说:“写写我吧。”是啊,舞文弄墨这么多年,除了谈恋爱时写过几封情书,还真没在妻子身上作过文章。
  妻,95年师专文秘系毕业,分配到县城一所职业高中教学——她不干,楞是到一家机械厂的办公室当了秘书。满以为凭着自己的勤学与能干在企业里会更有作为。哪知道三个月后就开始后悔——涉世不深的大学生和唯利是图的生意人打交道,处处感觉别扭没劲。对别人司空见惯、习以为常的弄虚作假、投机取巧及至坑蒙拐骗无法适应,不能接受,更别说参与其中了。好歹撑了一年,辞职在家赋闲。那时妻的理想职业是图书管理员或银行会计等,她喜欢清静、独立。
  98年11月,我们的孩子刚6个月,妻耐不住邻居的劝说踏入了保险行业。为了做业务,不好交际的妻被迫走亲串友,四处拜访,为了结识更多朋友还破天荒拜起了干姊妹。头几个月,收入还可观,因为最初买保险的客户大多都是自己的熟人或朋友(主要是基于对销售人员的信任)。等熟人全做完后,妻开始陷入了困境。每天的晨会都让妻子头皮发麻,畏如刑场。因为卖不出保险,在晨会上要点名批评,还要写保证书——保证几日之内“破零”(就是完成第一笔业务),甚至还要跳到讲台上当着那么多营销伙伴的面宣誓……期限眨眼就到,尽管妻四处奔跑,努力拜访,还是没完成任务。自尊心极强的妻宁肯被扣20元也不想再到公司接受盘问。看着和自己相同境遇的伙伴纷纷办理退司手续,妻也打起了退堂鼓。
  可那时,单位集资盖楼,我在学校做保卫收入又低,早已欠了一屁股的债。孩子又一天天大起来,处处需要花钱。妻不工作自然不行。长期做业务也许不是妻的强项,可保险培训的岗位却让妻看到了曙光。几经周折,妻成了保险公司的兼职讲师,有机会到省会首都等大城市参加各种业务培训。每一次封闭式超负荷培训,妻都累脱一层皮,但她却豪情万丈干劲倍增——妻终于看清了这一朝阳行业的美好前景。
  03年妻被挖到另一家保险公司,半年后挑起了大梁。哪想到,上任不到三天,公司就被洗劫一空,连壁式空调都给摘了去,还有一个部门经理因不满职级下调而天天闹事。公司的五六十员工眼巴巴在观望——看妻到底有什么本事能把人心合成一股绳让公司起死回生。这些保险推销业务员素质参差不齐,职业、收入又不稳定,管理起来难度很大。想想一个弱女子每天要处理那么多繁杂琐事,要解决那么多棘手的问题,还要面对地痞无赖的恶意挑衅……亲人们都为妻捏把汗,我更忧心忡忡。
  妻从不诉苦,对我也报喜不报忧,但我从她日渐消瘦的容颜中自然能看出妻的操劳愁苦。在最困难的时候,知人善任的领导给予了强有力的支持,我也成了忠诚可靠的贴身保镖。在无数泪水与汗水的浸泡下,两个月后,妻的威望之花终于盛开了,公司的业绩之果也越长越大。妻制定的《职场管理制度》还成了市公司的样板,妻的足智多谋、公正严明、雷厉风行也被传为佳话。最让人欣慰的是妻在受到上级领导嘉奖的同时也受到了员工的真心拥护。只是有一件事我至今没搞明白:和善温柔的娇妻是如何让违纪员工乖乖地将手机扔进水盆的?那是在职场管理制度颁布一个月后,妻宣布:再有开会忘关通讯工具者,一律将其扔进水盆内。此后妻每次开会都不忘在讲台上摆一盆水,可先后仍有三个员工因疏忽大意而不得不把手机丢进水盆。
  事后,我不解:干吗那么严厉呢?制度是死的,人是活的,别那么不近人情!
  妻回答:没有铁的纪律,没有点狠心,是干不成大事的。
  我质问:如果违纪员工不配合,或者干脆闹僵了,你难道去人家兜里抢夺不成?
  妻哈哈大笑,禁不住吹嘘起来:墙上的制度谁都能抄得去,可让员工乖乖地往水盆里丢手机,这就是本经理的能耐了!
  就这样妻子度过了难关,站稳了脚根,就在春风得意、踌躇满志的时候,妻却和我商讨:在小县城没有发展的空间,不如到大城市去闯一闯。我起初不赞成:大多背井离乡者多属万般无奈才想着“人挪活”的,妻当鸡头挺好的,我做凤尾也不赖,都在各自的小天地里混得有声有色,干吗抛家舍业去从零打拼呢?
  妻开导我说:见好要会收,在一个地方呆时间长了就会激情消退,创新能力降低的。外面的世界那么精彩,趁着我们年轻,不去闯一闯,会留下永远遗憾的。就像你——如不是接连跳槽,会有今天的成绩吗?
  不得不承认,妻不仅有眼光更有开拓精神。我正是在她的引导下,才从县直中学辞去安逸的工作到乡镇中学去锻炼,又置“铁饭碗”于不顾到股份制高中去“弄潮”,羽翼渐丰后,我又干脆放弃公职随妻闯荡。
  妻04年10月到济南,06年3月又去了北京;我则05年7月得团聚,现又“守鳏”三月余。九岁的儿子笑话说,咱俩成了跟屁虫——跟在俺妈腚后跑。嗳,你别说,这一跑,我还逐渐找着了感觉。原本扭曲的心志再也不用仰人鼻息,原本虚无飘渺的理想终于踏上了实施的征途,原本厌烦的人事终于可以统统抛弃。我有今天,离不开妻的提携;妻的高就,也少不了我的依托。妻越飞越高,是相信我能追得上;妻越走越远,是相信我们到哪儿都不会孤单。
  写到这儿,我正憧憬着一个月后的“进京赶考”呢!相信真正的好日子快要到来了。
  相关文章:
  梁翰林小传              两代人的童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两代人的童年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两代人的童年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