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退休走AT:D027

(2016-05-10 02:05:22)

D027,5月6日(周五)

AT北行累计里程:393.8英里

当天天气:大风雪,傍晚多云

行程宿点:16.3英里,Mountain Habour Hiker Hostel扎营

一夜大风雪,感觉气温降到了华氏20度以下,身上穿起全部的衣服勉强保温,但整个晚上双脚都是冰凉的。

早上从阁楼的小窗望出去,寒风依然呼啸,世界白茫茫一片,两个女生的帐篷被大雪压塌了一半,不禁哆嗦了一下。 

从家里出发的时候担心冷,带了两双手套,其中一双出发后三天就扔了,另外一双负鼠毛的手套,一只用来装手机,另一只要用的时候怎么也找不到。翻遍背包每一个角落,再次证明这只手套丢了。心一沉,看来有一只手要与严寒祼斗。

昨天在路上认识的大卫父子已经在收拾行装。这对老少配不大和别人说话,特别是那个少年极少说话。我们在路上已经见过几次,昨天在山棚里休息的时候,年长的第一次跟我说话。他自称大卫,其他的我一概都没听清楚,因为冻得人有点模糊。自从站熊青舍乱点家谱的笑话之后,就不再敢问人家是不是父子,但看他们徒步有如行军,长者在前不疾不徐步步稳健,少年在后亦步亦趋一步不落,像是这样的关系。但少年不说话,明显有怨气,十之八九是被迫走AT。因为我问大卫是不是通径,大卫说是,这时少年在一旁小声嘀咕了一句crazy。

他们即将上路,我也赶紧装包紧随其后。这样恶劣的天气非常危险,万一出事或许还可呼救。其实,我根本看不见他们,只是沿着他们踩出来的脚印走,尽量避免大雪覆盖着的危险。

因为中途精简过一次衣服,以为都5月份了,不会再有零下的气温,把羊毛衣裤寄回了家。谁料5月飘雪,把全部衣服穿上身,也不过是一件不防风雨的旧冲锋衣,一件18年前买的薄抓绒衣、一件T恤和一件长袖快干衣。下身一条单车裤和快干裤。一只没有手套的手把袖子拉下来裹着。在强劲的寒风中完全不抵事,简直像是寒冬裸奔。

小径被雪覆盖着,雪泥腐叶混合成黑浆,没走多远,鞋子裤管湿透,沾满厚厚的泥浆。几次滑倒在泥泞不堪的小径上,整条裤子都湿透,冻得直哆嗦。我想,这算是我人生中碰到的最悲惨时刻了。

  

一个小时狂奔下山,到了Carvers

Gap的田纳西143号公路。这时很想很想拦一辆便车到下一个山口,避开这场暴风雪。由于到了山下,气温升高,虽然风还是一样强劲,却没有了冻僵的威胁,觉得还可以走。

接下来爬的几座山都笼罩在大雾之中,能见度大约10米,但是感觉像是大补丁山一样有奇特的风景。看不见又怎样?我走过了。

  

 快到最后的19号公路时,终于追上了大卫父子,正和他们聊晚上的落脚点,一不小心踩在一根光滑的横木上,狠狠地摔了一跤,第一次体验到背着重物摔倒的狠劲。我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评估这一摔的后果。痛的位置有两个,一是右脚踝,一是右膝侧肌。心里暗喜的是,都不是钻心的痛,说明没有伤到筋骨。大卫父子把我扶起来,还可以站住,一拐一拐还可以走几步,我放心了。痛一段时间是肯定的,不会被迫退出AT就行了。

在AT的座右铭里,有一句是老子名言: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以老子的大智慧,并不是在简单阐述一个直白的事实,我看其中告诫的意义更大。所以,才有了一失足成千古恨的惨痛教训。

 

晚上在山港青舍扎营,挤出清毒擦片的酒精,混合云南白药涂抹摔伤的脚踝,希望不要肿起来。

洗澡时,过了一下磅,净重146磅,约131斤。离开纽约时161磅,减了15磅,比骑单车减肥成效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前一篇:退休走AT:D025
后一篇:退休走AT:D026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退休走AT:D025
    后一篇 >退休走AT:D026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