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03十堰地下乐队最新演出纪实(怀旧啊)

(2006-05-31 20:06:49)
2003十堰地下乐队最新演出纪实
  11月15日的中午12时,在东岳路满圆春酒店,一场婚礼正进行的有声有色。这是十堰“染色
体”乐队中主唱兼吉他--扬为明先生的婚礼。这同时也是沉寂许久的十堰地下乐队带来的他们
最新的演出,在酒店狭小的舞台上,在杨为明的婚礼上,激动着今天所有的听众。

在婚礼仪式开始前,首先登台的是老牌乐队“城市婴儿”,主唱杨国清的开场白很激动,
很短暂,是的,一支演出了几百场的乐队还能对你说什么呢?他们关注的都不是你的想象。

一首激烈的来自鲍家街的“我真的需要”让前排与会的几十名乐手和满堂吃客们很容易找
到了感觉,这反应是原始的,本能的。几个吃饭的客人也找到了感觉,爬起来站到门外面。这
反应也是原始的,本能的。

接着是一首英伦歌曲“的士梦想”。动感的节奏,由静到失真的歌曲结构似乎在告诉所有
的朋友,这是2003年的“城市婴儿”。他们变了么?

在热情洋溢婚礼祝福词叙述完毕,紧接着出场的是“青鸟”乐队,乐队同样也是翻唱一首
鲍家街的(鲍家街真是爷爷乐队,谁敢不唱他们的歌),带来自己的歌曲两首,青鸟是十堰的
新锐乐队,音乐干净、利索,编排很有层次。可以看的出每首歌曲都是下了功夫。

记得很清楚,第一次看“青鸟”演出是2001年10月,唱的是黑豹的《靠近我》第二次是20
01年底在另一类酒吧,唱的是的哈狗帮的《操***比》,时隔2年,他们唱的是自己的歌曲
。认真的音乐好,有感情的音乐好,感觉很是不一般。这是再次听青鸟的感觉,希望能一往直
前。

接下来的乐队是反5,杨玉说主音吉他手是弹死亡金属的,说句真心话,我真想听听十堰
的死亡金属,这也许是这个城市最值得期待的事情之一了,可是他们今天的歌曲却是很抒情,
可能因为是在婚礼上,演出有所保留.......

今天的主要地下乐队就三支,可今天来的音乐人却是不少,除了舞厅帮,基本上都来了。
熟悉的面孔在婚礼与演出场上交错,互相进行着毫不真实的问候......互相小心翼翼的侮辱着
对方的人格......大家笑着,互相看着对方眼角的皱纹......

关于十堰的地下音乐,可以说是一直是暗地潜流。一次一次的演出,一个个自主的音乐圈
,一支支乐队的分娩到分裂。一个个所谓的音乐狠人的沉默,他们像夜之精灵与短暂的荧荧
星光邂逅,随即疾速消失在更加黑夜的深处。他们用手和伟大的想象力让自己寻找到超越身
体快乐以外的短暂快乐,他们像多年寻梦未果的孩子像一颗颗播在干涸土地上的失落的种子。

也许,对于音乐,我们值得期待的还有很多。也许,我们做的还有很多。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