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退休走AT:D152

(2016-11-13 23:13:17)
标签:

杂谈

退休走AT:D152

D152,9月8日(周四)

AT北行累计里程:2170.6英里

当天天气:雨转多云

行程宿点:19.6英里(约30公里),Hurd Brook Lean-to

目睹同伴遇难而无法施以援手,求心理阴影的面积。如果真有这样的公式,估计听到同伴呼救而鞭长莫及的心理阴影面积只会减少一平方厘米。而于我,还想再求心理阴影的长度。

天蒙蒙亮,飞马就爬起来生活做早饭。睡眼朦胧中揿亮身边的手机看时间,才5点15分。心想,她也是慢鸟先飞吗?6点半,飞马上路了。半个小时后我也跟着出发,红翼蓝天闪电三人还在睡袋里动也不动。

走出山棚只有短短的10分钟平路,接着就是3英里的陡坡,8点登上海拔1520英尺名字稀奇古怪的山头,AT指南提示这里可以远眺卡塔丁山值得拍照,但远处被低低的云层遮挡住了。小径东面是狭长的Nahmakana湖,俯瞰湖面如镜。下山的路绕过新月湖(Crescent Pond),与珀利瓦溪(Pollywog Stream)平行,过了溪桥之后与彩虹溪(Rainbow Stream)平行。11点到达彩虹溪山棚,追上了在山棚休息取水的飞马。虽然早了点,无奈肚子已经咕咕乱叫,卸下背包做午饭。

飞马没做午饭,只是吃了一条能量棒,然后在溪边洗沿途采摘的蘑菇,她说还认识其他的野菜。我出发前收集了AT的野菜图谱,但害怕吃错中毒,始终不敢自己照图采摘。这点我很佩服飞马,有点相见恨晚。不过我也不太敢请教如何辨识可食蘑菇,因为她的中文讲得结结巴巴,有时词不达意,一个讲不清楚,那我就挂了。我问飞马祖籍哪里,她说是湖北天门人。我们竟然是湖北老乡。飞马5岁来美,在这里读书英语当然不成问题,我问她平时怎么和父母交流,她说在家里讲天门话,难怪普通话讲得很别扭。

飞马11点半再上路。我吃完午饭泡面,滤了一壶水后继续下午11英里的行程。小径还是沿着彩虹溪走,2英里之后在彩虹湖坝口开始慢慢抬升,翻过一个小坡,坡顶灌木蒿草茂密,高大树木蔽日,小径变得狭窄阴暗。突然,远处隐隐约约飘来两声“哈啰”。我不确定是否真的有人在叫。走AT以来,每天都是一个人在阴湿幽暗的森林里赶路,偶尔听到树林深处好像有人在讲话或者叹气模模糊糊的声音,虽然不相信魑魅魍魉之类的山妖树精,但陡然听到不免心里一惊脊背凉嗖嗖的。我也确信自己没有幻听,所以心静下来可以分辨出有的是风吹树枝刮擦,或者是沼泽里癞蛤蟆的自然之声。

我没有停下脚步,哈啰的呼唤声再次传来,声音微弱,但真真确确是人声,是一个女人的声音。我站住辨别声音的方向,不是前方,也不是小径正后面,声音很诡异地从左后边密林中间传过来。我一路走过来,没有向左边的岔路,也不可能有一条与AT平行的小径。更诡异的是,声音平和没有一丝呼救的惊慌。我不禁头皮一阵发麻,聊斋里有一个故事告诫,听到有人叫而看不到人不要轻易答应。声音再一次传来,模糊中听到了someone这个词,难道是someone help me?有人在求救?我站住细听,紧接着又有两声“哈啰”,感觉声音向远处移动,而且越来越弱。然后,没有声音了。

我的脑子电光火石般地回想分析刚才听到的声音,不像是老美的口音,难道是飞马?但是在彩虹溪山棚她是先走的,应该在我前面大约一英里的地方啊。突然想起,在后面2英里多看见过一个指向左边的路标。翻开AT指南,上面写着West to Rainbow Lake dam,果然是有一条小径往西到彩虹湖大坝,难道飞马去了大坝不小心掉下湖溺水,所以呼叫声越来越弱?而且我一下明白了,左边密林遮挡的坡下是彩虹湖,声音是从湖那里传过来的。记得湖边看到两条小艇,这时脑洞大开,想象飞马被人魔劫持上快艇驶向湖心深处,所以她的呼叫声才会渐行渐远。但不管是哪种情况,我都来不及施救,甚至都不能找到声音的确切位置。我决定继续往前走,如果到了落脚的山棚看不到飞马,也许真出事了,就赶往有人烟的阿博尔桥(Abol Bridge)报案。

4点到达彩虹岩(Rainbow Ledge),还有2英里就到落脚山棚。这里地势比较高,手机有信号,赶紧打个电话给老婆,语无伦次地说可能有一个同伴死了。老婆叫我趁着有信号马上打电话报警。我说事情还不确定,还有一个小时就到落脚的山棚,如果看不到人就报警。

打电话间,闪电追了上来,正想告诉他飞马也许遭遇不测,看到飞马在后面攀上了岩顶。哇,幸好刚才悠住,一旦报警的话,救援直升机和大队人马就会铺天盖地赶过来搜寻,那我吃不了就要兜着走了。我问她叫“哈啰”的是不是她,她笑着承认了。我说你明明走在我前面,怎么落在了后面。她说马上要下雨了,回头再说。然后匆匆赶往山棚。刚才我一路担心和内疚,终于心头一块石头落地。

在山棚,飞马一五一十交代了她的冒险。果然,她拐入岔道去了彩虹湖大坝做午饭,碰到玩游艇的游客就上了船,人家随便把她放上岸,她一下子找不到AT的“白色火焰”路标,想到3年前一个AT通径者迷路死亡,心就慌了。她想呼叫看看附近有没有人,但是又怕吓着了别人,所以用打招呼的口气叫“哈啰”,怪不得我听起来不像是求救。我问她有没有叫“help”,她说当时的情况没那么危险,所以说的是“hear”。

飞马所说的那个迷路死亡的AT通径者叫杰瑞尔丁-拉盖(Geraldine Largay),66岁,来自田纳西。拉盖的径号叫尺蠖(inchworm),她在2013年4月从西弗吉尼亚州的哈帕斯费里AT总部开始往北走,她的丈夫乔治沿途给她提供补给。她还有200英里就到终点卡塔丁山。之前,她完成了从乔治亚州到西弗吉尼亚州的部分。她计划与丈夫在7月23日会合,但却一直没有出现,引发当局大规模搜救。她的遗体3个月后在一个树木繁茂的地区被一名徒步者发现,只是偏离了AT小径3英里。尸检报告指她死于饥饿和长时间曝露野外引起的体力衰竭。

退休走AT:D152

Nesuntabunt Mountain 山顶俯瞰山下湖泊

退休走AT:D152

新月湖

退休走AT:D152

彩虹湖

退休走AT:D152

彩虹湖

退休走AT:D152

飞马生火做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退休走AT:D151
后一篇:退休走AT:D153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退休走AT:D151
    后一篇 >退休走AT:D153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