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退休走AT:D004

(2016-04-14 20:20:43)
标签:

杂谈

D-004,4月13日(周三)

 AT北行累计里程:43.2英里

当天天气:晴转多云

行程宿点:11.5英里,宿Low Gap Shelter

虽是住店,也没睡懒觉,7点起床写好昨天的日记,乘着信号强,把两天日记发上新浪博客。然后到旁边的户外装备店Mountain Crossing交昨晚的住店费18刀,并且取AT路上第一个补给包裹。这个包裹的食物要一直撑到8天后的第二个补给点南塔哈拉户外中心(Nantahala Outdoor Center),重量10磅。

昨晚已经开始考虑背包负重的问题,洗了澡之后就把穿了4天的棉质旧T恤扔到垃圾桶,这是出发前预谋的。睡觉时想了想还有什么没用的东西可扔,早上起来决定先扔一双崭新的绑腿,小型三角架和一双多带的手套。另外,相机和充电器、折叠键盘基本没用还挺沉,但扔是不行的,几乎上千刀啊,决定先忍辱负重,见到邮局就寄回家。

取了包裹打开一看,太阳油、蚊怕水还有一盒什么东西都没看清,全扔,只留了一管昆虫叮咬的喷剂,还喷掉一半。有句广州话叫做针唔到肉唔知道痛,在家里怎么精简都减不下来,当背着包走在山里累得要命,自动自觉没用的东西全都会扔掉。

尼尔峡与19号公路相交,据说通径者在这里的退出率高达百分之二十,我看看身边的朋友,好像都在,除了3个走得慢的,昨晚应该住在血岭山棚。

   

 

 户外店门前,也正是AT北向径口前有一棵树,上面挂满了各式各样的行山鞋,据说是中途退出的通径者留下的,去年走AT的张诺娅把这棵树叫“屈辱之树”。我想,也许有人走AT开头几天走得累死累活,想想这是何苦来哉。当走到文明社会,松了口气,在店门前脱下鞋舒缓抽筋的脚,终于摆脱苦难的兴奋一时袭来,一个甩手把鞋挂上了树。也许有另一种人,走了几天,脚磨起了泡或扭伤了,挨到了公路不得不中途退出,悲愤地把鞋扔上树。无论如何,我觉得都很可惜,好端端的行山鞋,百多两百刀一双,也不是终身不行山,就这样扔了,未免太浪费。果然在网上看到另外一种说法,说这些鞋并非是通径者的,只是一般行山客穿坏了的鞋子而已。

今天的行程比较短,拖拖拉拉到11点半才上路。在歩道口,Dom问我今晚在哪下榻,然后说see you late,我以为他会很快追上来,奇怪的是今天一整天,AT上只有我一个人在行走。前面看不到我们这一拨朋友不奇怪,因为我太晚才上路,但健步如飞的Dom赶不上来,感到很失望。

虽然扔掉不少东西,但背包还是超重,估计有40磅。今天右膝盖也不给力,估计是太累,抬不起来,好象伤兵拖着腿走,幸好有一大段路比较平缓,3点到Tesnatee Gap,一座陡峭的野猫山(Wildcat Mountain)挡在前面叫人腿都软。

6点半到达预定要住下的下峡山棚(Low Gap Shelter),这是阿帕拉契小径发生首宗谋杀案的地点。1974年5月9日,来自南卡罗莱纳州哈特斯维尔26岁AT通径者乔尔·坡尔松(Joel Polsom)在下峡山棚被一名密西根州的逃犯拉尔夫·福克斯(Ralph Fox)枪杀。凶手杀死坡尔松后,挟持他18岁的女朋友沿着小径南下到公路,搭便车到海伦镇过了一夜,这里省略一千字。次日凶手突发恻隐心,放了女孩,自己乘巴士到亚特兰大。女孩获自由后当即报警,白郡警方在下峡山棚找到了坡尔松的尸体,他头部中枪,血肉模糊地被塑料袋包着。警方随即展开追捕,案发第三天凶手在亚特兰大落网。

  

在电影《林中漫步》里,布莱森提到徒步AT的当年发生的一起凶杀案,引起我对AT沿线安全的关注。在网上找到一个专门讨论户外探险活动安全的网站ADVENTURE POSSIBLE(怎样在现代探险中生存),在AT专栏里有一篇走AT要不要带枪的帖子,帖主列出AT自从建成后所发生的全部谋杀案,一共有10宗,遇害11人。帖主是AT通径客,声称自己拥有多支枪,但并不主张带枪走AT。他说虽然AT一直有罪案发生,但相对于行山人数来说比率非常低,可以说是几百万分之一,相当于中了乐透二奖,哈哈。再说带枪只能放在背包里面,不能明目张胆别在腰上,万一有人针对你作案,也来不及从背包里掏枪,带了枪等于没用。尽管家人坚持要他带枪走AT,权衡再三他决定还是不带枪。他说最好的防范方法是带眼识人,AT上人很少,如果遇到的人不像是通径AT的行山客要多个心眼,想方设法甩开为妙。第三点是露营的地点尽量隐蔽,不要在人来人往的路边扎营,引人犯罪。

我觉得,事件发生的比率这个东西只是一贴心理安慰剂,帖主说的几百万分之一只是个人的感觉,并没有靠谱的统计。好,就算比率几乎是零,而一旦事情发生到自己身上,那就是百分之百。另外两点从其他的谋杀案情来看,防范作用也不大。所以,我对人生不测之事的态度是认命。微信小学群里有同学问怕不怕,不好意思拍胸脯豪气地说不怕,只好回答“怕不怕都是那样啦”。确实,摊到大事的时候,怕不怕结果都一样。

这个讨论带枪的帖子可能引起有关方面的注意,AT沿途的国家公园和森林公园先后发布了进入公园不准带枪的公告。

死过人的宅子被叫作凶宅,其中最猛的是发生过谋杀案的宅子。我想一下体验凶宅,才计划住进这个山棚。路上以为这个山棚没人住,但在山脊上已经看到十几顶帐篷和欢声笑语一片。下到山坳,我们那一伙的朋友举手欢迎我这个最后到达的人。

山棚里只有3人摊开睡袋,我到得较晚,不想开营,就挤了进去。旁边的是伤痕脚(scarfoot),我问他为什么叫这个径号,他说小时候被狗咬伤了脚,留下一个伤疤。我想这件事情的惊吓对他创伤很深吧,记得小学的时候被同学家的狗咬过,现在也记忆犹新,只是不记得腿上好几个伤痕哪个是被狗咬的。

再野的山棚里,一样有老鼠。晚上这些小家伙闹得太凶,追逐奔跑竟然撞到我身上。睡不着,打开头灯悄悄地偷看,是两只大姆指般的灰白小老鼠,还有一只黑白好像有翼的飞天鼠。觉得挺可爱的,安然入睡。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前一篇:退休走AT:D004
后一篇:退休走AT:D005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退休走AT:D004
    后一篇 >退休走AT:D005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