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浪一浪那个浪一浪

(2016-11-07 23:23:32)
标签:

杂谈

我很害怕拔牙。已经挣扎、痛苦、翻滚了十年。

恐惧程度难以言说。

基本到了:如果我身负重要使命,然后被敌人抓住,说“杀了你”我应该还能铁骨铮铮,说“拔了你的牙”,说不定就要背叛大义的程度。


然后我今天去拔牙了。


差不多是上升到“不斩断过去就无法开启全新的人生”这种高度才去的。


在门诊给熟人打了电话,然后立在那里汗如雨下。来回的护士狐疑的看着我,也许是在怀疑我下一秒就要心脏骤停或者当场脑溢血。


本来还想最好有点阻碍,比如说那位主任五分钟前突然出差。这样我就能拿着“不是我不拔,是不可抗力”为借口,抖如癫痫出门,平平安安回家。


结果打了个招呼就叫我进去了。


在门口下意识的抓着门框,脸色惨白。幻想现在突然火山喷发,实在不行来个抢劫犯把我抓为人质也行。然而其它人并不给我夺门而逃的机会,非常干脆的在后面往我肩膀一推:“呆着干嘛,人家还有事呢。快点”


躺在治疗床上的时候,恐惧到底了最高点,一瞬间陷入了哲学状态,只翻滚着“将意识抽离,把自己跟宇宙溶为一体”这种疑似被洗脑的句子。


最后勉强在脑海里模模糊糊的拼凑出一个句子:


……实在控制不住自己弹跳而起的冲动的话,求他们上个全麻好了。


然后那位主任左敲敲,右敲敲,检查了好一阵,平静的说:“位置还挺正,状况还行。不拔也可以。你要拔吗?”


……声音如慢镜头回放般轰鸣在我耳边。


不拔也可以。

不拔也可以。

不拔也可以。


春风化雨、恩泽大地、万物生长、我佛慈悲……!


那一瞬间我眼泪差点夺框而出,只想将他秒扛起来,冲出大厅在楼下绿化带里狂奔三十圈,边跑边高喊“恩同再造!”


……好在看了一眼主任的体型,理智尚在,只是用力而坚定的摇了摇头。


对方平淡的:“那就不拔吧。有状况的时候再来找我。来之前打个电话。”


我如脱缰野狗般从治疗床上翻滚而起,笑容满面的反复感谢。然后拍了拍熟人的肩膀,以小学生的初恋小跳步姿态回家了。


大半夜的想起这件事。


只有一句想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苍生不负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