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重走阿帕拉契山脉

(2018-04-12 14:03:45)
标签:

杂谈

重走阿帕拉契山脉

阿帕拉契山脉有一种对AT小径徒步者十分友善的植物,在南部很常见。它是一种高大灌木,在山径两旁生长浓密,顶上枝条甚至对接,形成一条绿色的通道,为徒步者遮挡中午当头猛烈的阳光。它的叶子狭长厚身,常常被徒步者当作导管,把岩壁上渗出的泉水或者山间浅溪的流水聚集起来,方便水瓶接水。我感念这种植物,想知道它的名字,不停地请教遇到的AT徒步者,却没有一个人知道,甚至偶尔遇到的AT巡山员也不知道。这不奇怪,因为这些年轻的巡山员都是志愿者,未必想深入了解自己巡逻地段的野生植物。我折下一片叶子放入背包里,想碰到某些林业或者AT机构再请教。33天后到达大马士革徒步节,在AT植物保护组织的摊位上,我以为会有专家可以解惑了,结果也没有人认识,估计他们只是这个专业机构的宣传人员而已。后来的一百多天的徒步中,碰上的徒步者也仅仅只能认识蓝莓或者黑莓这些可食的植物。

也许,这就是引起想再走一次阿帕拉契山脉的萌芽。

去年4月去西班牙徒步33天走完朝圣之路,一生的原罪被赦免了一半。然而太过舒适的行程没有留下什么印象,反而是艰险的阿帕拉契山径不时跑进梦里,不断唤醒痛并快乐的回忆。元旦之后,决定以植物的名义重返阿帕拉契山脉。

年前从亚马逊买了一本阿帕拉契山径常见植物和动物图鉴手册(Appalachian Trail Trees & Wildflowers,Appalachian Scenic Trail Wildlife),从电子书网下载了生物学、植物分类学、动物分类学、真菌分类学,囫囵吞枣似懂非懂地刨了起来。另外下载了几个手机识别植物的APP,包括号称储存超过20万种植物资料的plantsnap,以及leafsnap ,mushroombook,中文版的植物识别,中科院植研所的花伴侣,微信的识花君。信心满满的以为能手到擒来,不料到亚特兰大老寿家,逛附近的兰尼尔湖公园和石头山公园时,试用这些软件的结果并不理想,辨析出来的花草每每不同五花八门莫衷一是,它敢辨识我都不敢相信。

无论如何,我是要上路了。

老寿问起我的膝盖恢复的情况,说实话,走平地或者上下坡没有问题,但上下楼梯感到酸软无力。已经备好了一双护膝,手撑徒步杖使劲点,背包再轻点,速度再慢点,再加上一点韧性,但愿可以坚持到底。

华人走AT第一人的乔治李之前发给我一份83岁老人2017年通径AT的报道,老人的径号叫灰胡子(Grey Beard),真名叫戴尔-桑德斯(Dale Sanders),他打破了81岁的李巴里在2004年创下的通径AT最长者的纪录。在徒步期间他戴着电子追踪器,以便家人和医生随时掌握他的准确位置,一旦发生事故可及时救援。途中他摔了一跤,很严重,不得不回家休养了两个月。桑德斯有眼疾和各种老人慢性疾病,这对在荒野山间长距离徒步来说,十分危险,况且他没有长距徒步的经验。以他30英寸的步幅,完成2190英里的阿帕拉契小径需要走4,625,256步,但是他用了7个月时间,做了这件不寻常的事情。

桑德斯说,当独自在路上时,他的老年抑郁症不治而愈。支持他继续前进的是一个网友对他的一句评论:“当我与你的年龄相似时,我想成为你。”

不管乔治李是否想用这个故事激励我,我还真不敢大言不惭地讲出上面那个网友说的话。只希望当下65岁的时候再一次走到阿帕拉契山径终点。

重走阿帕拉契山脉

在阿帕拉契山径管委会的2018年通径AT登记号

重走阿帕拉契山脉

进入大雾山国家公园许可证

重走阿帕拉契山脉

还是当年走AT的装备,只是多了一条自拍神棍:)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眼窗夜景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眼窗夜景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