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刺激的战死
刺激的战死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568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游戏经典情节四 ----《幽城幻剑录》里霍冰之别

(2007-05-17 21:16:41)
 《幽城幻剑录》中依靠梦境与清醒的交错来将千年前后的故事串联起来,这一点在时间跨度上只有《苍之涛》能与之相比(这不像仙三、幻三里的轮回,因为幽城中玩家得以两次扮演霍雍的角色,而仙三、幻三中仅仅是大略地交代一下,至于苍之涛,它的全部剧情就是建立在时空穿梭的基础上的)。三次千年前的回忆,构成了罗睺“祭剑双使”那惊心动魄、荡气回肠的千年之别。冰璃的形象与人气,上文已经有了介绍。霍庸,据说畅销全国的杂志《电脑游戏攻略》的小编用了一句话来形容他:“帅绝天地,酷绝人寰”,故这个人物的成功性可想而知了。千年追忆的篇末,霍雍因遭到暗算而壮志未酬,只得将“星咎刻盘”分为七块藏于异界,同时楼兰古城也被他一分为二天地相隔,这一幕再加上在他跌落于千丈深渊后冰璃势若惊天的那一剑,都是国产游戏中罕见的恢宏大气的场景! 

 (下面的文字大部分出自一位匿名发帖的网友的文章《黄沙的深处》,因为里面的见解实在是太精辟了,也正好可以对“霍冰之别”的经典来进行论述,所以我只作了一些修改与增加了几段内容,在此表示感谢) 

 亿万年前的恩怨 

 最早在这个世上只有华穹、混沌、幽垠三物,华穹为无方之光,幽垠为湮蚀之暗,这相生相克的两者在盘古开天辟地之后,与混沌化为欢娱间的万物,又经万年凝定为明霭、定土、化荒,也就是后来的天界、人界和地界。 

 然而女娲以七色彩石塑成的天幕之限十分坚固,要想穿越明幽两界的天幕绝非易事,且宿位随即便会偏移,通道即使开启也只能支撑片刻而已,若想要永远令其洞开,需要两股分别来自明幽两界的力量才行。 

 为了冲破“明幽隔界”,几经思考,罗睺决定先在罗睺城内建造九浑天动仪,而后考虑如何在明界再建一座,使此座天动仪与幽城中的反极而转,以此产生的逆元之力令九曜仪轨偏位,并一举将天幕之限彻底毁破。但明界在女娲的监视之下,此举对于罗睺而言很难实现,所以它便创造了代替自己在明界完成这个使命的使者--霍雍和冰璃。他们的任务便是:利用人间的征战纷乱之机,设法建造另一座九天浑动仪,并在每千年一度的诸曜偏散,天幕的封隔之力最弱之时,用天动仪之力令星曜离轨偏位,打破天幕之限,使幽界和罗睺重返明界! 

 罗睺深知这个任务非同小可,关系自己和全族人的永远利益,所以将自己一半的力量赐予霍雍和冰璃,让他们俩分别掌握无上的法力和剑术,以确保此事万无一失,然后才放心将二人送往人间。他们的使命也就此开始。 

 消失的古楼兰 

 西汉时期,大汉的西域一带开始出现了一些游民部落,随着中原与西域的交往日益频繁,那一带的经济文化迅速发展,开始了一些贸易往来,并逐渐形成了大大小小的国家和部落。它们各自为政,比较分散。为了能团结大漠之民,共创美好生活,楼兰先祖联合所有人民建立了楼兰国于大漠之颠。 

 楼兰国的人民素来与事无争,但因楼兰地处要冲,势难立于两强之间,因而自建国以来,大汉匈奴均遣使逼约迫蕃,欲以楼兰为囤兵争霸之先,只因楼兰国主坚不降从,且两不相帮,才得以在乱世之中保住基业七十余年不灭。但到了楼兰第四代国主安归即位后,连年战事不断,眼看就要被他国所吞并。就在此时,霍雍和冰璃出现了,而悲剧也就此开始上演…… 

