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若我此生有功勋

(2017-03-20 12:01:52)
标签:

杂谈

​​

这个月给个村小又买了批书,两千本左右。最近朋友给深山里的村子认领了一条公路,我也搭着她凑了个份。
今年的生日礼物,也就是这些事了。

也没有什么仪式感、使命感这种虚无的东西。做了这么些年,渐渐变成了大刀王五。要资料时往往愈发直接:建成多少年,校舍怎么样,有几个学生几个老师,缺什么,缺多少。有什么特殊要求,时间准备如何安排……

这两年身体越发不好,没了早些年实地考查的精力,因此捐赠起来,数据要求更加琐碎。有时细细询问起来,都觉得自己烦的一笔。也亏交托的都是可信者,往往只有比我自己想的更仔细。

虽然也只是自我满足而已,就仍觉得,还是要做。
 
我也想记录一些这些年雪中送炭的故事,吹嘘自己仿佛灰姑娘的天降神兵,改变了谁谁的命运,花团锦簇的大团圆结局。

然而事实上,却是没有的。

该缀学的还是要缀学,该流离的还是要流离。我能做的,只是老师打电话来,问捐过去的书能不能借给那些不再来上课的学生看时,说两句可以可以。

全校第一名,毕业就去打工的,也不是没有遇到过。
脑补了父母愚昧阻碍前程或者家境贫困的背景,让老师校长去劝说:然而对方说:父母是支持的,自己想清楚了不愿意再继续而已。

仅仅只是在山里的第一名而已,事实上跟那些资源优秀地区的孩子还是相差甚远。虽然考上了县上的学校,可预估再撑一两年就跟不上进度,勉强上去,下场大概是没有出路又拖累了家里。也不是没有这样的先例,因此还不如趁早学一点实在扎实的手艺。有读书的底子在,学起来会比父祖辈快很多。

说着这些话的人,是对己身情况和前路有清醒认知的。

不清醒的,反而是我。以为自己是齐天大圣,应该踩着七彩祥云去拯救谁。事实上,即没有要取的真经,也没有要打的白骨精。

只有一地鸡毛的拔剑四顾心茫然。

我知心底有自厌,藏得很深,油滑的选择了不去碰触,习惯浅薄的腔调,熟练的前呼后拥嬉皮笑脸粉墨登场。
也只是不去碰触而已。
 
还有什么可以做,就只有多找找书的类目吧。 天文地理、哲学宗教、政治军事、自然科学……能想到的,都找找。

就算只是自我满足也好。
只是觉得应该继续做。

从那些学校走出去的小孩子,在这个诡谲多变的世界里,凭借一点新手村的道具,能多一点丛林厮杀的便利。
又或者,遇到美景时,感叹得出两句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看到新闻时,能跟人引经据典聊几句。
甚至只是在野外碰到少见点的一只虫一颗树,讲得出名字来。跟其它人笑着说:
“这个我知道的,小时候在书上曾经看过。”

那个小时候,可能是来自于我

若我此生有功勋,大约就是那一刻。​

​​​​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归人间记
后一篇:2017年06月10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归人间记
    后一篇 >2017年06月10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