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上海人0上海书系
上海人0上海书系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284
  • 关注人气: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从“汤司令”到“吃爷娘”——上海婚俗变迁

(2009-11-16 12:48:42)
标签:

婚姻

爷娘

婚俗

五斗橱

袁念琪

上海

上海书系

都市男女

辞书社

海派文化

分类: 书摘

http://wenhui.news365.com.cn/xsz/200911/t20091114_2523636.htm

 

“啥人头上有朵花,明朝夜里要结婚。”城市的童谣绵延流传,串起了上海丰富多彩而又不断发展前行的婚俗。本书讲述的是上海这座城市从建国初期,一直到今天的婚恋、家庭、情感,以及婚姻观念的变化。

 

上海婚俗变迁

  

“敲定”终身

从相识到相知,未婚男女们的恋爱逐渐成熟,或者说是从初级阶段走到了高级阶段。这时,他们面临婚恋路上的一个重要的节点——两人之间的关系确定:是继续走下去,登记领证,走上红地毯;还是就此分手,各自再开始新一轮的配偶“找啊找”。

对这一幅画面,上海人有个十分生动传神的词儿,把它称为“敲定”。这“敲定”的本意,指的是男女确定他们的恋爱关系或是夫妻关系。但“敲定”往往是口头的,不是文书的约定。

此外,“敲定”也可用来表示找朋友、搞对象,这般用时,“敲定”就成了个名词。在它前面加个“谈”字,叫谈“敲定”。它用作名词,还可以成为男朋友、女朋友、未婚妻、未婚夫的代名词。若听见有人喊,“阿六头,侬个‘敲定’来了”。那就是说,阿六头的女朋友或是未婚妻来了。

“敲定”不是现今的发明,研究上海闲话的有识之士说,这起源于拍卖行。大家知道,拍卖离不开槌,一槌敲下去就定局,那就是敲定。要是反悔,就要敲掉定金。

20世纪60年代起,上海人就将这经济术语借用于男女恋爱。到了80年代,随着经济的迅猛发展,所借用的经济术语就更多了。譬如,把优秀的男朋友、女朋友、未婚妻、未婚夫喻为“绩优股”,反之是“垃圾股”,一时没显现庐山真面目的是“潜力股”……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对于恋爱中的人,“敲定”是早晚的事情。不管你是“敲定”恋爱关系还是夫妻关系,到了最后真正要拍板敲定时刻,接踵而来要考虑的问题是:两人为什么要舍弃一个临时的互助组,转而建立一个长久的共同体。

很显然,当一加一大于一,这个“一”和那个“一”才会敲定。可以说,这是夫妻这一经济共同体组建的基本原则。

现在不少年轻人试婚同居,进行磨合试运转,其中要磨合的一项内容,就是测定婚姻的收益:看合力的大小,责任的履行多少,景气指数的好坏。

宛如拍卖行里的敲定那样,牵动你手中槌子敲下去的,是你心里的价格底线。同样,男女间的“敲定”也是有标准的。纵有千头万绪,归根结底也就是两个方面的考量:一方面是讲门当户对,总的原则就是相配。另一方面,就是要讲究经济效益。

 

从“汤司令”到“吃爷娘”

从“汤司令”到“吃爷娘”,这6个字,基本上能勾勒出两个不同世纪、不同年代的部分年轻人在敲定终身大事之后,进行结婚筹备期间所展现的一幅生活画像。

“汤司令”——这一称谓流行于20世纪六七十年代到80年代的上海。在上海说起汤司令,基本有两个指向:一个是指原国民党淞沪杭警备总司令汤恩伯,他的公馆就在今天的多伦路。另一个汤司令则不是军人是百姓,不是单数是复数。他们绝大部分是筹备结婚的小青年,主要是男青年。因为天天在单位的食堂里吃汤而吃成了司令。

这些“汤司令”吃汤不是为了餐前开胃,汤是他们下饭的大菜。吃饭不买菜,只花一分钱,或者是免费的汤。这些长期喝汤、经常喝汤的“汤司令”,他们从牙缝里挤钱,向肚子要效益。为结婚所需的资金而进行聚沙成塔、添砖加瓦的工作。

“吃爷娘”——这一现象是出现于21世纪。

对于这些“吃爷娘”的子女,在老早的上海也是有个讲法的,叫做“吃老饭店”。他们不是喜爱去吃城隍庙里的上海老饭店,而是在自己有工作、能赚钞票之后,甚至是在成家自立门户之后,还是要白吃爷娘,把父母家当做自己永远的老饭店。

这已经不是什么揩点油,占点便宜了。“吃爷娘”一族的观点是:我的是我的,你们的也是我的。靠在父母身上,要把爷娘吃到老。如今换个词更显生动传神,把这种人称为“啃老族”。

现在的家庭多为独生子女,这些老的也的确是经啃耐啃。反正只有一个孩子,不被他()啃还给谁啃。也有上海人讲的“贱骨头”,侬不啃他,他还不开心。但是,做爷娘的也是十个手指不一般齐,家境好的就不说了,苦的是那些经济条件差的。孩子一啃,老的就变成“汤司令”了。

为什么这些小青年,一到准备结婚了,就会走上吃汤和吃爷娘的路?

