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归人间记

(2017-02-11 21:53:44)
标签:

杂谈

​我踩进了景观泉。

当时的我仿佛一个物我两忘的艺术家:抬手举着相机,对着头顶的花灯,左右挪动,然后足后一轻,身体一歪,脚下一冰。耳边传来群众的惊呼声,等回过神来的时候,人已经站在泉水里了。

同行的亲友目瞪口呆,仿佛在“我们不认识这个蠢货”和“人间自有真情在”之间挣扎了一下。过了三秒,对还在茫然的我怒喝:“还不快点上来!”

没有开车来。水倒是只浸到小腿,但架不住最近的倒春寒,在冷风里一个劲的打颤,差点可以用抖发电,过了七八分钟接单的车才到,打了一路的喷嚏,回家脱袜一看,脚冻得青白均匀,仿佛上好的泡椒凤爪。一讲经历,还要被惊天动地的笑一通。

人间惨剧,家门不幸。

这个元宵过得可太有滋味了。

灯是好看的,可惜照片没拍到什么。各色小吃倒是吃了个腹胀。我返程路上喷嚏打得地动山摇,还硬是找到机会,在空隙里打了好多个嗝。司机忍笑忍得毫无演技,好担心他手一滑出车祸。

炒米粉店里,隔壁桌小情侣吵架。压着嗓子,仿佛即要表达不满,又担心真的吵大。男孩子一句:“好不容易出来,我们只有半个小时可以呆了,不吵了吧”,女生的声音一下停了。小小声的:“我再叫一份瓦罐汤给你”

卖糖糕的小贩,招呼着人群:“好吃,要尝的尽管尝”,说着往自己嘴里塞了一块。对手艺十分有信心的模样。

奶茶店门口,有个小孩左右张望,眼睛乌漆漆的,好看得不行。没几秒,就有个老太太奔出来弯腰抄手去抱她“宝贝呀你不要乱跑,跟紧奶奶”,突然想起前日看到一个新闻。有人在花园捡到被扔掉的弃婴。
同样是这个年岁的小女孩,爷爷奶奶宝爱的也有,狠心抛弃的也有。投胎真的是,纯粹看运气。

亭子外面,有个女孩,穿着件驼色的大衣,长发长裙,对着园口发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捂着脸,呜咽的轻声哭起来。

有一节窄道,警察在排成一行分人流,不停的“走这边,你走这边”,抬眼看了一下,招呼我们的小哥,还年轻得很。大概不到二十五岁。这么冷的天,居然出着汗。

卖手扎风车的,身边站着他尚不及腰的儿子,垫脚拉衣的扭,他低头哄自己小孩:“再一会爸爸就陪你去玩”

等车的地方,站旁边的姐姐跟人打电话:“我在XXX前面,你再不来我就走了呀”,说是要走,声音甜得像小女孩。有一种软软又满足的嗲。

送我的司机,聊起天来,说过节生意好做。“七点到现在接了八单了”,小小骄傲的样子。

我洗了澡出来,元宵已经煮好了。吃了半碗。又开始一个接一个的往外打嗝。

感觉春节就像一个结界,平时的规则都在“大过年的”四个字里运行不通。好的部份和坏的部份都与素日不同。
随着时间推移,这个结界一层一层破裂。初四的时候碎一次,初八上班碎一次。
等到十五,灯也看了,元宵也吃了。

古老传统的守护和烦叨都一同骤然退去。

于是我们带着终究还是要在尘世翻滚跌爬的身体和灵魂。

回到人间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