 安归赏识他俩的神力,想以其之力保护楼兰,于是封霍雍为楼兰国师,冰璃为其剑使。霍雍自然要求建造九浑天动仪以“驱散汉匈两国大军”。众大臣虽满腹怀疑,但安归对霍雍深信不疑,答应遣费人工土石,让霍雍在地下兴建九浑天动仪,并驱使其力多次逼退汉匈两军。可是霍雍和冰璃二人的神力及那拥有惊人力量的天动仪引起了楼兰宰相库扎的怀疑。他多次劝阻安归均无功而返,于是心生恶念,打算投靠大汉。 

 天命往往捉弄人。就在每千年一次的诸曜偏散,天幕封隔之力最弱之机将要来临之时,汉大将军王恢领三万大军攻打楼兰,并以汉相傅介子为军师,声势浩大。战前宰相库扎突然倒戈,开城迎入汉军,城中大乱!霍雍和冰璃在他俩的奸计下未能成功开启九浑天动仪来拉开天幕,反被神将相胤袭击,身受重伤。最后霍雍含恨而死,冰璃答应她要等一千年之后再与转世后的他共同完成这未尽的使命,所以消失在风沙之中。但霍雍在临死前用最后的力量将天动仪封止,并将整个楼兰城连根拔起,封印于天穹中的幽垠之中,等待来世再回来……
 
而她,冰璃,回到最初的现世之所——迦夏之窟,一睡一等,眨眼千年。天幕上持续运转的时轮,是否仍犹记得名为霍雍与冰璃的祭剑双使?悄转千年后,于水镜之殿随着夏侯仪的一声“是你”的呼唤,刚从沉睡中醒来的冰璃回应道:“我是你的‘剑使’,我的使命就是立于你的身前,将你的敌人尽数屠灭于此剑之下。”“我什么都记不清了……可是,我还记得你”此情此际,转世后的霍雍——夏侯仪最终脱口而出:“冰璃”…… 

 回到千年后的楼兰古城,冰璃闪着绝望的双眸,手握幻剑煌熇,诉说着几世的惆怅:“……无论你是霍雍也好,夏侯仪也好,在我的心中,从未有过丝毫的改变。只是,重生的你,丝毫不记得尊神的命令,一心想要保护本该毁于你我之手的人世,那受你之命为你而活的我,该何去何从?霍雍,在离去的刹那,心心念念的仍是尊神的谕令,那我,注定是要背叛,是你,还是他?而明明你们就是同一个人,罗睺引以为傲的祭使,那我,该立于谁的面前?……” 

 可是,楼兰的臣民呢?楼兰王安归呢?战争是残酷的,经过这一番浩劫的楼兰臣民死伤殆尽,近百年的古国就要消失在万里黄沙之中……楼兰王安归则坚持随楼兰城共同飞往幽垠。在几百年后发现的遗书上,他这样写到:“当宰相库扎叛变,以令牌放敌军入城至使全城大乱之时,霍雍以万一为由,要吾与城内人众尽数撤出城外。由他脸上的表情可知此事非同小可。然而这祖先留下的基业,岂容寡人轻弃轻离?宫女侍仆虽以离城避难,但不论发生什么事,吾,第四代楼兰王安归,必会在这华穹殿中与楼兰共存亡!寡人不后悔相信了霍雍,但若是天意要亡我楼兰,那都是吾安归背天无德,只有在此乞求先祖们的原谅。”。 

 这是篇历代君王和统治者都应仔细看一看的遗书,虽然里面没有什么治国安邦之道,亦没有什么调兵遣将之理,但却说明了一个作为君王和统治者因该做到的最基本的东西--对自己的国家的责任!面对连自己都理不清的事件缘由,看着自己的国家即将灭亡,他没有逃避,而是将一切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并誓与敌人奋战到底,与楼兰共存亡!其实这一切怎么能怪他呢?他怎么可能知道亿万年前的一切恩恩怨怨最终会拿他和他的臣民作了牺牲品呢?以他一人之力,又怎么可能阻挡汉匈两强的轮番攻击呢?更令人钦佩的是,直到最后一刻他都没有埋怨霍雍,仍然认为是自己的无德而遭天谴! 

