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龙门飞甲》:徐克激情未泯,陈坤双面出众

(2011-12-16 03:14:25)
标签:

徐克

西厂

龙门飞甲

桂纶镁

动作戏

娱乐

分类: 白话电影

 

                      

      蹉跎多年,徐老怪终于在自己六十岁时再度回归了武侠世界,用《龙门飞甲》开启了华语电影的一个新的纪元。影迷们终于又领略到了江湖人物们在大银幕上飞天遁地快意恩仇,也终于在一个新瓶旧酒式的升级版“龙门”外史中得偿所愿。这是一部画面绚烂也极富有戏剧性的巅峰作品,是徐克又一次引领华语电影界科技革命的成功实践。

 

      影片的视觉效果很强,无论是在画面氛围的营造上还是在动作设计方面都体现出了相当的火候,令观者感受到了一系列顶级的3D观感。开场时十来分钟的大内交锋,可以说是全片可看性最强的部分,构思精妙,杀阵的序列可称得上完美,很多人都是在目不暇接的杀招中被深深震慑到,继而被吊高了胃口开启了这个玄妙的3D江湖之旅。

 

      在美术层面,徐克还是可以保留下了旧时胡金铨所缔造的锦衣+素袍式的服饰序列,但也夹带了自家的私货,也就是桂纶镁所领衔的靶子人马,怪诞诡异,几如《刀》里面的塞外飞龙,更近于《七剑》中的风火连城与他的手下。如此,胡前辈所遗留下来的江湖风骨与徐老怪天马行空的想象终于合璧在了一起,甚至在旧有的大漠野店的荒芜视觉下植入了一个类似于《狄仁杰》那般的地下迷宫,以及那沙漠所吞并掉的古楼兰皇城。

 

      为了实现更加优质的3D效果,徐克不得不摒弃了传统的武侠片经验,无论是在视角的建立上还是在光影氛围的营造上都做了完全相悖的颠覆。以往的逆光拍摄、仰角取景、快速剪接、套快抽格等等极具视觉冲击的方式都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则是大量的俯视视角与长镜头,武戏也随即因此放慢了节奏。这样,全景式的画面应接不暇,使人更容易在3D的视觉里畅快遨游,这样实际上考验到的是徐克的调度能力,平添了现场拍摄环节的大量难度,一个镜头下来平行进行的几组动作场面都要保证能一条就过,半点都含糊不得。

 

      在动作速率放慢之后,也许很多人会觉得拳脚绵软,刀剑也凶狠度不足,一群人往往会在影像上沦为戏台上按部就班做做样子的花架子,视觉冲击不够。徐克自然也想到了这一点,所以就经营了更多更大篇幅的暗器对决的展现,发挥了更高的想象力,让全片的动作戏在劣势的全景部分里跳脱出来,增添了一股子较强的杀气,尽显阴毒。比如李宇春的连环飞刀的设计,当真是环环相扣,杀招此起彼伏;再比如鞑子的连环镖,犹如疾风暴雨让人防不胜防,霸气尽露;不过最最令人眼前一亮也为之骇然的,是范晓萱所布下的蚕丝大阵,让原本很泛泛的追缉过程变得格外惊魂,处处杀机,步步惊魂啊!所以关于影片动作层面的印象,大多人都会青睐于暗器的设计与运用,巧得很,也够毒,为影片加分不少,尤其是在3D画面效果的呈现上。

 

      演员表现方面,李连杰不功不过,貌似这部电影刻意淡化了他的存在,让赵怀安这个人物仅代表了正义力量的一个壁垒式展现,实现的都是承前启后的作用。所以,动作戏上老李付出很大,文戏方面基本就呲边儿了,而动作戏上全景式的多视角镜头都是围着他来转,他一板一眼尽归传统,特效也未能围绕其展开,所以并不抢眼,略有保守。相反的是,周迅、李宇春、陈坤、桂纶镁等人则是花样频出,无论暗器还是拆招都是狂野路数,很抢眼,占尽风头。诸如李宇春一露脸就霸道十足的十分抢眼,酒桌上有斗酒大戏,一把钢刀当筷子使唤,而后更有连环飞刀这么耀眼的暗器助阵,最后决战时分还抡起了关刀;再比如,桂纶镁的野性一发,在客栈里与西厂的千户飞桌子斗法,而后更是明的暗的施展凶狠,设置的蛮精妙。

