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龙年
李龙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3,795
  • 关注人气:1,3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今天发表在《内蒙古日报》的组诗《在大草原上》,谢谢

(2018-12-09 08:33:36)
标签:

内蒙古日报

发表诗歌

李龙年

在大草原上


今天发表在《内蒙古日报》的组诗《在大草原上》,谢谢

在大草原上(三首)

 

              李龙年

 --------------------------------------

凌晨深陷于云朵与云飞的《天边》
  ------------------------------------------           
             
我有病态的嗜侈
与疯狂的迷恋
比如斯琴格日乐
譬如《山歌好比春江水》
我准备听一百遍
我已听了一百遍

现在轮到了《天边》
云朵与云飞的天边
他们在天边放牧风筝
他们在珠峰放飞神鹰
他们在悬崖上展览
什么叫作飞翔
什么比爱更辽阔
什么比星星更明亮
什么比眼泪更温暖
什么比颤抖更醉人

100
遍,只是基数
春天刚刚来临

 --------------------------------------------

 

深夜听低音小提琴演奏《草原之夜》
----------------------------------------------     
小提琴巨大,琴身宽广如草原
伴奏:小草们进一步屏息、压低身子
钢琴在更辽阔处舒展草原
草原以及梦是宽阔的
雨点把草压得更低
我听到小提琴在轻吻草原
用暗火,连蓝焰都被深藏
草尖为雨水吞噬的声音也被收藏
草葡伏了,草的种仔葡伏了
大提琴琴弦很是敏感
琴身没有被夜色起诉
它的低音恰到好处
低调到草原边缘,低调到
乐手紧闭的双眼
一只流淌出月亮河,但坚持黙片
亘古默片,只有心灵微微颤抖
它支撑不了,一滴露珠的沉重。
而另一只眼,流淌出
比月色更轻盈的音符
它们也同样坚持用草打出旗语
这个《草原之夜》啊
不曾令星辰沉醉,自己早已沉醉
大提琴琴面,噙满了
不知是泪呢还是夜露,一闪一闪
像草原上,每一棵草的心
-------------------------------------

鸿雁.听呼斯楞

------------------------------------------------
             
小北风逼近喉咙尖
马头琴声颤抖,深夜滚过地平线
草尖上,梦在弯曲
一个人影在向星辰跋涉
他企图把颤音刻在月光之影
月色无所依托
每一滴露珠都是海洋
每一滴水里都藏身尖叫
但声音的曲线已被手腕强势扼制
朝阳不可预见
它不存于世间。草原尽头
马头琴悲苍深陷黑色绝境
五线谱上,乐符燃烧
火苗用琴弦,命运的遗产
反复祷告:黑风,黑夜,黑的影子
你们不要越过地平线
不要关闭   时光的唯一祈求
不要阻止音乐
琴弦最后的幻觉
尽管听见影子在无声崩塌
乐符们也要俯身拾取
每一丝,灵魂的颤栗


     

          

   李龙年





 凌晨深陷于《天边》

-----------------------------

  我有病态的嗜痴

  与疯狂的迷恋

  比如斯琴格日乐

  譬如《山歌好比春江水》

  我准备听一百遍

  我已听了一百遍

  现在轮到了《天边》

  云朵与云飞的天边

  他们在天边放牧风筝

  他们在珠峰放飞神鹰

  他们在悬崖上展览

  什么叫作飞翔

  什么比爱更辽阔

  什么比星星更明亮

  什么比眼泪更温暖

  什么比颤抖更醉人

  100遍,只是基数

  春天刚刚来临

---------------------------------------

  深夜听小提琴曲《草原之夜》

-------------------------------------

  小提琴巨大,琴身宽广如草原

  伴奏:小草们进一步屏息、压低身子

  钢琴在更辽阔处舒展草原

  草原以及梦是宽阔的

  雨点把草压得更低

  我听到小提琴在轻吻草原

  用暗火,连蓝焰都被深藏

  草尖为雨水吞噬的声音也被收藏

  草匍匐了,草的种仔匍匐了

  大提琴琴弦很是敏感

  琴身没有被夜色起诉

  它的低音恰到好处

  低调到草原边缘,低调到

  乐手紧闭的双眼

  一只流淌出月亮河,但坚持默片

  亘古默片,只有心灵微微颤抖

  它支撑不了,一滴露珠的沉重

  而另一只眼,流淌出

  比月色更轻盈的音符

  它们也同样坚持用草打出旗语

  这个《草原之夜》啊

  不曾令星辰沉醉,自己早已沉醉

  大提琴琴面,噙满了

  不知是泪呢还是夜露,一闪一闪

  像草原上,每一棵草的心

--------------------------------------

  听呼斯楞《鸿雁》

--------------------------------------

  小北风逼近喉咙尖

  马头琴声颤抖,深夜滚过地平线

  草尖上,梦在弯曲

  一个人影在向星辰跋涉

  他企图把颤音刻在月光之影

  月色无所依托

  每一滴露珠都是海洋

  每一滴水里都藏身尖叫

  但声音的曲线已被手腕强势扼制

  五线谱上,乐符燃烧

  火苗用琴弦,命运的遗产

  反复祷告:黑风,黑夜,黑的影子

  你们不要越过地平线

  不要关闭  时光的唯一祈求

  不要阻止音乐

  琴弦最后的幻觉

  尽管听见影子在无声崩塌

  乐符们也要俯身拾取

  每一丝,灵魂的颤栗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