 宿命和愚忠 

 自上次失败后,霍雍的魂魄分为两部分转生在千年后的人世中,其中本性纯真善良的一半变成了西域青年夏侯仪,本性幽暗邪恶的一半转生为磐沙堡堡主皇甫申。他们俩都失去了千年前的记忆,但他们都有共同的宿命——开启九浑天动仪,打开天幕,使幽界降临人间。夏侯仪因机缘巧合巧遇慕容璇玑、封铃笙、古伦德三位同伴,更在迦夏之窟遇到了沉睡了千年的冰璃,又在磐沙堡从皇甫申的手中得到了幽垠之戒,于是他率先意识到了自己的宿命便是要让幽界降临,毁灭人界。但现在他只不过是个西域青年,他纯洁的心灵又怎么能允许他这么做呢?!于是,经过漫长的思想斗争,他决定要向自己的宿命抗争,走自己的路。作为他的剑使,冰璃自然不能违背夏侯仪的意思。然而随着本性邪恶的皇甫申的觉醒,本性同样善良的冰璃的思想开始了动摇,因为她发现,自己身边的这个人并不是千年前的霍雍,他没有了仇恨,没有了使命,将当初的约定抛到了脑后,一心只想拯救人类。冰璃陷入了矛盾当中,她不知道应该忠于千年前的“尊神”,还是跟着现在的夏侯仪,尽管她也并不想毁灭这美好的人世,但当她在空中楼兰看到了千年前霍雍留下的遗书后,她无法抑制住自己对霍雍的忠贞感情,毅然决然地“背叛”了夏侯仪,自己开启了九浑天动仪,完成了降曜之仪。 

 她的“恶行”被大雪山时轮宫的时轮尊者发现,他们企图马上杀死冰璃。在千钧一发之时,夏侯仪和他的朋友们赶到,及时制止了他们,但此时冰璃已奄奄一息了,手中银白色的幻剑煌熇也渐渐失去了光辉。在生命垂危之际,她与夏侯仪有这样一段对话:
夏侯仪:“冰璃,你真的完成了降曜之仪?” 
 冰璃:“对不起。” 
 夏侯仪:“你用不着道歉啊,这本来就是你的使命,也是我的使命,你这么做我并不怪你。” 
 冰璃:“可是我背叛了你,我知道你并不希望我这么做,不论你是霍雍也好,是夏侯仪也好,我从前就不愿意做出违逆你的事,然而在那场梦之后,我想起了大半的过去,在我们打倒幽界中心的饕餮之后,那个梦,你也梦见了吗?” 
 夏侯仪:“恩,从那时侯起,我就好象觉得你有什么心事瞒着我,特别是在看过藏在华穹殿的古文封卷之后,封卷里面,是我……不,应该是霍雍嘱咐你的留书吧!” 
 冰璃:“是的,霍雍在那卷古文书中谆谆叮嘱,要我务必完成他未尽的使命,我没办法背弃他对我的托付,而在试探过你的心事之后,我知道如今能实行霍雍遗命的人除了我没有别人。背叛霍雍或是背叛你我只能选择其中一个,我没有别的选择。” 
 夏侯仪:“我不怪你,我知道你不想这么做,从千年前我就知道。” 
 冰璃:“然而,当我完成降曜之仪后,在我的眼前一闪而过的,是没能想起的最后一段回忆,那是当时楼兰的陷落,和你约定的最后一刻,而从那幻境中醒来之时,我只觉得满心的欢喜,却又觉得满心的悲哀。喜的是我重要回想起了那时的心情,想起我是为了什么才等上这悠久的时光,那不是因为尊神的使命,是因为和你的约定,是为了希望有一天能和你重逢,希望这个长到让我忘记一切的梦,有一天会真的实现。悲的是我必须背叛眼前的你,亲手毁掉这个好不容易才实现的梦!” 
 夏侯仪:“这一切都是宿命的安排吧。当年的我……霍雍定下的那个约定时,并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没有想到时间会改变一切!” 
 冰璃:“是啊,又有谁,能料到千年后的事情呢?而这一切之中最令我痛苦的是,如今的你已经完全不是霍雍了,转生之后的你以凡人之身生存在这个人世,将世人视为伙伴的你不在乎尊神的命令,一心一意想要阻止幽界降临,可是为了霍雍而活下来的我该怎么办?毕竟在我眼中你和霍雍并没有什么区别啊!对不起!” 
 夏侯仪:“什么都别说了。冰璃,和我一样把霍雍和过去的一切一起忘了吧!你已履行了对他的情分和承诺,从今以后你只为我而活,而我也只为你而活好吗?” 
 冰璃:“可是已经太迟了,九曜仪轨已经启动,再过几个时辰神类天阙就会洞开,我终究做了我最不想做的事,而就算你能原谅我,世上的人们还是会象这四位尊者一般视我为仇敌,今后必会为你带来无数困扰,所以你还是一剑杀了我吧!此时此刻能死在你手里我再无遗憾!” 

