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宋子文的茶书馆
宋子文的茶书馆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74,347
  • 关注人气:4,52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道士下山》:叙事有新意,美学有所成

(2015-07-08 11:57:42)
标签:

道士下山

陈凯歌

何安下

周西宇

查老板

分类: 白话电影



     随着首周票房数据的整理出炉,《道士下山》以过2亿的成绩领跑暑期档国片大混战,更加年轻的观众群体并未对这部顶着大师光环的新作产生怎样的不适,反而是以更为直接的消费热情给予其实打实的认同。我想,仍旧会不断遭遇舆论界围追堵截的陈凯歌应该为此感到心安,他的努力与实践并未在口水纷飞的大氛围下被空耗,而是有了新的生命力,在商业环境的助推下有了走高、走强的大趋势,至于口碑问题,不妨交给时间去评判,那些尚且在简单娱乐模块里做拼图游戏的人们无法用恶毒字眼去判定这部电影的死与生。

     自《搜索》以来,陈凯歌的创作谋求了更多的新变化,为的就是能重新掌握当下年轻观众们的脉搏,尝试着以电影语言与他(她)们做相对简单的精神沟通。所以,《道士下山》则以跳跃、诙谐的叙事风格以及犀利、大气的动作属性见长,成为他从影以来可看性最强的电影作品。而片中的对白语言也越发的大众化,也讲求起了幽默技巧,即便再高深的禅机道法一经娓娓道来也能显得通俗易懂。小道士何安下下山、入世的遭遇,卷进了恩怨纠葛,经历了爱恨情仇,从一片混沌的烦恼里终于找回了平静,求来了心安。这一个被串系起来的故事,很像是陈凯歌对当下年轻人的某些忧虑,在没有共同价值观的大环境下每个走出家庭温床的孩子都像是何安下这般的弃儿,不明是非,不分善恶,不辨黑白,心中无道,目中无法。随着戏剧矛盾的不断碰撞与延展,这种劝说意味也就越发的浓重。

     起初道长的那句:“不择手段非豪杰,不改初心真英雄”很像是陈凯歌赋予这部电影的“定场诗”,几乎吐露了这部电影所有创作的初衷。山下的世界,没那么简单,经常是善恶相间是非难辨,不加思考以及不能揣度权衡的为人处世必然会酿出祸端,所以,便有了何安下接下来的“奇妙”旅程。整部影片其实无需拆分成几个部分,虽然从故事角度来讲经历了三个有始有终的历程。其实所有出场的人物与发生的所有波折,都无外代表着善、恶、忠、邪,由浅至深地以人物命运去洞悉这黑白世界的玄妙,让人能有所思,有所省。

     首先出场的崔道宁与崔道融两人,虽是兄弟,却分别代表大善与大恶;而后周天宇和彭乾吾这两人,是师兄弟,也分别代表着大善与大恶,这两组叙事其实是互有参照相得益彰的,都在影响着何安下的是非观,也都在左右着何安下的所言所行。何安下在经历这些善恶诸事时,其实是在寻找一个行事的标准,无道之善不对,有道之恶也不对,无法又无道的邪恶更加不对,他一时混沌陷入矛盾,所以便失魂落魄,也就是片中所说的“丢了心”。所谓的无道之善,其实就是崔道宁那样一味忍让逃避的个性,以及对恶人的一再填补资助,何安下也像他一样想以隐忍来息事宁人,结果换来的却是崔道融的杀人暴行。所谓的有道之恶,其实就是打着路见不平的旗号去凿船杀人,也或是以帮人怀孕生子的名义与人偷情苟且,这些事听起来情有可原,但却天理不容。

