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蔡定创_
蔡定创_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02,964
  • 关注人气:7,2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投资性国债与国债货币量度研究(二)

(2019-09-05 11:17:00)
标签:

财经

股票

杂谈

投资性国债与国债货币量度研究(二)


 说明:国债发行量,特别是其中的国债货币发行量,一直是个世界谜题。2018年初创源智博经济研究院李云庆院长认为这方面文章对我国经济的发展十分重要,提议我写一篇这方面的相关文章,我因懒惰而推脱说,留给教授、博士们拿国家研究基金做课题吧。2019年8月本院研究员包义平先生(微信:清风)在创源智库微信群有个较长的发言,再次涉及到国债货币发行量度深层次的理论问题。包义平先生是通读了《信用价值论》并做了深入的思考才有此深度的发言的。他的此发言使我认识到《信用价值论》第21章“国债货币”必须要加写一节。下面加写的这一节准备放在《信用价值论》第二版的21章第6节中。本文是属于版权文章,凡转用者必须注明来源。

21.6.3 国债货币发行累计总量限度研究

与投资性国债的可偿性不同,由于消费性国债无法偿还,历次发行就必然会形成量的积累。例如,20186月止,美国的国债货币发行累计总量为21.21万亿美元美国如此巨额的国债货币的发行积累,人们不断地惊呼美国必将陷入债务危机,学界也有过关于美国国债发行极限的讨论。但这些讨论在我看来大多不得要领。20089月国际金融危机发生时,美国国债总额是10.0247万亿美元,其时就有学者惊呼美国必将会陷入债务危机,十年来美国国债不仅没有发生危机,国债发行总额反而增加了一倍多。前面我们己经用公式表述了资本生产在每一个循环周期可发行的消费性国债量,但是,消费性国债发行总额累积的极限量在哪里?仍是一个需要讨论的话题。

首先,我们必须明确,国债货币发行的信用等级是与货币发行的信用等级相同,都是使用国家信用。如果国家信用崩溃,货币信用与国债货币的信用也必然崩溃,在国家货币信用崩溃的情况下,所发行的货币与国债货币都会变得一文不值,与发行积累总额量的多少无关。因此,我们这里不讨论这种信用崩溃的极限情况。

但国家信用崩溃之前,信用会随着经济状况而发生变化,这些变化会通过国债利息的变化反映出来,会影响当期国债货币的发行,但对积累的总量无关。因为国债的存量是己经发行的在国债市场上交易的国债,如果这个国债不到期,原发行单位国家财政部是不会支付本金赎回的。期间信用的变化只是国债市场交易中的价格变化所折射的利息变化,也与国家财政部到期固定的还本付息无关。这就说明,作为发行单位国家财政部来说,不管原来发行积累的总量有多大,只要依据市场国债利息的变化所反映的供需状况,以及前面通过对等式2的计算所得出的量,相机决定国债货币当期发行量即可,用不着担心己经积累的总额有多大。

其次,上面仍然没有回答国债发行总额在国家信用没有崩溃,经济发展正常情况下有没有极限的问题。

其实,这个问题与资本生产的资本主义制度相联系。在封建社会里,社会主导的生产是一种以家庭生产为单位的自给自足的生产。地主与农民以农庄或者以家庭为生产单位,由一个家庭内部成员完成从粮食生产的耕种、收割、加工、煮饭,棉花种植、纺纱、织布、做衣服的全过程。这种以家庭、农庄为生产单位的生产组织中,每个劳动者生产的都是自己所需要的使用价值的产品,劳动者对劳动产品剩余的储存通常也是自己所需要的使用价值的实物。当然不排除也有货币与市场交换,以及为交换目的而从事的生产,但从社会物质生产总量的角度看,社会绝大部分物质生活资料是靠这种家庭、农庄自给自足的生产方式解决的,市场交换只是辅助的部分。同时也由生产力水平决定,生产者对实物的消费与贮存都是有限的。例如,粮食储存再多,个人消费也是有限,贮藏时间长了就会坏掉。由此决定了对财富追求是有极限的。

在资本生产为主导的资本主义社会,在“劳动分工”生产力所形成的资本生产方式条件下,每个生产者所生产的不再是自己所需要的使用价值,因此必须通过市场交换才能完成社会价值生产。资本生产的目的是获得剩余价值,货币作为价值的化身、一般等价物,资本对剩余价值的追求也就转化为对货币的追求。资本的这种生产目的与封建社会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完全不同,对自己所需要的使用价值的追求是一种对实物的追求,这种追求必然有限度,不满是从个人消费需求上还是从实物的贮存上,都是有极限的。对货币的追求,特别是当代信用货币时代里,货币在持有、贮藏与保管上都没有极限要求的情况下,对货币量的追求也就会没有极限。例如,现在世界上的豪富动则就几千亿美元,今后几万亿美元的家族财富,也就是银行的几个数字,根本就不像封建社会里巨大的实物财富的贮藏保管问题。

这也就是说,在资本生产的社会里,由资本生产目的所决定的对货币的追求,是没有极限的。资本对货币的无限追求,再加上货币在贮藏与保管上也没有极限要求,因此作为货币的贮藏手段国债货币,也必然没有总额极限。

当然必须注意,这里所说的国债货币发行总量没有极限是有条件的:一是当期国债货币发行量符合当期对国债货币的需求量,这个量是很有限;二是国家信用正常,人们预测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不会发生崩溃,在这个期间里继续发行,就不必考虑总额极限问题。如果国家信用崩溃,或者人们普遍预测将要发生崩溃,所有由其信用担保的货币与国债货币都会变得一文不值,此时国债的总额与量的多少无关,一万亿与一百万亿都会在价值上都等于零,因此此时的总量是个没有意义的量。但是,由货币与国债货币所代表的社会财富仍然还存在,因此社会不会崩溃,只是国家政权或者社会制度可能发生了变化。