 我听完这段话后的感受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夏侯仪和冰璃之间那种无法形容的“情“到底是什么”情“?是爱情?是忠心?我觉得一个最恰当的说法是宿命和愚忠——即冰璃对霍雍宿命的愚忠和夏侯仪对自己或者说是对霍雍宿命的背叛和挑战! 

 面对千年后的同一个人,仅仅是失去了千年前的记忆,冰璃没有被自己的感情和梦想冲昏头脑,她始终记得的,是千年前与霍雍的约定,始终不忘的,是霍雍临死前用血写下的遗书,始终寻找的,是千年前霍雍的影子,始终不弃的,是拥有霍雍魂魄的夏侯仪!从头到尾,她的心就一直追随着霍雍的宿命,她几乎将霍雍视为身体的一部分,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他,否则必将成为她的剑下亡魂。她也许并不知道“爱情”是什么,但她绝对明白“忠心”,因为这是使她能够独自一人等待一千年的唯一动机!她知道一千年后,她将可以再见到霍雍,并完成他们未尽之使命。 
 
 然而时间改变了一切。当她知道夏侯仪已不是千年前的霍雍时,她做出了也许是她一生中最令她高兴,同时也最令她痛苦的决定——背叛眼前的“霍雍”而忠于千年前的“霍雍”,并启动了九浑天动仪,完成了降曜之仪。她心里其实根本不想这么做, 并不是因为夏侯仪,而是因为她自己内心的善良,但是为了霍雍,她还是痛下决心,做了她最不想做的事,但其实也是她最想做的事。 

 与冰璃的愚忠不同,夏侯仪面对的是自己千年前的宿命,这对于普通人来说是难以理解的,因为任何人都不会有这种经历,而夏侯仪该如何感看待这个问题,完全取决于他自己。也许是人间温情融化了他的固执,亦或许是伙伴间的友情消除了他的仇恨,他最终选择了放弃使命,挑战自己的宿命!在夏侯仪“醒悟”之前,他经历过许多磨难,他曾经不止一次由梦中回到过去,看到了千年前自己的誓言,看到了古楼兰的兴衰,当然也看到了他是怎么在完成降曜之仪的最后一刻被相胤击败的场景。他意识到了自己当时是多么地愤怒和惋惜,他更听到了他和冰璃千年前的约定。但是,他并没有为此所动,因为在他的周围,有大好河山,有鸟语花香,更有一群跟随自己四处奔波的好朋友们,他还有什么理由去撕碎这完美的画卷呢?人间的温情的确无比强大即使夏侯仪只是半“人偶”,即使他内心深藏巨大的仇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