     何安下一直都在无道之善与有道之恶的漩涡中挣扎着,找不到脱生的法门,如松长老试图劝他放下一切,无视俗世间的恩怨纠缠,而周天宇道长则试图劝他无为而治,沉默的应对周遭万千变化而不嗔不动。事实证明,这两种说法都是悖论,都被接下来出场收拾残局的查老板给推翻了,查老板说:“世间恶人猖獗,皆因好人沉默”,不剪除恶人们的恶心恶念对其施与行动,只能令世道越来越败坏,所以,一个人,一杆枪就挺身而出,迎着满街的刀斧箭矢就杀过去了。整个故事里的善恶是非观,试图用佛家与道家两方面加以阐释,却被查老板这虎躯一震给彻底颠覆掉了,如松长老彼时为了个人修为,周道长彼时为求个人心安,唯有查老板则是站在众生一边,成为拯救危局的真英雄。

     何为无道之善,何为有道之恶,陈凯歌其实是想在简单的善恶故事里让人辨别其中的法门,让而今山上山下无数的何安下们找到一条清晰的道德准绳。虽然查老板一心想杀人抵命,斩奸除恶,但一旦到了最后关头见到彭乾吾与彭七子父子二人互相舍命相保的局面后,马上选择了罢手,因为,被生死牵系出的善念是原始而真实的,证明人心可救,这种气度使他从简单的义举生化为大道之行。整个故事其实真正具有思辨的梗就在这最后的结局上,查老板以一个潇洒的“挑滑车”,将全篇的痴缠纠葛挑落水中化于无形。陈凯歌的所有工夫,其实都下在了这难以权衡的善恶是非观上,令影片有了“三言二拍”般的传奇原色,达到了“劝世”的效应。

     做为中国第五代导演的旗帜性人物,陈凯歌自然会有自己一直都要坚守下去的东西,哪怕再怎样商业包装,再怎样谋求新路,也不可能轻易改变了初衷。《道士下山》中,很鲜明地体现着陈氏电影的一贯特点,其一是美学,其二是风骨,这两大指标给予了全片以足够强势的创作支撑。简单或复杂的故事,一旦被赋予了这两大元素,立马便有了质地与思想上的升级,成为实打实的贴上陈氏标签的“陈氏电影”

     美学层面,《道士下山》写意与写实并举,仰起头来桃源世外,俯下身来烟火市井,这两种视觉在电影中交替来去并不让人感到错愕,反而是为叙事增添了不小的背景氛围力道,让人深陷其间不出戏。而且全片看似饱满丰富的色调其实仅有黑与白两种视觉最突出,很像是一种混淆在大千世界芸芸众生之间的阴阳镜。但凡正反两方人马有了对峙之后,这一直潜藏在背景原色中的黑与白马上就在人物服饰上有了硬性的体现,黑衣白衫随着人物情绪的变化转换得特别之精准,看如太极阴阳,实如人间善恶,映出心中日月。看得出,在美学的叙事服务性上陈凯歌是用了内功。

     风骨层面,《道士下山》则是有“大戏剧”孵出“大人物”的诉求,让周西宇、查老板这样的角色能够后发先至,成为整部片子的灵魂部分,在一张一弛之间抚平了被世间恶人搅浑的一汪池水,拆明了人存于天地之间的“道”,令已不断被恩怨情仇搞得焦躁万分的小道士何安下重新归于平静。这种风骨,是一种执着,看似超凡脱俗,却也侵染着俗世烟火味儿,有一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悟性,正如初时下山闯世界的陈凯歌,驻足于尘世烟火之间,潇潇洒洒地环视着这南来北往不知为何而奔忙的芸芸众生。

     另外,值得称道的是,陈凯歌除了保留下自己创作的“核”之外,在叙事方式与特技包装上也下了很大的工夫,并取得了不小的突破。换做早前,他的电影要么走虚,要么走实,两者很难在同一条跑道上齐头奔跑,而《道士下山》却意外地做到了虚实并进,并且融入在一起毫无错落感,即便连黑色荒诞的部分也能很自然地游走在现实冲突感渐强的脉络里。在视觉层面,全片的电脑特技做得不仅精良,而且很具美感,原本冷冰冰的山川河流或是冷冰冰的杀戮对决都意外的被赋予了涌溢的张力,很生动,如让人置身其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