有人会说,没办法。因为仅靠他们自己的力量去单打独斗,要筑起爱的小巢是有不少困难的。

此话不假。在六七十年代,筹备结婚的青年,年纪轻点的,工资每月才36块。虽然“36元万岁”的口号叫得震天价响,但要办终身大事,喊这口号就显得有些底气不足。

就算未婚青年中年龄稍大点的,一般也就是50块左右的工资。存个3年吧,也只能买买五斗橱、大橱和床等几件日用的家具。还不算喜酒喜糖、床上用品、室内装修和布置、收音机、落地音响等家电、添置拷花长短大衣在内的一干新衣等,并有其他不可预知的一些支出。

上世纪90年代后,特别是进入21世纪后,住房分配取消,之后是货币分房改为杯水车薪般的房贴;于是,婚房的购买成了结婚费用的大头,而单单凭借小夫妻自身是难以解决的。

面对结婚,新人们是负担重、困难多、压力大,而收入这个盘子又是基本固定不变的。对不少新人,尤其是父母经济条件也是比较一般的,那只能是从我做起,从“汤司令”做起,省些省些再省些。要节约每一个铜板,用于我们的结婚事业。

六七十年代是“汤司令”辈出的年代,那时的人们缺少生财之道,只靠一份死工资,没有活络铜钿。现在,致富创收的门路比过去多了,食堂里的汤基本又是免费敞开供应,小青年又多是笃定“吃爷娘”的独生子女,因而“汤司令”锐减。但并没有消失和走远,只不过是变了形式和模样。

有调查显示:在上海近年结婚的新人中,有47%人群结婚费用中的20%60%是来源于父母的支持。其中,更有14%小夫妻结婚消费的80%100%都依靠父母出资。

此外,不管是自己吃汤当“汤司令”,还是吃煞爷娘,你对自己和爷娘的实力及潜力都要有清醒、客观的认识。

对于准备和已经在谈朋友的,或者是已在谈婚论嫁的年轻人,最好的办法是:量力而行,逐步改善。

 

有“脚”无“脚”少不了

有脚无脚的脚,说的是家具的脚,其实就是指家具。有一阵子,上海人是从家具的有脚无脚来表述家具款式,以及拥有家具的多少。长大成人的我们,对结婚办嫁妆的了解,是从家具的脚开始的——知道结婚的家具,是要有“36只脚”。

20世纪的六七十年代,这些“脚”是上海人结婚最起码、最基本的家具要求。换句话说,这就相当于出租车的起步价,也就是包房吃饭的最低消费价。不能少,只能多,而且是多多益善。

30多年前,正在筹办婚事的堂兄告诉我,结婚的嫁妆是男女双方共同操办的。家具由男方准备,床上用品则归女方负责。也就是说,“36只脚”是要由男人负责的。

所谓的“36只脚”,就是凭结婚证明所购买的一套共计36只脚的家具。包括:大衣橱、五斗橱、大床和方台子,4件共是四四一十六只脚;4张方凳或4把椅子又是四四一十六只脚;再加上一只上海人叫做“夜壶箱”的床头柜4只脚。总计是“36只脚”。

人们的要求随着时代的向前而水涨船高。于是,“脚”的数目也在提高。提高是永无止境的,但不管怎样的提高,那“36只脚”就是起跑线。就好比现在说的“万元不是户,十万才起步”一样。

到了70年代,又发展到“40只脚”、“48只脚”。那就是再添个梳妆台就多了4只脚,加个书橱又是4只脚,弄套沙发就多了12只脚,落地音响两个就有8只脚。

“脚”的多少,就是一个人的经济实力、活动能力和社会地位等因素的综合体现。说到底,就是一个人综合实力的反映。

过去,在准备结婚家具的人群中,也有不到店里买配给的家具,而是自己打家具。

自己做结婚家具,不只是图省点钞票,主要是能够做一套自己喜欢,并且又显时尚和符合个性的家具。其最大好处是可以踩住时尚的脚,这时尚就表现在家具脚的式样上。

70年代到80年代,先是流行调羹脚,接着是圆锥形的捷克脚风光一时;到后来是组合家具没有脚。由此,结婚家具从以“脚”多为荣转向不以“脚”论英雄。

虽然自己做家具有创作的自由,但是家具没有牌子的。仲堂兄帮我们做了一个书橱,我的一个堂姐夫来帮忙油漆。堂姐夫很有创意,他把凤凰牌香烟盒上的“phoellix”剪下来,贴在书橱底部横档的中央。那就成了独一无二地方凤凰牌家具。

此外,自己做家具还有一个好处,就是使家具能够最大化地符合自己的居住条件。根据自己的住房大小和形状来设计制造。

我大学同寝室的一个同学,婚房不到 10平方米。因为是买的店里的家具,为了既要放进“36只脚”,又要展现出最佳的视觉效果,那是动足脑筋。他按比例在硬板纸上一一剪出“36只脚”,一空下来就排列组合,螺蛳壳里做道场。最终再选出最佳方案,从纸上搬到房里。

那时候,自己打家具是不容易的。一是搞不到木料。木料基本上都是想办法到外地买,然后运进上海,也有走改造家里旧家具路子的。如果综合实力比较弱的也有办法穷则思变。经常到木材店煤球店去淘不凭户口簿买的木料,长度1米以下的9分一斤,1米到1.5米是15分一斤;再买几张纤维板。敲敲弄弄就画出了最新最美的图画。

在我结婚之前的80年代初,大衣橱、五斗橱和大床等5件才500元左右。到了我结婚之后的90年代,家具是敞开供应,款式和件数可以按你要求定做,但价格也突飞猛进。一般一套卧室加一套客厅的家具,约9000元。

如今,上海人的居住条件得到很大的改善。随着婚房面积的不断扩大,“脚”也在不断地增加,花费的钞票也同步增长。上海人结婚的“36只脚”是早已远去,只要你有实力,“脚”随你心,“脚”如你愿。

 

从“汤司令”到“吃爷娘”——上海婚俗变迁

 

摘自《上海姻缘》  袁念琪   上海辞书出版社20098月版

日期:2009-11-14  来源:《文汇报》新书摘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