 

     事实上,真正被留有较大空间发挥并且也完成得较好的角色当属陈坤与周迅,周迅一派英气的男装护送逃逸宫女范晓萱的过程很有趣味性,也很“爷们”,文戏上有对赵怀安的多年未了之情,有对范晓萱蒙蔽背叛的怨愤,武戏上更是使巧活儿,见招拆招,与片中每个主要人物都有交手。陈坤呢则是一人分身扮演两个角色,一是西厂厂公雨化田,一是油嘴滑舌的江湖混混风里刀,一面是阴邪无比万夫莫当,施尽淫威与狠辣,一面是世故圆滑随机应变,尽显诡诈与市侩的小人物风骨。片中最重头的客栈阻击追兵的大戏就是依靠陈坤自己的两张面孔两幅腔调来完成,冒充雨化田骗来暗号,致使西厂番子自家刀剑相向,狗咬狗。可以说,全片最抢眼也是最占优的部分都是陈坤的事儿,既能招致大家痛恨,成为杀不死捶不烂的BOSS,又能插科打诨的占尽好人缘,只能说,陈坤的功课到家,而徐克对其也有所偏爱了。

 

     按商业角度来讲,《龙门飞甲》是绝对上乘的佳作,可看性极强。但若依照经典的标准来衡量,也许它还欠了观众们好多,招致诸人有槽要吐。比如说,神马家国情怀啊神马儿女情长啊,每个人都把理想中的江湖元素都寄托进去了,想面面俱到,但又不置可否。必须想在这个故事里勾描出一个自我的画卷,实现一个全景式的江湖。然而,这对于徐克而言是否不公?武侠电影没落,辉煌都已是过去,除了凭借全新的电影科技来一场轰轰烈烈的3D技术革命,难道还有更好的发展道路?在新科技的挟持下,徐克抛弃了传统电影经验,抛弃了旧有的美学经验,已经妥协了太多太多,事实上目前这个故事在3D视觉的缓慢呈现下已经缩水了太多太多,时间与效率都未能使之发挥到顶点,算是个中间地带的产物。情怀与情感,不是没有,而是徐老怪暗地里留给了自己,待到来日,定会有所倾斜,也定会有所突破。

 

     影片真正的遗憾,其实在于胡伟立的配乐部分,有失宗师水准。除了头尾的民乐古曲再加利用之外,影片大部分均以交响为主,并不耐听,尤其是对影片氛围的营造方面没有太大的帮助,在动作戏部分甚至显得很凌乱,盖过背景声,喧宾夺主。而文戏部分时配乐也特别的出跳,不仅节奏上与戏剧不同步,到了高潮时也显得势头上不来,层次不够。按理说,这么有经验的音乐人不会轻易拿交响组乐来融进武侠片里涉险,尤其是风格无法统一也无法确立的作品。配乐,绝不仅是点缀,也是有叙事功能的,一不小心就会令一部好片子因此伤筋动骨。

 

     六十一甲子,六十一飞沙。影片中那六十年一来的黑沙暴以及那六十年一浮现的皇城、黄金,无非就是隐喻着人生的一场幻梦。权力与财富两边陈列,一辈子只有一个机会摆在你的面前供你抉择,瞬间的辉煌会让你丧心病狂,也会让你绝望堕落,最终却难免被黑沙暴全部掩埋到地下,沦为隔世的枯骨。事实上,徐克刚好六十岁,这是在借电影在吐自己的人生之槽,发散着对世事的感悟。纵横电影江湖几十年,他凭借着《新蜀山剑侠》与《笑傲江湖》等一系列武侠片两度掀起华语电影的技术革命,留给影迷以美好记忆,同时也带给业界无穷的创作财富,而今的《龙门飞甲》仍然在践行着这种职能,无论商业与艺术成功与否,都必然将引领中国电影更深层更浩大的一次产业革命,为21世纪中国电影大发展的第一个十年做一个总结,仍能功留史书。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