人们十分疑惑的是为什么国债货币为什么会撑起那么大的量?美国国债从2008年起就天天有人喊着要崩溃,十年来不仅不崩溃,反而从10万亿美元增长到21万亿美元,其增长势头除了一些人越来越担心害怕外,并没有呈现减弱的迹象。当然这种担心害怕会影响到美元信用,在与其他国家国际货币信用竞争上会产生对国际储藏货币需求量的影响。但是,随着后资本主义社会资本过剩时代的到来,资本过剩量越来越大,所产生的对货币贮藏需求量也会越来越大,因此,对国债货币的需求不是下降,反而会是不断的增加。如果不能满足这种不断增加的需求,经济发展必然进入萎缩、危机与亚危机状态,甚至可能由此反而引起国家信用的崩溃。

国债货币的发行量,本质上是决定国债货币所代表的这一部分实物是否再进入社会再生产过程。举例说明:

420米高的上海金茂大厦,假设交换价值为100亿美元,由原建造方某甲卖给资本集团某乙,某甲因此持有了100亿美元货币,某乙持有金茂大厦实物假设用于出租(资本营运,属于进入资本生产过程)。某甲对持有的货币此时有两种选择:一种是当资本生产有预期利润时,继续投资于资本生产价值循环过程(包括对实体价值生产的投资与对股市信用价值生产的投资);另一种是当资本生产没有预期利润时,不愿意再投资进入资本生产过程。如果不再进入资本生产过程,此时其所持有的就是货币而不再是资本了。原来是资本,现在由于不再进入资本生产循环就不再是资本而是货币了,表示曾经的这部分资本己经死亡。

如果一直持有这种货币是不保值的,某甲如果意图保值贮藏这些货币,一个较好的选择是购买国债货币。因为某甲钱太多,个人消费几辈子也用不完,这些货币贮藏也只有压箱底的份。由此产生了两个事实:一方面国家财政部需要发行100亿美元国债来购买这100亿美元的货币,如果按这个需求发行了,那么现在这个货币就由财政部持有,财政部发行的100亿美元的国债现在就被某甲贮藏压箱底了。

国家财政部现在持有的这100亿美元货币,就可用于支付各种社会消费支出,这100亿美元通过消费购买就都进入资本生产的再循环过程,资本扩大再生产就得以继续进行。

假设国家没有发行国债货币吸收这100亿美元货币,这个货币仍由某甲持有,某甲又不会再投资,这些货币被存入银行或者某甲直接压箱底贮存。由于资本过剩投资没有利润,也不会有其他的资本家去银行贷款这100亿美元货币使其进入资本生产过程,这100亿美元货币所代表的实物就被闲置在资本生产过程之外,没有途径再进入资本生产循环了。因为,当资本过剩、资本投资没有利润,这是对所有资本家而言的。

此种情况下,社会再生产就可能只能维持简单再生产,而在当代“双轮经济”信用价值生产主导实体价值生产的情况下,经济就会进入到萎缩的循环。只有国家组织的社会资本生产才会进行不计利润的投资,当然这里的不计利润不是不讲效益,国家对环境产品、基础设施投资更着重的是社会效益,没有利润只是因为一方面资本生产中价格会发生消失,另一方面社会资本生产的产品往往是只有价值没有价格的环境产品,即使是基建项目也往往是社会价值巨大而价格不大。通过国债货币发行获得的货币,用于消费支付,平衡社会总生产中投资与消费的不平衡,在产能过剩的条件下是通过增加消费来拉动生产的增加,在推动经济增长的作用方面与投资性国债是相同的。

随着科技进步,资本生产能力的不断加强,所产生的过剩资本必然越来越多,退出资本生产循环而由资本形态转化为货币形态的货币也必然越来越多,需要保值贮藏的货币也必然会越来越多。通过上面的论述大家现在都己经知道,货币的另一端是社会己经生产出来的劳动产品,越来越多的过剩货币是表示社会上己经有与这个货币量相对应的劳动产品不能进入资本生产过程而被闲置。国债货币的发行与否,决定是否将这些劳动产品(例如前面例证中的上海金茂大厦)再次投入到资本生产的循环,使其成为社会再生产中的生产资料,为经济增长作贡献。由此说明,只要把握好当期的由过剩资本转化而来的货币贮藏需求量,并依据这个量来发行国债货币,就不必担心积累的总量有多大。从社会生产能力的无限性的角度看,国债货币的发行总量是没有极限的。

过剩资本越来越大,由资本转化为货币的量也越来越大,表明加入死亡的资本数量也越来越多。而国债货币发行是将死亡的资本通过由国家掌控的消费资金再加入价值生产循环过程,这会使得社会生产方式的性质发生一些变化,因为国债(包括投资性国债与国债货币)发行与使用是一种社会资本生产的行为,而社会资本生产是属于社会主义的生产方式。随着国债货币量的积累,表明社会资本生产在不断地扩大,资本生产方式在不断地萎缩。国债货币发行在这里实际上起到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向社会主义生产方式悄悄转型的工具。这种转型人们并不太注意,但是量变最终会引起质变,当积累到足够大的时候,国债货币发行实质上成了社会主义生产方式的转化器。

投资性国债与国债货币量度研究(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