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腐朽如灿烂般——罗曼蒂克消亡史

(2016-12-17 21:58:38)
标签:

杂谈

​走出电影院时我有些茫然,觉得心脏一阵阵冷,竟然还下意识的低头摸了摸胸口。
旁边的人奇怪的打量我一眼,估计觉得我有毛病。

“好看”“精彩”“有趣”这些词拿来评价这电影都太恍惚,甚至于可以说略浅薄。

刚坐下的时候还在嘀咕,《罗曼蒂克消亡史》,到底是什么名字,听起来拿腔拿调,而且略好笑。走出来的时候想:大概没有更适合的起名了。

当然是值得去电影院看的。

这片子的节奏,如果是放在其它影片里,我怕是坐不住,但看它的时候,在影院里瘫了两小时,只觉得舒服。竟隐隐有些舍不得移开眼。并不喜欢那些动辙“镜头语言”的分析腔,自己也在这上面的也并不专业。

看起来舒服这几个字,是我能想出来的最贴切评价了。

似乎并不特地讨好观众,却又不赶客。像是敞了门的老院落,随人进出,住户却又只管做自己的。明明演员一堆所谓的腕,却看不到露骨的炫演技,内敛又自顾自的优雅着。

明明是血雨腥风的环境,战火连天的背景。你知镜外必有这些发生,笔墨却不落在上面。

安静和惨烈竟并存了。

仿佛每个人坐在那里,都能自营出一个小天地。哪怕是做饭的老妈子,也自成风流。即使死亡到眼前时,依旧如此。

每个人都把自己活成了一把乐器,或提琴,或长笛,或二胡,长长短短的鸣奏,汇成一出旧上海的共响。势虽高昂,声却低扬。像暗夜里厚重的群潮,层层的淹没了观看者。


前半有个镜头印象特别深刻:

拒绝了和日本人一起开设东亚共荣银行的陆先生,面临刺伤。枪声连响中,一片混乱里,他拂身而退。明明是在逃命,却不见慌乱,步子稳重而静,泰然自若,带着一种似乎生来就有而又竭力维持着的体面。

甚至于他回到自己家,见到满目尸体,血浸一地时,仍是如此。

影片后半,是身为间谍的日本人主导的戏份,基调慢慢变得阴郁又隐隐迷乱,像老公馆里的墙面,慢慢剥落,露出下面深深浅浅的刮痕。

快结束时,却看得惊讶了。

战俘营的渡部,坐在昔日姐夫面前,隔着血海深仇,感谢他抚养自己儿子长大。并斩钉截铁的说:“你不会动他们的。我太了解你们了”,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神里是傲慢和嘲笑,言语里带着一丝毒意和得意。

明知对方是横行上海的老流氓,却明明白白的君子欺之以方。

回答他的是一声枪响。

倒地的是陆先生的大外甥,被灭门的那个夜晚,他曾小心慈爱的拍抚两个孩子。

被蒙住耳朵捂住眼的是吓哭的小外甥,他和他哥何其无辜,然又身负原罪。

看多了如何抚养战争孤儿内容,歌诵的都是慈与大爱,纵然也有以直报怨的宣称,却没想到报仇对象还含着他们。

那瞬间真的是慒然和胆寒的。

一时间只觉得温柔而彻骨的杀意。

仿佛一个积年的老雕塑,华美陈腐的摆放已久,突然活了起来,振袖而起,如世间最身手漂亮的刺客。
向着屏幕外的观众。

刺出当胸一剑。

接着如失主的名器,迅速的覆灰,破碎,片片迸裂。

片名是罗曼蒂克消亡史,这一击,自然是最后的夺目了。

朱轮华毂,光车骏马,那些旧日的华贵气,清晰的在攘攘排队逃难的人群里沉了下去。

影片的最后,昔日名震上海的黑帮老大,千里辑凶的复仇者。

如同一个最普通的老人。在嘈杂的喝叱声里。

静谧的脱了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